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俄罗斯之行:循着沙皇俄国历史的印迹

已有 4390 次阅读 2018-10-13 14:51 |个人分类:走遍天下|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俄罗斯旅游, 俄罗斯历史, 沙皇

 一个月前的今天,第一次踏上了俄罗斯,这个世界国土面积最大国家的土地,短短不到十天的时间,走马观花,对这个国家仅仅是有了一点点直观的了解, 借俄罗斯之行,学习了解点相关的历史知识。


上文最后提到了普京大帝,很多人都喜欢这样称呼当今的俄罗斯总统,18年过去了,普京仍然稳坐当政者的宝座, 维护着俄罗斯的和平安宁和世界地位。“大帝”的称呼体现了人们对统治者的一种崇拜,将普京与俄罗斯历史上受尊敬的两位可以称作大帝的沙皇媲美也是一种表达方式。

纵观俄罗斯历史,其实看起来不那么长,如果从基辅罗斯(东斯拉夫人建立的第一个国家)时代算起,也只有1400年。

16世纪中叶伊凡四世时代,莫斯科大公国改称沙皇俄国。到18世纪彼得一世时代,已变成为庞大的俄罗斯帝国,横跨从波兰到太平洋的广袤地域。面积曾达到2000多万平方公里。曾经的俄罗斯帝国曾经历辉煌。

1547年伊凡四世开始,300多年间,沙皇俄国共经历14位沙皇统治(中国清朝200多年,12位皇帝,看来能当长皇帝的都不多),能称得上大帝的只有彼得大帝,以及叶卡捷琳娜二世,后者作为俄罗斯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可能以前不太为世人所熟知。

青铜歧视.jpg

圣彼得堡十二月党人广场矗立着彼得大帝的雕像。又称为青铜骑士。


圣彼得堡的叶卡捷琳娜正是叶卡捷琳娜大帝修建的,这个简称叶宫的宫殿,是去圣彼得堡必游的项目,比起夏宫更值得参观。可惜去叶宫那天,我们赶上了下雨,在雨中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人们就是想一睹叶宫的极尽奢华,特别是其中琥珀宫(二战中被毁,
2013年重修复开,据说花了6吨琥珀,劳动人民的血汗?)。





雨游叶宫,场面很火爆

叶宫6.jpg






用金碧浑煌形容叶宫内部,一点儿也不为过




叶宫外观

叶宫参观的重点,琥珀宫,可惜不让拍照,在宫外拍的一角。耗费那么多自然资源和资金,让人们一睹昔日皇帝的奢华,值吗?

提起沙皇,人们脑海中闪现的首先是残暴专制,沙皇统治下的俄国无比黑暗,所以才有了俄国二月革命,推翻了沙皇统治,以及后来布尔什维克的上位。

但不可否认,沙皇制度下也有明君,沙皇俄国第4位沙皇,也是俄罗斯帝国第一位皇帝、被人们成为彼得大帝的的彼得一世,以及背负弑夫夺位历史罪名的女皇叶卡捷琳娜,在引领俄罗斯走向进步、走向西化道路上功不可没。

当中国经历康乾盛世时,开明的俄国皇帝也正带领俄国人民开疆扩土,发展科技、经济文化......

彼得大帝,一个人就是一部历史。在17世纪末,他吹响了全面西化,快马加鞭追赶经历文艺复兴,走上繁荣之路的西方国家的号角,而女皇叶卡捷琳娜则基本是步其后尘。

波罗的海岸边美丽奢华的夏宫花园,为彼得大帝所建。历代君王爱财富,全世界都差不多,当然俄罗斯也不例外;当然,另一方面,帝王留下的宝藏也都具有艺术欣赏价值。可惜,二战时,夏宫仍然没有逃脱被毁的厄运,我们现在看到的,是重新修建的夏宫。在这里,感受400多年前皇帝的奢华和那个时代艺术工匠的杰作。

夏宫4.jpg

夏宫5.jpg
夏宫花园很美,值得一游



宫殿外景。我们没有进到宫殿里参观,因为去了叶宫,里面其实大同小异。









夏宫景区所在的波罗的海岸边。圣彼得堡也是波罗的海沿岸城市。

历史进入19世纪, 俄罗斯又出了一位主张改革的明君,这就是亚力山大二世,但其却屡屡遭遇反对派的刺杀, 最终被刺杀成功。在亚历山大二世遇刺的地方,俄罗斯人修建了宏伟壮丽的“滴血大教堂”。据说普京和梅德韦杰夫还很喜欢在这个地方演讲,尤其是讲述俄罗斯之后100年苦难的近代化历程,因为这是一个很适合谈这种话题的地方,寄托了这个民族太多深沉的惋惜与懊悔!



涅瓦河畔的滴血大教堂,亚历山大遇刺地。又称为基督复活大教堂。俄罗斯人信东正教



遭到很多人痛恨的亚力山大二世,被人戏称“遇刺王”,据说曾遭遇100多次未遂刺杀。1881年“成功”遇刺后,亚历山大三世即位,使俄罗斯人民再次陷入暴君的黑暗统治。这也成为30多年后沙皇统治终结的诱因。

在过去的十个月,算起来已经走了九个国家,其中多数国家可能此生仅去一次,但俄罗斯应该是个例外,太大了,以后还会再去。但俄罗斯并不适合自由行,原因之一,俄罗斯人不时兴学英语,据说学生们的第二外语一般选法语,所以,英语并不普及;此外,还没有出国门,导游一如既往地强调安全问题,说那里的贼如何多。哈,贼倒是没遇到,却遇到了明着要钱的:在莫斯科到圣彼得堡的火车上,所有的中国乘客都遇到了明着要小费的列车员,不给?立马锁上厕所,憋死你们。这点,真让我有点看不起俄国人了。

跟团游有好处也有坏处。团员成分复杂,大家想法不同,比如我们强烈要求去的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募极具历史和艺术参观价值,许多曾经对俄罗斯历史发展进程中起过推动作用的名人都长眠于此,比如普希金、契科夫、赫鲁晓夫,等等,墓主的灵魂与墓碑的艺术巧妙结合,形成了特有的俄罗斯墓园文化。憾没有去成,主要原因是中国人大多忌讳去墓地,觉得“阴气”太重,尤其是老人。团里只有几个人自费项目选择了这里,自然导游不愿意带着去。中西文化的巨大差异,此处不想多述。有去的朋友建议要去这个地方。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8991-1140630.html

上一篇:陕北行: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下一篇:霜降时节,有红叶的彩秋

11 武夷山 王从彦 刁承泰 郑永军 李学宽 张学文 刘炜 张婷婷 杨正瓴 张忆文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0 10: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