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2020将至,“圈”里的朋友们,你们过得好吗

已有 1191 次阅读 2019-12-31 12:4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辞旧迎新, 2020

又是一年。

再过十多个小时,即将开启2020时代。

尽管看起来人生的节点与公元纪年的更新,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但每每辞旧迎新的时候,人们总会回顾一下过去的一年,对来年寄与新的期望。

在我看来,每一天都是平凡的一天,充实的一天。离开工作岗位有好几年了,没有孤独感,也没有多少失落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个时代,这个通过网络把人们拉近,把人们融进社会大家庭的新时代。

十年前,微博刚刚兴起,微信还没有出生。过年还都是发装着纸质货币的红包,承载传播新闻任务的报纸还很流行,《读者》这样上档次的大众杂志发行量还算诱人。如今,一切都变了,门口的报刊亭早已不见了踪影,订阅报纸杂志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网络阅读和社交占领了人们的生活空间。

据统计,截止2019年,社交平台微信用户超过11亿,微博活跃用户也有4亿多。我们生活在形形色色的圈子中,互联网已经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凡事儿有利弊。很多人抱怨,现在的移动端特别是微信群、朋友圈、公众号,信息庞杂,广告铺天盖地,干扰生活,其实我倒没有这个感觉,发不发、发什么(当然是法律容许的范围)是别人的自由,看不看是你的自由,每个人的圈子不同,关注的信息不同,大部分完全可以视而不见,或者根本看不到。那都不是事儿。

大部分人其实都是营销圈外的百姓,扮演是吃瓜群众的角色,沉默的吃瓜群众。

朋友圈的影响有多大?影响肯定是有的,但作为一个世界观基本成熟的成年人,恐怕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但我们这些人,无疑会从包括网络传播的信息中获得营养,夯实自身的世界观、价值观,理性思维。

喜欢网络上的深度好文,它们来源于有品位的订阅号,有品位的群,有水平的朋友转发,这些都是我关注的重点,你完全可以有所选择。每天都要花一定时间,认真阅读我认为的深度好文,他们也许可以凝聚书本上的精华,汇聚各方观点。尽管大多文章难免带有作者个人的见解,但了解一下关注的问题别人怎么看,难道不好吗?没有人强迫你接受他的观点,你也没有必要一定说服别人接受你的观点。与你价值观不同的人,过多争论也是徒劳,为此再伤了和气,就更加不值。“真理越辩越明”,但问题是,人们心目中的“真理”并不相同。

认真阅读,认真分享。朋友圈不设限,分享的内容全部是认真读过,并简单评论。这些内容也许是我认可的,也许是我存有疑问,希望听听别人意见的,就是这样。微信朋友圈体量太大,其实往往没有多少人关注你发的内容,跟你互动的也不会很多。所以,不必在乎,借朋友圈收藏一些值得收藏的东西而已。至于微博的作用,主要就是看看新闻了。

无论是科学网的圈子,还是我们九三这个民主党派的圈子,还有多年科学传播领域有交集的圈子,我认为总体都是有品位的圈子,最近几年其实通过网络的交流频率见长,尽管很多人未曾谋面,也难免生出一些亲切感。我尊重圈子里的朋友,他们很多都是我的老师,让我变得更理性,活的更明白。当然,活的更快乐是第一位的。

朋友圈也作为一个与朋友间连接的纽带,我觉得还是对我有用的,我不在乎与别人分享我的部分生活轨迹(当然不可能是全部),也高兴看到别人的常态生活。我也理解从不发朋友圈,也不去评论的朋友,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习惯,无关人性,无关好坏,无关利益。


把朋友圈作为生活记录方式之一,这个应该不会打扰到别人。针对群里的轻松话题,随意聊聊,放松心情,也没什么不好。这个时代就是这样,给与我们生活更多的选择,有朋友圈,从不孤独。有圈子,也有机会融入一些力所能及的社会工作,退不退休又有多大区别呢?还没有把自己看作无用的老人呢。

 

2020,科学网上的生涯进入第十一个年头,一直在更新自已的博客,尽管早已不那么频繁,无所谓坚持,也从不把写博客当成负担,想写就写。

祝福科学网朋友圈的朋友们,新的一年顺顺利利,健健康康,开开心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8991-1212195.html

上一篇:印象西班牙(摩洛哥西班牙葡萄牙旅行见闻之三)
下一篇:“雪”的盛宴

16 杨正瓴 李学宽 刘洋 郑永军 姬扬 王从彦 张士宏 贾玉玺 彭真明 武夷山 王善勇 周忠浩 孙颉 王德华 朱晓刚 杜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2 03: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