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秀齐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rrylu1960 科普创作与出版为主线,兼谈时事、生活,愿与有识之士广泛交流

博文

人民警察爱人民,俺亲身体验了:包包历险记终结篇

已有 1401 次阅读 2018-8-12 22:1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北京西站派出所, 好人好事

 接前文。


811日中午,通过西站派出所的美女杨警官(今天见面的感觉),与帅哥杨警官(没有见到,猜测)取得联系,他们正在从邢台帮我取包回京的路上(之前他们打过电话,想跟我核对一下包内的物品,但我漏接了电话,他们就先出发了)。后来加了美女小杨警官的微信,通过微信确认帅哥杨警官他们取回的确实是俺的包(要是搞错了就热闹了)。

因为下午要出门,与美女杨警官约好今天早上9点多去派出所取包。

北京铁路公安局北京公安处北京西站派出所,好长的名字,其实并不在西站里面,而是旁边的一座建筑下的一个角落,并不是特别好找。虽然住在附近,但对西站北广场的地形真的不太熟悉,面积太大了,进出站人多,周边道路也修的不太合理,自行车也没法靠近,一路打听,稍微走了点冤枉路,总算找到了派出所的大门。

门里很安静,看不到什么人来人往,警察们估计大多出外勤了,正是暑运大忙季节。杨警官他们周末都不休息的。





上楼找人需要人来接,给小杨警官打过电话她很快下楼。上到楼上一间会议室,对面坐着一位高个子年纪大些的女警官,手持执法记录仪,杨警官坐在我身边,我们开始进行包包“交接仪式”。

查看了包内物品,确认无误后,按程序给派出所写了收条,“交接仪式”结束。高个子出门。和美女杨警官又多聊了一会儿。了解到他们为了多处调视频,帮我确认是哪位粗心人错拿了我的包,8日晚上折腾到差不多晚上12点,初步锁定目标。9日与400公里外的粗心小伙子取得联系(联系方式如何取得,这个不说大家都明白),但对方上班一时脱不开,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过来换包。于是,11日一早,帅哥杨警官他们就拿着小伙子的包,亲自去了邢台,送包取包。俺这点小事,弄得人家兴师动众,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据杨警官介绍,这个季节西站每天的客流量达到40万,每天丢包、错拿包包的事件不知道有多少起,只要有线索,他们都会尽量帮助旅客找回。比如,他们曾经帮助一位旅客换回了一个装着大量现金的旅行箱。

警察建议,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报案,并尽量提供详情。当时急着赶火车,还是稍微有点慌,想着先出行,回来再看,所以没有贸然打
110。但我觉得微博提供的线索很清晰,幸运地被90后关心移动端旅客信息、又十分认真负责的美女杨警官看到,并及时与我进一步沟通。也算间接报案吧。

幸运北京西站东南进站口人不多,幸运是在夏天,我穿了好识别的浅色衣服,幸运辗转还可以找到监控视频,特别幸运碰到了可爱好警察。人民警察爱人民,俺亲身体会到了,这社会一定是好人多,不管是做警察的还是做医生的、做教师的(这些行业亲友中都有)。

3.jpg

哈哈,两位很年轻的警官都管我叫大姐呢,真把我叫年轻了。


再讲两件正能量的事情。


其一,多年前,家人把很重要的包丢在了大街上,回来我们试着拨打110报警,结果警察正在同两个同时捡到包的小伙子清点包内物品,发现了名片,正要打电话,就接到了我们的报警电话,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生活中有麻烦,也有惊喜,相信还是好人多。

其二、前些天在内蒙某景点,买了冰激凌边吃边休息,没有挪窝,过了好久,卖我们货的妇女找过来,非说我们少给她十元钱,懒得跟她争,随手掏出十元钱给她。结果不一会儿,女老板过来,非要把钱还给我们,还一个劲道歉,说她收错了钱,不应让我们受损失,多少淳朴的老百姓啊。

另外,社会秩序的维护,创造美好的环境也需要大家共同付出。美女杨警官邀请我做他们的义务监督员,我没有犹豫答应了。其实政府的很多工作都在不断改进,比如西站地区也有多头管理协调不畅的问题,现在都建立了联动机制,加上志愿者的参与,发现问题,从大到小,都可以得到及时解决。

不知不觉罗嗦了这么多。话题到此为止,最后提醒大家,出门多留意自己的行李,像容易弄混的黑色包包少用或者做记号,或者与其他包绑在一起。重要的物品一定随身携带,不可大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8991-1128858.html

上一篇:警察说,不要把社会想的太糟糕了,嗯,有我的包包历险记为证
下一篇:首个医师节到了,祝科学网的医生朋友们节日快乐 ,顺便谈点感想

7 刘全慧 夏炎 李学宽 张忆文 杨正瓴 鲍博 刘德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0 16: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