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五一节京津冀“探路”之行

已有 1355 次阅读 2019-5-4 12:3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大邱庄, 司马庄, 京津冀一体化

过节原本没打算出门,可临时有几家朋友约了说去天津大邱庄去看看。这地名熟悉,有点诱惑力,想象一下,大邱庄应该像大寨、华西村一样,借着那点名气,开发旅游了吧。后来证明,不是那么回事儿。

都说节日的道路不好走,庆幸拥堵的路并没有被我们赶上。五一节的上午,沿高速路经天津到河北沧州的青县,一路基本畅通,不到200公里的路用了两个半小时,已经算很快的了。说是高德导航的功劳吧,也不是事实,因为朋友用的也是这个软件,不知咋的就给导到不知名的小村庄去了,看来寻找前方的道路,不能全信导航,人工智能有时是靠不住的。2日中午从青县回京,走的廊仓高速和京台高速,也是一路畅通,看来,只要不去热门景点凑热闹,错开高峰时间,节日的道路并没有那么惨不忍赌。

说点题外的话,清明的时候,兄回了一趟河北父辈的老家祭祖,看到大片的土地荒着,没有人种,原因只有一个,种地不赚钱。可是,农民不种地,他们能去干什么呢?地都荒着,也不利于环保啊,村里到处暴土扬尘。听兄说,老家的村民除了京城务工,不种地,一些不进城的闲人就在村里偷偷摸摸干一些不好的事情,政府也管不过来。听了这事儿,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种养殖业毕竟附加值有限,还得看大自然脸色,在北方更是不易。想想发展的好的农村,的确大多也不靠种地。需要另某出路。

还没到大邱庄,一路看到河北青县,还有天津静海境内,有不少钢材加工企业,比如生产钢管的,据说有不少是受了当年大邱庄致富的影响。无工不富,无商不活,农村要想过好日子,得靠办工厂,搞建筑,发展旅游之类的。当年的大邱庄也是一样,能搞到钢铁,靠相对低廉的劳动力以及有力的管理手段,打败国营钢厂,有声有色搞起了钢铁加工业,迅速致富。

关于大邱庄,关于禹作敏,在这里不用多说,网上都有详细的介绍。虽然由于那个事件,影响到了集体经济的发展(也有整个大环境的因素,比如钢铁产能过剩),大邱庄走了下坡路,但瘦死的骡子比马大,当年的基础还在,尽管都变成了私营企业,感觉大邱庄还是个比较富裕的乡镇。但看起来满街的钢管小企业,似乎也不太景气,毕竟是落后产能。

靠钢铁加工,也有搞得还不错的。我们在青县参观了一家管道生产民营企业。这家位于青县经济开发区的民企,看样子发展的不错。进入厂区,环境非常整洁,高大的生产厂房,办公楼外观的技术检验车间,还建有专门的职工宿舍,跟我想象中的黑乎乎、脏兮兮的工业生产场所不太一样。工厂车间里有机器的轰鸣,却见不到几个工人,显然,现在的钢铁加工,管道生产,早已经实现了智能化,根本用不了多少工人,效率比较高。这家智能化生产企业生产的大型钢铁管道主要为一些重点工程提供物资,加上老板的人脉,不愁销路,效益就不错。





IMG_3405.JPG



再说说农业,青县有个叫司马庄的村子,“”五一“”中午到那里的大司马庄园吃饭,据说很多名人都来过这里。这个村子不简单,是专门搞有机蔬菜种植的,老早就建立了蔬菜生产专业合作社,现代是大司马现代农业园区,也是生态农业试点,中国农大和河北农大在这里都有项目基地。园区有专门的研发楼,工厂化育苗车间,连栋温室等,培育了不少蔬菜新品种。那里的蔬菜宴也是名声在外,村民收入也不错。所以,农村要发展,农民要致富,搞特色农业,走专业合作社发展的路子,也不是不可以,适合自然环境良好、交通便利的华北平原。不过,搞种植的确是很辛苦的事情。



想想不远处俺们老家那些裸露的土地,不务正业的村民,同样是农村,差距咋就那么大呢?农村致富,需要政策扶植,也需要好的带头人。想当年,如果大邱庄的带头人不出问题,后面的情况也许就不一样。


匆匆走过大邱庄,没有看到反映当年辉煌的东西,也没有人带我们看禹留下的印记,大邱庄并没有成为一种文化。团泊洼水库边上那个饶舜度假村还有点人气,周边的景色不错,住宿费每晚不到200元,节假日算很便宜了。历史让大邱庄低调,但让乡民们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





团泊洼水库边上的度假村





IMG_3458.JPG


大邱庄镇





这牌楼上为何没有大邱庄的标记呢


劳动节出京没有选择去景点凑热闹,算是经历了一次探路之行吧。曾经辉煌的大邱庄,社会主义新农村司马庄,还有发展良好的管道生产企业,虽然没有深入进去,但初步的印象还是看到了京津冀一体化发展的一些正面的东西,多少扫掉了一点对河北老家发展前景担忧的阴霾,希望京津冀一体化大发展的春风尽管吹到这片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希望出现更多德才兼备的致富带头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8991-1177025.html

上一篇:鲁冰花开了,关于它,多聊几句
下一篇:五月的鲜花:玉泉山下油菜花

13 武夷山 王从彦 郑永军 刘立 韩玉芬 鲍博 李学宽 夏炎 朱晓刚 吴嗣泽 蒋大和 杨正瓴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07: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