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生命最初的最初-小丫头的求索之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tiger009 探寻生命的最初……

博文

我的兄弟姐妹

已有 2580 次阅读 2013-2-24 04:3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春节, 蓝天, 学生会, 结成

兄弟姐妹是天上飘下来的雪花,落地之后,就结成冰、化成水,再也分不开了!

今天是这边春节联欢晚会的日子,老乡是学生会主席,半个月前就兴高采烈的邀请我,节目精彩纷呈,一定要来啊!我没允诺。什么时候开始,面对拥挤的人群和热闹的场面,想要选择逃离;有空的时候更愿意一个人,安静的走在风中,傻傻的看着头顶的蓝天,连天边的一朵微云也会牵绊记忆的琴弦,沉浸在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
小时候听爹讲过去的故事,总是不理解人为何有那么多回忆。我常笑自己脑子缺弦,是只有十秒钟记忆的鱼,水中来回游一圈,便忘却一切烦恼。年少的时候喜欢狂奔,无拘无束,笑傲江湖,从不曾想有朝一日竟然也能坐下,回眸,看灯火阑珊处那曾相映红的人面桃花。
没来由的想起了我的兄弟姐妹。我是独生,没有亲兄弟姐妹,但父母亲眷众多,所以也不缺。
我有三个哥哥,没有姐姐,最大的哥出生时因为难产略有残疾,性情暴躁,小时候没少对我们拳脚相向,就是对他自己的亲妹妹,也是照旧如此。家族里所有的兄弟姐妹都怕他,只我不睬他,是即使被他打了,还会昂着头,不服输的倔脾气。每次弟妹被打了,我肯定要帮他们出头。他每次见我,都会很来气,但知道我是个难缠的主,也到底不敢怎样。后来我长得比他高,他就更加识相了。其它两个哥都对我很好。表哥长我一岁,是他们那一方曾经风云一时的古惑仔,我上小学的时候告诉我如果我被人欺负,他可以帮我出头。上大学的时候告诉我,有难处找他。表哥喜欢开玩笑,每年春节都会损我,怎么又长高了这么多,我以后都绕着你走啦,压力太大,你再长下去,以后嫁不出去了!我每次被他呛得如鲠在喉,却又无可奈何。他老是对我们一帮妹妹进行淑女教育:女生少读点书,找个好老公就好,要会打扮。他经常会对我们的穿衣评头论足,对我尤甚,在我眼里他比我妈还磨叽。他是个很爽快的人,有一说一,对长辈也直言不讳,每回借大舅拜年的机会,都要开着玩笑把人人敬畏的大舅批评一顿,让我们这些敢怒不敢言的小晚辈委实佩服。表哥是长辈眼里挺不正经的小混,但他从来没骗过我,答应我的事儿一定做到。他是个很追求时尚的人,虽然是个蓝领,却喜欢小资的生活,每年回家,哥总是告诉我说,哪里哪里又开了新咖啡馆或者酒吧,要带我们去长见识。我出来的时候,哥特别高兴,自掏腰包,把所有亲戚拉到餐馆,为我送行。离家远了,上Q时偶尔碰见哥,哥却没多话,就一句,你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要担心爹妈,有我呢。堂哥长我一个月,但我和他的命运却是迥异。我是爹妈的掌上明珠,不论家境如何,都有爹妈给我保驾护航。可哥自小吃着百家饭长大,很小就被在外地打工的父亲送回老家,跟在爹爹婆婆姑姑后面。哥小时候很坏,有一回拿砖头把我脑袋都打破了。可上初中之后,就变了一个人,我和爹去看他,他那时候又小又瘦,单薄得让人心疼,见我们去看他,高兴得上蹿下跳带着我参观他们学校,我那时觉得一辈子有个哥哥罩着该多好。我生大病的时候,他是第一个赶到医院看我的人,他每次见我,都要劝我,别活得太累,看淡些,人生没啥大不了的;也别和人家比较,有什么好比的,还不是自己的路自己走。哥初中之后开始好好念书,曾经一度读成书呆子,不时爆出些惊人之举,传为笑谈,大家都挺为他担心。后来一鸣惊人考上一本大学,在亲戚中威震一时。可他其实还是不失童真本性,偶而会“二”。大学时候还和我谈他的创业理想,等毕业工作几年攒足本金和能力,他就开始。我心里笑他二,却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他毕业后放弃读研,去了广州,南京,长沙,武汉,爹每次听他换工作,都挺纠结,这屁股还没坐热,就又挪窝了。我则知道他从来就不是个安定的人。哥工作了,为人处事都圆通了许多,“二”之举也少了,周全答礼,都颇有范儿。他出差路过,就去看看我,顺便请我吃饭,看我身体是否安好。爹妈总以他为榜样教导我。
弟弟妹妹们一帮儿,现在都出落成和我比肩的帅小伙或青春无敌的美少女了。大弟Q和妹D因为和我几乎同龄(分别小我一个月和五个月),所以我们三是一起长大的。大弟话不多,但眼明心亮,其实蛮懂事也蛮聪明的。读幼儿园的时候我和他同班,他喜欢打架,我挺怕这个小弟的。但有回下雨,等好久爹妈没来接我们,大弟脱了外套,撑起一片晴天,就罩着我们冲进雨幕,我后来看偶像剧,心里还纳闷,这么老套的桥段难道是抄袭大弟的发明。小时候过年,在外婆家我们一起炸鞭炮,在三姨妈家半夜一起盖着同一床被子看恐怖片到睡着,吃饭的时候互骂彼此是猪头和排骨。读书的时候,我们三个中,大弟成绩算最差,男孩子其实自尊心很强,所以每回碰面,他话极少,只是安静得和你打个招呼。考大学那回,大弟运气好得一塌糊涂,超水平发挥五分险过一本线,又抱着放手一搏的心态填报了一所西部重点高校,居然中了,把他爹妈高兴坏了。大弟工作了,还是话不多,每次我们过年碰面聊天,都是我问他答,但是谈到工作,他蛮能说的,我听着这个小老弟已经能够很有原则的处理工作中的问题,很man的看待同事和人生,我特别高兴。妹D是所有人眼里的活宝,我们是“青梅竹马”长大的,感情很深。小时候绕着院子骑马,她是马儿,我是牧马人;玩过家家,也总是我当老师,她当学生。我妹小时候总听我的,走哪里都张口我姐闭口我姐,我一度以为她会是我永远的小跟班,我一度以为我永远可以一眼看破她这张透明的纱纸。然而当青春期来临的时候,她放下了我,有了自己的偶像,她开始爱美,有了自己的小心事,我还是一贯的大大咧咧,埋头读书,我发现我读不懂她了,我笑她的花痴(她曾经很迷恋那些矫情的偶像剧,青蛙变王子、灰姑娘变公主的故事看得如醉如痴,我却从来不信那些狗血的桥段和做作的台词),我淡出了她的生活。后来妹工作了,有了自己的闺蜜和老友,我们似乎像两条射线,渐行渐远。我在被学习工作磨掉尖锐的棱角的时候,这丫头还是一贯的小清新和小文艺。我偶而闯进她的博客,看到那些细腻的小情绪,也会随着她感性的笔触,回忆起曾经的姐妹情深。去年妹无意中透露给我已经找到自己的李大仁,我好替她开心,无论走到哪里,老姐都会给她默默的祝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40390-664578.html

上一篇:Have you got a mirror for reflection?
下一篇:致青春-romantic May day

8 曹聪 王晓明 刘全慧 魏东平 朱晓刚 高建国 饶思远 庄世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21 21: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