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光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文光

博文

孩子眼中的“纳米爸爸”(转载)

已有 3201 次阅读 2008-4-28 15:00 |个人分类:人物传记

今年刚40岁的王中林博士是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材料科学系教授,佐治亚理工学纳米科学和技术中心主任,电子显微学中心主任。
   他的研究领域包括表面颗粒的量子效应、电子显微学、纳米科学和技术研究。1998年,他和同事发现了纳米碳管量子导电效应,1999年他们发明了可 称单个病毒质量的“纳米秤”,今年,他的研究小组又合成出可控制结构的半导体氧化物纳米带,并对其性能进行了分析,这些工作被评价为纳米材料领域的重大突 破。
王在纳米科技领域享有较高声誉。在孩子眼中,他整天同纳米生活在一起,被他们亲切地称为“纳米爸爸”。
求 学
    我来自一个中国内地一个偏僻的小城镇——陕西省蒲城县,从小学到高中都在那里学习。蒲城当时是学工、学农的典型,文化知识的学习得不到重视。比如 说在中学课程中,物理学的是拖拉机的维修,化学学的是农药的结构和配制,数学学的是土地的丈量。1977年夏天我是在农场劳动时听说高考的风声后才开始补 习准备的,我基本上是从初中的数、理、化开始学习,因为我们没有学过什么基本理论知识。很幸运我在1978年以第一志愿考上了西北电讯工程学院,学物理。 因为当时我对军工有兴趣,物理成绩也考得不错。上大学后我面临的最大困难是英语,我甚至连ABC都没有学过,辅导教材也买不到,也没有纸,只有在用过的报 纸上写字。
出 国
    1982年到中国参加面试CUSPEA学生的美国教授是普林斯顿大学和耶鲁大学的教授。教授问我想学什么专业,我说我要学材料科学,因为在航天、 微电子方面,没有好材料就做不出好东西来。教授说只有材料是不够的,我回答我是对材料学感兴趣。教授的夫人问我的问题是最近看过什么电影,我回答说看了 《苔丝》,她就让我讲述电影的内容,考完后我知道他们给我的成绩是B+。1982年12月,我得到最后通过考试的通知。
科 研
    我既做理论研究,也做物理实验,因为我要提出想法,进行理论计算,然后再做实验,用实验结果来证明理论的可行性。没有经过实验验证的理论是不成立的。多年来我最大的特点就是将理论和实验融合在一起。
    理论物理学家应该数、理、化基础都很好,实验物理学家要有很强的动手能力力。上大学时,我将一本有5000道习题的高等数学书都做完了,所以数学 上的问题难不倒我。博士毕业后我到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做博士后,当时石溪分校显微学研究方面的实验条件很差,我就开始做理论了。我将20世纪50年代以 来发表的经典文章都拿来看,这些资料在体系上比较分散,符号不一致,定义也不一样。我突然产生一个想法,将这些难懂的经典文章规范成一本书,将之体系化。 然后,我每读完一篇文章,就写出精华部分,没有推完的公式自己把它推导出来。
  1992年开始写这本书,也是我的第一本专著,1994年4月完成第一书稿,找到本地有名的出版社Plenum Press出版,三个礼拜后接受出版,1995年出版后被American Scientists评论为“具有卓越成就和极其价值的经典之作”。这本书的名称是《电子成像和衍射中的弹性和非弹性散射》(Elastic and Inelastic Scattering in Electron Diffraction and Image),这本书正在被翻译为中文。以后我又写了另外三本专著。
学 术
    论文的质量非常重要,发表的任何文章的实验数据和结论都是我自己做的或者亲自重复,好多文章都是自己写的。在美国,学术的声誉不是一夜之间建立起 来的,需要长期的、持续不断的努力,但一夜之间声誉可以被毁掉。学风严谨是很重要的。正因如此,我已多次(130次)被邀请作大会主题报告、学校的学术报 告等,这也是表明自己知名度的一个标志。
家 人
    我想我应该算是一位勤奋的人,回到家里我也做家务:做清洁、整理花园、修理汽车,做完家务后我就开始做自己的工作。我有三个小孩,我太太主管孩子 也帮我。我女儿叫我NanoDady(纳米爸爸),我问她是不是不喜欢爸爸做纳米科学,她说不是的,因为我的工作在亚特兰大当地的报纸上被介绍后,她的老 师拿着报纸对她说你的爸爸做了很好的工作,他的照片都登在报纸上,她就很骄傲。我的女儿很为我感到自豪。
挫 折
    在工作期间我受到过两次大的冲击。第一次是1988年在英国剑桥大学做博士后时,我提出的一种理论与导师的想法不一致,他甚至问我这究竟有什么用 (what's the use of this)?但我还是坚持将文章发表了,这篇文章已成为经典文章。导师对我不满意,他是我们这个领域的权威,他在世界上有许多学生,在我们这个行业内都是 中层以上的干部,他们围攻我。这时正是我的事业刚起步之时,面对这些多的“敌人”,我要做出最好的工作,用工作来证明自己。我做的工作质量高、数量高。 1999年我获得美国显微镜学的巴顿奖章时,给我颁奖的学会主席是这位教授的学生。当时我非常高兴,我想我征服了他们,获奖的意义很大,这证明了我的为 人、学问,这是10年功夫啊!我的一本书就是在当时最低谷的时候写的。我不会放弃,决不放弃。
    第二次是我刚到佐治亚理工学院时,有些教授歧视我,他们想用我的启动经费去买他们的设备,我没有理会。我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把自己的声誉打出 来,这也是3年的功夫啊,3年里我发表了80多篇同行评议的文章,当我得到教授职位时,系里的教授们对我说:你让我们看起来很差(you make us look bad)。
    所以我在我的办公室门背后贴了两幅画,一幅画的是一只嘴巴很利害的鸟一口吃进了一只青蛙,这只青蛙用还留在外面的一只手抓住了鸟的脖子,意思是说你不让我活,我们就一块死;第二幅是一个中国字“忍”。我想这就是我的中西文化的结合吧!
纳 米
    1995年3月到佐治亚理工学院工作时才开始全力以赴地做纳米科学的研究。我的第一篇文章是研究纳米颗粒的自组装,1996年发表在《高级材料》 (Adv. Materials)杂志上,已被引用了210多次,以后又发表了许多综述性的文章。1998年我和同事们在《科学》上发表了纳米碳管量子导电效应的文 章,1999年我们又在《科学》上报道研制出可称单个病毒质量的“纳米秤”。2000年,我提出用半导体氧化物合成纳米材料,结果用多种材料做出了性能可 控制的纳米带,纳米带具有很好的导电性和敏感性,而且制作成本不高,在纳米级传感和敏感器以及光电器件的制作方面有很好的应用前景,文章发表在《科学》杂 志上后在纳米界引起很大反响。我目前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纳米材料、纳米碳管、智能材料以及电子显微学的基本理论和实验方法上。
科 学
    科学是我的人生追求,我从小就梦想做一名科学家。对一个人来说100万美元算不算富呢?但如果你做出了一项发现或发明,你真的就很富了。我愿意做自己最喜欢的事,当你发现一个新东西时,感觉比看十场球赛还高兴。
人 生
    我想人生之路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自我学习、创业,向社会证明自己;第二阶段是形成自己领导和带头的研究领域和团体;第三阶段是为国家、为社会、为世界作贡献。我现处于第二阶段,第三阶段刚开始。

http://information.cnft.org/news/44/new_44_24906.htm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56-23272.html

上一篇:26篇单壁碳纳米管经典文章 (转载)
下一篇:十年来纳米科技影响力最大的25篇文献 (转载)

0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8 07: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