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为心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

博文

下雨的路上

已有 2442 次阅读 2012-8-1 08:45 |个人分类:旧文收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似水流年,落汤鸡| 落汤鸡, 似水流年

旧文收集:该文原题目为《美女的回忆》,是我大二时候写的(2006年),现在看来是虽然幼稚可笑,也不失为曾经青春年少的回忆。   
    似水流年,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随着时间慢慢向前移动,曾经认为永恒的东西逐渐腐烂;曾经的记忆也在年华的“腐蚀”下一点一滴的剥落;生活永远试图抹杀我们的回忆,它是那么的执着,那些看似“曾经”的东西都在它的消磨下渐渐沉没了。特别是对美的感受,当初是多么的激动和深入人心,可是转眼间全都在烟雾朦胧中,但是,大学期间有个美丽的记忆,却都还深深地在我脑海中,它是那么的清晰,仿佛发生在眼前,时时勾起我美好的回忆,给自己带来甜蜜的温馨。
    记得一个夏天的周四晚上,我因为参加了某社团在四教开会,突然间,天下起了雨。雨很激烈,不一会儿功夫,地面上腾期阵阵烟雾,四处的低洼处也积起了不少的雨水,路灯照在上面泛着点点的寒光。我们从教室出来,大家来的时候天气还很好,都没有带伞,看到这个阵势,估计冲回去是不免落汤鸡了。我想还是我回去拿伞吧,因为同学大多数是女孩子。我从四教的屋檐下冲出去,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路上的积水一处接一处,我左腾右挪,等到冲回去还是全身都湿透了,我换上干净的衣服,拿着伞又折回四教。等我到了四教,原来同学们又有在新村住的拿来了伞,也有一些人已经冒雨走了。等到我分完我的同学,发现自己还剩下一把伞,就在我走的时候,看见旁边在隔壁上自习的一个女孩还没有走,她挺直地站在那里,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似的。我想了想还是朝她走去,问她是不是需要帮助,她腼腆地笑了。
    路上的水潭很多,虽然雨下了些,可是雨还是凶猛地砸在路面,不是地听见雨水和水潭相互激荡的声音,时而雄浑,时而清脆,时而浑浊。路面上早已腾起淡淡的烟雾,一点一点侵袭路灯淡黄的灯光,那些淡黄最后也飘渺起来,时隐时现地,我是很喜欢雨的声音,一直注意到雨打在伞上的声音,时疾时缓,时重时轻的声音很让我享受,当时正在读《周易》,这种感觉很符合《周易》的审美观念。我一向没有和女生搭讪的机警,所以几乎和她并行,却没有和她说话的想法。但是我还是不经意望了望她。
    她是那么的安详,仿佛雨不存在似的。小腿微动,脚步轻盈,步水潭而没有激起过大的水花;在伞下的她,虽然灯光很昏暗,可是朦胧的路灯下她的身材曼妙,曲线柔美,过度的那么自然。我下意识地和她错开了距离,落在她后面,好欣赏下她的风姿。
    她穿着白色的上衣,白色的运动鞋,素白为主,铅尘不染;身材挺直,真有点“凌波微步,罗袜生尘”的美妙。路过主楼时,路边的灯渐渐亮了些,经雨水洗刷过的广场,留着淡黄色的光。她的身影一倒映上去,将这淡黄打成一圈一圈的黄韵,并随着她那轻盈的脚步慢慢移动。她像山野的百合,素白幽香点缀在春天的青翠中;又像山脚下的不知名的野花儿,一簇一簇地,虽然不惹眼,可是看过一眼后都会记住的。雨水似乎也小了些,似有似无的打着伞沿儿,她似乎还有淡淡的体香,虽然也似有似无,可是由于新雨余后,草香和当时清新的空气让我明显感觉到了她的香气。她的身影也渐渐融合在雨中和灯光中,似有似无,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她经过主楼的一段时间就那么短,可是我却记住了当时的那种感觉,虽然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可是她那晚带给我的美学感受,这种激动一直持续到现在。也许,它似乎存在我的心里,由我一人静静品享。可是又禁不住把它写出来了,虽然语言难以描摹当时那种感觉。也许,是我担心害怕时间久了后会忘记青春的感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374-597820.html

上一篇:雨行朝阳湖
下一篇:狐仙传说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20 03: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