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泉水和泉城的魅力

已有 1266 次阅读 2019-6-4 17:31 |个人分类:走遍天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泉水, 泉城

喝着长白山的矿泉水,前两天又去泉城转了一圈,与那里流不尽的泉水亲密接触了一下,就想就相关的话题扯几句。

疑问一:中国人为啥特别青睐泉水,甚至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古语,形容即便是受人小恩小惠,也要加倍偿还。可见对泉水的崇拜是渗透在中国的文化之中的。中国多山多岩石,地形复杂,不缺淡水,泉水资源比较丰富。水,作为生命之源,人类生存离不开的资源,针对各种水的神话近年日渐增多,许多人相信,特别的水,不但通过饮用能对身体发挥一定功效,而且还能治百病。富含各种矿物质的泉水大致也在神话之列。果真如此吗?其实答案已经有了。水就是水,靠喝水补充啥好像不太现实。那温泉也不是谁都能泡的。

疑问二:外国泉多吗?为啥他们不怎么宣传矿泉水什么的,也不喜欢泡温泉。走过一些国家,发现很少有泡温泉的项目,大概只有日本和中国等比较喜欢这个。外国应该也有不少自然泉水,但似乎都很少开发,外国人也崇尚喝自然水(欧洲大街上自来水能喝,但我不太敢),不知道有多少称作spring water 的瓶装水售卖。只知道有一种出自法国叫evian(依云)的矿泉水卖的很贵,没有注意法国人是不是都喝这个,还是主要用于出口?

疑问三:矿泉水是稀缺资源吗?按照bing上面的解释:

A spring is any natural situation where water flows from an aquifer to the Earth's surface. It is a component of the hydrosphere. A spring may be the result of karst topography where surface water has infiltrated the Earth's surface (recharge area), becoming part of the area groundwater.

 

泉水是水从含水层流到地表的任何自然状态。它是水圈的一个组成部分。泉水可能是岩溶地貌的结果,其中地表水已渗入地表(补给区),成为该地区地下水的一部分。

每年销售大量的矿泉水,当然有些是人工添加的矿物质水,也有不少牌子的号称天然矿泉水。开采矿泉水并处理成能喝的水,再加上包装运输,其实成本也不低,但价格差别不小,这个咱的确不懂。既然泉水是水圈的一部分,是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绝?但有些地方其实是限制开采的,应该是出于环境保护的目的。去年喝的长白山一家企业生产的矿泉水,听说今年倒闭了,也许跟环保有关。

 

疑问四:济南为何平地冒泉水?

人们印象中,泉水大多出自山中,清凉凉的泉水顺着山间小溪流淌。北京也有泉眼,比如香山。据说,每天早上天不亮就有市民大老远拎着水桶爬山取山间清泉了,据说能治病。相比之下,生活在泉城的百姓就幸福多了,不用爬山,就能取到泉水。整个护城河都是泉水汇成的呢。

泉城济南号称有72泉,随处可见泉眼往出冒泉水。那济南平地的泉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似乎说法也不一。一个说法是:济南南部丘陵石灰岩以大约30度左右的斜度由南向北逐渐倾斜,到了市区正好被地下岩浆岩截断。石灰岩结合不紧密,其中有孔隙、裂隙和洞穴,能储存和流通地下水。济南南高北低,水往低处流,南部丘陵地带的地下水顺着石灰岩层,向市区地带流动,从而构成了济南泉水的水源。

济南人崇拜泉水,饮泉,甚至用泉水做饭、洗澡。据说珍珠泉附近,著名的王府池子街,泉水流淌,形成小河,过去附近的百姓都在水中游泳洗澡,现在不让了,那里就冷清了很多。看来,泉城济南的泉水水源也需要好好保护。



市中心珍珠泉(省人大所在地)附近的餐饮小院,因为院内有泉水,很招人

用泉水冰西瓜,这办法不错,池子里还养着不少鱼,现做现捞,所以,这里的泉水鱼还是挺新鲜的

四年多后重游泉城,最大的收获就是坐上了游船,沿着泉水汇成的护城河饱览了一下济南的美景。详见照片。



黑虎泉,五年前见人们在这里打水,现在还是这个样子



这里直接打水更方便,免费的泉水



护城河游船,大约二三十分钟一趟,全长五公里多,途径黑虎泉、趵突泉、大明湖等著名景点,节假日坐的人不少。这条河道的开通,不但方便了游人观赏景观,也可以作为水上交通工具,不错(还途径一座大约三米落差的船闸,很有意思)






沿途的桥很多,有点像巴黎的塞纳河


趵突泉的三个泉眼还在冒水,不过不大了





游船进入大明湖,湖面开阔起来





黑虎泉景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8991-1183058.html

上一篇:幸福究竟是个啥呢?
下一篇:杂谈:高考•端午

10 武夷山 郑永军 孙颉 张忆文 刘旭霞 刘钢 姬扬 杨正瓴 ljxm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6 22: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