qlearner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learner

博文

火车上偶遇

已有 2604 次阅读 2014-8-9 09:37 |个人分类:生活感想|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不像我那“萌萌哒”响师兄,在火车上艳遇了自己现在的女朋友,这次坐火车回所,我遇到了四个让我印象深刻的爷们,现录下以铭记。
A大叔坐我右手边,50岁,比我大两旬。从他从袋子中拿出那熟悉的香肠,我就知道他是莱芜的,再细问,竟然还一个镇的,不过不同村。他老家虽在莱芜,但一直生活在黑龙江,此番回家两个月,是因为刚给儿子买了房,老伴又刚退休,就来照顾儿子。他带的东西颇具我们那的特色:莱芜香肠、拳头大的切成片的咸菜、老母亲刚给煮的花生、小玻璃瓶装的白酒。
B大叔坐我斜对面,年龄不详,应该40多。一看样子和说话口音感觉他也是我们山东人,问了以后果然是泰安的。短的灰蒙蒙的头发,憨憨的脸,让我想起了我爸。B大叔吃饭时拿出了一个碗面,还有几包单纯的袋装方便面,在外面吃完以后拿回了那个空的方便面碗:"这个碗还能用。这种碗的要三块多,袋的才一块,光吃碗面太不实惠了。"
C大哥坐我正对面,39岁,黑龙江人。大哥一看就是标准东北爷们,板头,苗条身材,壮。带了鸡爪子,用营养快线装了一瓶子60度白酒泡的葡萄酒。一开始我没敢跟他说话,怕他削我。
D大哥坐得最远,但最让人印象深刻。身材很瘦小,肤色很黑,脖子上有两道手指长的伤痕,刚结痂,右腿没了,假肢放在座位底下,拄着一副拐。说话声音很小,沙哑,基本让人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当A大叔拿出香肠和酒准备开饭时,C大哥来劲了:"来,大哥,吃鸡爪子,下酒。""没事,我带了,香肠,你尝尝来。"A大叔回道,然后就分香肠给我们。然后我也把我带的鸡爪子拿出来,还有啤酒。于是,几个人就开始喝起来,B大叔说他不喝酒,让出了位置,D大哥没酒,A大叔说,来,喝我的。他俩一人一口喝干了那瓶白酒。C大哥把他那葡萄酒倒给我一点,好喝!
喝酒时,D大哥说了他的经历。声音沙哑,是因为喝农药喝的,脖子上的伤痕,是用刀划的。多次自杀,均未遂。大家都在劝他,凡事要想开。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
A大叔这次自己回黑龙江继续自己的工作,B大叔应该是出去打工,C大哥在工地上干活,他们都在为自己的家人努力工作着。D大哥身有残疾,回家后不知道能不能走出阴影。
车到沈阳,临下车时,我对D大哥说:大哥,我下了。他对我一笑。我现在还觉得那笑容很温暖。
勇敢行走,且行且珍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1611-818243.html

上一篇:OpenDX显示鼠标所取点的坐标(来自mail-archive)
下一篇:Phase-field methods in materia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翻译

8 王春艳 武夷山 林中祥 郭向云 赵建民 杨国力 苗元华 褚海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8 0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