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军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yongjun

博文

看,爷爷的“宝马”车! 精选

已有 15884 次阅读 2015-6-26 09:07 |个人分类:舞文弄墨|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宝马,故乡,太平车| 故乡, 宝马, 太平车

儿子谈的女朋友吹了,分手的原因是嫌弃家里没“宝马”。儿子学着女朋友的腔调说:“看你爸整天骑着那辆破自行车在校园里晃悠,一看就知道你家是贫苦人家出身。”听了这话把我气得七窍生烟。现在的女孩子太势利了!小孩子,我告诉你,我还真不是贫苦人家出身。宝马?那是咱老辈子人玩剩下的玩意!

小时候听我爷爷说,他的爷爷那一辈人,家道兴旺,家里曾拥有两辆太平车,他指着停在村头那辆破烂不堪的太平车说:“这辆车,解放前就是咱家的。太平车是一种老式的木制的四轮大车,现在的青年人肯定都不认得了。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鲁西南地区的乡村里,还会经常看到,故乡人习惯地称其为“轱辘头车”、“大车”。因其运行起来十分平稳,又叫“太平车”。制作太平车的木料,多由耐沤腐、耐震颤、耐碰撞的楸木、家槐木等硬质木料打制而成。两边各有两个大木轮子,每个轮子都由一段段的弓形厚“铁瓦”,围镶着轮边,铁瓦又由若干大铆铁钉,深深砸进车轮内圈,十分地坚牢。太平车略呈长方体,长约两米,宽约一米四五。两边的车帮是双的,双帮的纵底木之间,卡着车轮的铁质横轴,这样不影响车轮在双帮之间转动。整个车体的重量大约有六七百斤之多,相对的四个车轮跨度较大,车身离地面又较低(约三十厘米),底盘低,故而运行起来十分平稳。太平车主要靠牛来拉动。因车体重,一般用来坐车走亲戚或运载较少的东西时,套两头牛来拉。如果拉较多较沉重的东西,则要套三四头牛。从村子里到庄稼地的每条大路上,都有两道很深的车辙,太平车就是顺着这两道辙在走。拐弯的时候,要用木棒别住车轮,不然就会走岔道。刹车也是用棍子别在轮子和车箱之间来实现的。

解放前,谁家能置办一辆太平车,相当于现在谁家买了辆“宝马”。有太平车的人家多是些富裕人家,一个三四百户的村子,总共也就有二三辆吧。一般较贫困的人家,仅养一头牛或驴,有的甚至什么牲畜也养不起。贫困人家需用车时,有牲畜的再借别人的牲畜合帮、借别人的车;什么都没有的则全借,难为得很,就是给人家添草料、加搞车油,也得凑人家的空才行。有太平车的人家,为了不让闲时的车遭受日晒雨淋,都会将车放在专门建造的房子里,相当于现在别墅里的车库。当车库的房子一般由车主建在离家较近的街边上,这样套牲口方便。村内车库的多少,能体现这个村的穷富状况。旧时说亲,女方一般都向往车库多的村子。“俩马一头牛,新车轱辘头”。这既是富裕人家的一种写照,也是贫困人家的向往。旧时农村的车库,不仅停放车辆,还是孩子们藏猫猫、阴雨天成人们打牌、外地乞丐暂时栖身的所在。

记得我小时候,在播种季节或是收获季节,乡村田间地头到处可以看见太平车的影子。我们这些小孩子总爱跟着队里的太平车去地里割草。把草筐往车把上一挂,轻轻一跳就上去了,就这样晃晃荡荡的到了地里。等割完草,再晃晃荡荡的回来,碰上好说话的赶车人,他会在看见我们的时候让牲口停下来,让我们把草弄上去,碰上不好说话的人,我们只好自己动手。我们坐在太平车上。有时候会装模作样地模仿大人的声调“吁吁”地喝着牲口,年轻一些的牲口会停下来,年老的就会分辨出声调,依旧慢吞吞的走他的路。赶车的人默默地看着前方,想他自己的事情,任凭满车粘满了猴一样的孩子们。

每当春天送肥料或者收割的时候,“蹭”车坐的机会便多了起来。车里的肥料都是积了一冬的绿肥,并没有什么怪味道。我们便坐在坐在大粪上,耀武扬威地从村里开出来。等回来的路上,车便是空的,或坐或卧都可以,车虽然极慢,但感觉依然很好,春风柔柔的拂着,满眼绿色麦苗或黄的油菜花。牛的悠闲总让人感到生命的自然,什么都不需去想。牛慢吞吞的抬起脚,又慢吞吞的放下,有些刺眼的阳光照在它们身上,牛耳不时抖动一下赶走执着的牛蝇,赶车人不时炸响鞭子,呵斥着一些脏话,牛们依然那样的慢吞吞地走着,太平车“咣咣当当”的声音虽然没有节奏,但却表现着生命的自然和真实。不知道是太平车的厚重给与牛处世不惊的修养,还是牛的持重给了太平车包容和沉稳呢。

直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土地承包以后,农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运输工具迅速更换,农用拖拉机、大小机动三轮车乃至各种型号的汽车,纷纷开进农家。太平车渐渐成了废弃之物。偶尔回故乡,每次看见遗弃在街边村口的那辆太平车,总能勾起我无边的回忆。仿佛看见,夕阳下,爷爷孤独地坐在村头,旁边是那辆破烂不堪的太平车,我站在村口,高声喊爷爷回家吃晚饭。那情境,像极了一幅古典的油画。

前些日子,去鲁南地区一处新开发的乡村游景点参观,在一处民俗博物馆里,我看见了一辆老式的太平车,摆放在那里供游人参观。椐讲解员说,这辆太平车已有150多年的历史。哦,爷爷时代的“宝马”已经走进博物馆,彻底变成历史的文物了。景点是个老村子改造的,虽然古老的石头房子还在,但是原住村民都搬迁走了。人去屋空,没有人能分辨出谁家的房?谁家的“宝马“车?站在山坡上,望着这座具有11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历史的沧桑感油然而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607-900653.html

上一篇:好男不跟鸟斗
下一篇:今天流的泪和汗,是你当年选专业时脑子进的水!

40 王善勇 梁建华 邵鹏 杨正瓴 朱晓刚 武夷山 李学宽 李亚平 鲍海飞 刘光银 傅蕴德 吕洪波 苗元华 黄永义 李宇斌 张鹏 刘艳红 徐耀 康建 汪晓军 曹俊兴 刘新 许培扬 张忆文 白龙亮 魏武 陈筝 赵凤光 秦伟伟 罗汉江 洪建辉 李卓亭 张能立 刘淼 赵美娣 元凯军 李土荣 wangqinling icgwang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1 17: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