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何取“外丹”求长生:古代丹药与重金属中毒那些事儿

已有 1512 次阅读 2019-8-4 13:1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重金属中毒, 丹药

终于追完了《大明王朝1566》,这部历史剧最终以明世宗嘉靖朱厚熜1566年驾崩结束。

嘉靖帝也算是历史上最“各色”的皇帝之一,在位45年,其中有20年不上朝,专心修道炼丹,对道家的追随在历代皇帝中也近乎登峰造极。当然,嘉靖后20年居于西苑,不上朝,却仍能把持朝政,保证大明王朝的正常运转,也算是个有智慧的帝王了。

嘉靖是死于丹药中毒吗?

道家修道,离不开炼丹,炼丹,需要内外配合,内丹术是修心;丹药,即外丹,就是用铅沙、硫磺、水银等天然矿物做原料,用炉鼎烧炼而成丹丸,供人们服用。相传,吃了这种丹药可以长生不老(难道源于“太上老君”?老子也称太上老君,传说活了200岁,俺不信)。

然而,现代医学早已证明,丹药含有大量的重金属,可引起急性或慢性中毒。有历史考证,死于“丹药中毒”的帝王不下十几位,秦始皇算是第一位。到了李唐王朝,把道教的祖师老子尊为皇室祖先,炼丹更是盛极一时,故唐朝也成为帝王之家遭受丹药毒害最为严重的朝代,据考证,唐朝先后有六位皇帝死于丹药中毒。


明朝皇帝尊崇道教。帝王都不长命,十六位帝王的平均寿命只有43岁,只有朱元璋活过了70,有几位据说死于丹药中毒,除了嘉靖,还有他那重孙子、在位只有一个月的光宗朱常洛,服丹丸毙命,才活了39岁。留下了著名的“红丸案”。

嘉靖是吃丹药的,据说他服用的是一种“红铅丸”,是用少女经血、辰砂(硫化汞)、秋石(童子尿提取),以及其他一些中草药制成。应属于燥热大补药。嘉靖活到了60岁(嘉靖父亲活了44 ,祖父活了41,他曾祖父活了38),算是明朝十六位皇帝中寿命第三长的,其他大多活了三四十岁,据说这个家族有遗传病,导致短命的重要因素,这个我比较相信。正因如此,他们更想靠丹药续命,没有想到的是,也许对于这个家族来说,丹药所含的重金属,很可能加快了他们身体的衰败。

重金属毒性因人而异,当然也与服用的量和方法有关。看电视剧,嘉靖帝似乎是死于身体各脏器衰竭,最后连名医李时珍都救不了他的命。他的丹药服用的量不算特别大的,主要在中晚年服用,随着年龄的增大,身体变弱、代谢变缓,重金属毒性可能有累积。但最终“红丸”对他的死起了多大作用,其实谁也说不清,也有不同说法。不管咋说,乱用补药总是弊大于利。

多位皇帝的死与丹药中毒有关,虽是后人的猜测,没有检测数据(也不可能有),但结合各方史实,应该还是比较客观的。

历代帝王享尽荣华富贵,想方设法追求长生之法,包括服用丹药在内的补品,然过分进补、打破身体各方面的平衡,带来对身体不利的一面,可能正是他们寿命不长的一个原因。反倒吃五谷杂粮的平民百姓,自然寿命未必就更短。当然,古人平均寿命不长,与战争、灾荒、医学不发达有很大关系。不能跟现代相比。

关于重金属中毒

近年,重金属中毒已成为谈虎色变的事情,有大量的临床记载和有关机理研究的文献,这事儿早已不再神秘。

相对原子质量大于65的重金属元素(密度大于4或5)或其化合物会引起人体中毒,如汞中毒、铅中毒、镉中毒等等。其机理一般认为是重金属能够使身体内的蛋白质,特别是关键蛋白质,如催化生化反应的一些酶发生变化,如空间结构发生不可逆的改变,从而影响人体功能,比如造成体内酶不能催化化学反应,细胞膜表面的载体蛋白不能运入营养物质、排出代谢废物,肌球蛋白和肌动蛋白无法完成肌肉收缩,体内细胞营养受阻,能量产生受阻,造成细胞结构崩溃和功能丧失,等等。

重金属污染无处不在,摄入不可避免,重金属急性中毒血检可以确定,但对于人们最担心的重金属在体内富集,导致慢性中毒,只有通过其他手段如尿液螯合分析来进行检测。有没有必要进行检测由医生决定。“万物皆有毒,只要剂量足”,剂量,最关键的。重点地区、重点人群要特别注意,关注多种症状。不同的重金属中毒症状都不相同。

铅、汞等重金属有毒,我想古人也不是不知道,只是传统医术讲究“以毒攻毒”,比如用大毒砒霜(当然砷不算重金属)入药,只是这火候很难掌握,据说有帝王拿丹药当饭吃,中毒不可避免。关于炼外丹之术,道家另有诠释,此处不便多讲。

前有唐王朝六位死于丹药的皇帝为鉴。后来的嘉靖帝还有清朝的雍正(大概率死于丹药中毒)等,难道不知道丹药救不了命还可能害命吗?但想想炼丹这事是帝王的私密,那时史书一般不会明确记载,一般没人会明说皇上驾崩与丹药有关。那时信息不发达啊,再说即便信息发达,如果偏听偏信,只相信那些合心意的信息,也没用。有些人总是喜欢生活在某些信仰中,皇上也不例外。到了现代社会,许多已经被科学证明不科学的东西,不是仍然有人相信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8991-1192377.html

上一篇:明嘉靖年间的“改稻为桑”真的发生过吗?
下一篇:草原城市的“新生”:乌兰察布城市印象

15 刘钢 王从彦 郑永军 范振英 武夷山 罗帆 李学宽 杨正瓴 贺玖成 朱晓刚 李志俊 杨顺楷 刘炜 王庆浩 曾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8 17: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