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军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yongjun

博文

一则故事,读出早期儒家对待“西方”高科技产品的态度

已有 1865 次阅读 2020-5-28 19:12 |个人分类:胡思乱想|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孔子, 儒家思想, 高科技

4544.png

《孔丛子》孔子家学著作,记载的是孔氏后裔几位先祖孔伋、孔穿、孔谦、孔鮒的嘉言懿行。从中看出,这几代孔氏传人,恪守先祖之基业,薪火相传,家学传授有序。在很长一段时间,孔氏后人中人才辈出,其家族保持了旺盛的思想活力,深受各诸侯国国君的赏识和器重。特别是秦汉时期,为顺应大一统思想的历史潮流,孔子世家子弟纷纷走上“学而优则仕”的道路,许多孔子后裔因政绩优异而被封侯拜相。司马迁曾赞叹曰:“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

今天截取的这个小故事取自《孔丛子.陈士义》篇,记载的是孔子八代孙孔谦(字子顺)与魏国国君安釐王的一次御前军事座谈会纪要。会议背景是:当时秦国从“西方”引进了一项高科技产品——一把西戎宝刀。秦王得意洋洋地展示把这把宝刀切玉如水的神奇功能,向东方诸侯大秀武力肌肉。在战国末期,魏国是中原地区国力非常弱小的一个小诸侯国,在各诸侯大国博弈的夹缝里艰难求生存。在当时,一把西戎宝刀的威慑作用,不亚于现在的“飞毛腿”导弹。秦国军队装备了这种新式武器,使诸侯国之间的军事力量对比悄然发生了改变,搞得国君安釐王寝食难安、心神不宁。子顺当时在魏国为相,国君安釐王便把他召来,咨询问政。

子顺是孔子八代孙,孔子儒家思想家学的嫡系传人。当国君安釐王向他咨询来自西戎的高科技武器装备——西戎宝刀时,子顺对曰“古亦有也”,并列举出周穆王时期传说的两件“西方”高科技武器——锟铻之剑火浣布。锟铻之剑,削玉如泥,其性能不亚于秦王的这把西戎宝刀。火浣布更是神奇,布料脏了,把布料放火里一烧,便雪白如新。虽然经后世考证,所谓的浴火如新的火浣布,其实就是现在的石棉粘布。但在三千多年前的西周时期,西域方国就能研制出如此牛逼的防火新材料,在当时可谓高科技产品了。孔子顺告诉国君安釐王,这么牛逼的高科技产品,为什么今天绝迹了呢?是因为秦国太过贪欲,拼命向西戎求购这些高科技产品,把西戎惹急眼了,干脆拒绝出口。他总结道:这是因为人君者的贪欲,导致无法获得这些神奇的西方高科技武器装备。最后子顺先生感叹道:“不可不慎也!”好一个子顺先生,他把一场御前军事咨询座谈会,硬硬地讲成了一堂儒学思修课。

先秦时期的儒家思想,特别是孔氏家学这一脉,依然保持着孔子思想的原貌,基本上算是原儒,并未受到后世过多的升级和改造。这则故事里,虽然没有把“锟铻之剑”和“火浣布”这些高科技产品视为“奇技淫巧”,也没有“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意思。但是从这个故事里,我们似乎隐约读出后世儒家思想对待高科技的态度。


相关阅读:

1、走大道还是走小道? 精选

2、学生得了致命性传染病被隔离,你敢去探望吗?

3为什么成功人士都有“强迫症”

4、得人如渔

5、吃馒头撕皮,不是一般人

6、偷吃人家两个鸡蛋,你认为是小事吗?

7、出院送药方,孔老师为何点赞?

8、健康人文视域下的儒家贫困救助思想

9、一罐粥几条鱼,礼轻情谊重

10 看见导师摆谱,他实在忍不住了

11、一言噎死人,有诸?

12、扒一扒孔老师的“导师服”(1)

13、跟着孔老师学穿衣:夏穿丝麻冬穿皮草

14、好谀恶直闻过不改,孔老师表示实在没招了

15、孔老师教你如何玩朋友圈

16、人生试错,为什么有的人成长有的人作死

17、孔老师说,不学习的后果很严重

18、孔老师的官场秘诀

19、孔老师教你如何伺候领导

20到底是什么拉开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21、邾文公的A面和B面

22、《相师之道》:孔子用仁爱点亮健康人文之光

23、孔子,春秋时代的“健康达人”

24、孔老师,学医好不好?

25、孔老师是不是在抖机灵?

26、孔老师不是善茬子

27、你看我不顺眼,我还看你不顺眼呢!

28、《曾子易箦》:儒家死亡观的医学伦理学解读

29、孟老师说,别瞎逼逼行不行呐!

30、中年油腻,人生没戏?

31、孔老师说,这三种人真的搞不懂

32、孔老师教你如何杜绝四种“病”

33、孔老师也信“年龄天花板”

34、论喝酒,我只服孔老师

35、养生漫谈

36、子曰:坏人走了狗屎运

37、如何长命百岁? 孔老师说的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607-1235390.html

上一篇:黑夜,一座城
下一篇:“学二代”子思:不拼颜值拼德行

13 许培扬 马鸣 刘炜 王安良 范振英 朱晓刚 杨学祥 鲍海飞 杨正瓴 张忆文 张晓良 孙冰 王汉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4 07: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