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军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yongjun

博文

元宵节观灯杂感

已有 1914 次阅读 2018-3-3 11:21 |个人分类:观海听涛|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元宵节, 灯光, 杂感

    今夜元宵,独自一人漫步在岛城街头。此时,华灯绽放,霓虹闪烁,五彩的灯火驱赶了黑夜,岛城的夜景比白天更有魅力。

    “寂寞夜深相对望,都市灯火自惆怅。虽是阑珊繁华景,却似遥遥浮海上。”客居于此,这满城的火树银花,其实大多与己无关。万家灯火,属于你的那一盏,在望不到的故乡。小时候,到坡地里割草放羊,傍晚行走在回家的乡间土路上,四周是慢慢张开的夜幕。眺望村庄点点如豆的灯火,能判断哪一盏是自己家的。记得在十几岁时那年春节,我背着半口袋粮食,去邻村磨坊磨面。由于磨面机出了故障,轮到我磨完面,已是夜幕四合。我独自一人,背着半口袋面粉,沿着漆黑的夜路回家。途中,当穿越一片老坟地时,寒冷、饥饿、恐惧,袭击着年幼的我。忽然,远处飘来一点灯光,走近了,才看见是父亲挑灯前来接我。走到父亲跟前的那一刻,我竟然莫名嚎啕大哭。那引路的一点灯光,成了我一生温暖的回忆。

    《华严经》说“慧灯可以破诸闇”。在佛系语言体系里,灯光是引人成长向善的光明与智慧。30多年前,从偏远的农村老家,孤身一人来到小城读书求学。每天傍晚,在灯火阑珊的校园散步。小城那种老式的路灯,散发着橘黄色柔和的光。狭窄的街道染上了浓浓的夜色,行人的脸上游动着路灯昏黄的倒影。形形色色的身影,从斑马线上匆忙穿过。从一盏路灯下,游走到另一盏路灯下,盯着自己的影子渐渐拉长、消失。岁月匆匆,小城的灯光引导自己慢慢成长。

    “一手放火,一手享受生活”,在海子眼里,灯火是诗意的。参加工作了,时而“寒夜灯前赖酒壶,与君相对兴犹孤”,时而“寂寞银灯愁不寐,萧萧风竹夜窗寒”。灯光虽安逸幸福,但有时难免产生“灯影看须黑,墙阴惜草青”,害怕“夜深吟罢一长吁,老泪灯前湿白须”。内心的不甘,催我又踏征途。记得读博那年,随考察船出海采集样品。傍晚归航途中,海上突然刮起大风,海风呼啸,浪花起伏,海风摇晃着采样船,瞬间头晕目眩,痛苦不堪,许多同伴呕吐不止。当岛城的灯光,浮现在海平面上时,我和同伴们兴奋得相互拥抱,狂呼乱喊。那种在黑暗的危机时刻,一下子又看见光明的重生的感觉,终身难忘。“鱼龙光照像,风浪影摇灯”。当采样船平安抵达港口,踏上码头的那一刻,望着岛城的万家灯火,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熟悉和亲切。

    “不须愁日暮,自有一灯燃”,佛系大诗人王维的心态,值得吾辈玩味学习。人在旅途,只要心燃一盏灯,便不惧风雨险阻,亦不惧日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607-1102073.html

上一篇:舌尖上的孔府菜
下一篇:天屎砸头是什么征兆?

15 朱晓刚 张晓良 史晓雷 杨正瓴 赫荣乔 信忠保 李东风 宁利中 王启云 徐长庆 李学宽 姚卫建 徐令予 孙颉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5 00: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