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为心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

博文

我的小学读书生涯

已有 2875 次阅读 2010-10-4 15:03 |个人分类:情感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每每周一的时候,我寄居之所窗外总会响起值周老师们指挥小学生们集合的喇叭声、雄壮的国歌声和稚气未脱的国旗下的庄重讲话声;每每下课铃响起,小孩子们杂乱的囔囔声和教导主任在喇叭里不断训斥学生不守规矩的责骂声混杂在一起,似乎将空气吵闹得沸腾起来。最初我很不习惯这份嘈杂:它们随时会打断你的思考,在中午小憩时也不得不忍受酷热关闭窗户。今天早上站在窗外,我恍若有所失,原来很久没有听到孩子们的嬉戏声,惆怅之余也想起了自己的小学生涯。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在门外大声叫我起床,我总睡意惺忪,在半醒半睡中哦哦做声,终又翻身睡去;不多久母亲急冲冲的推开门,三步并做两步跑进来,手上的细竹枝条在空中刷得唬唬直响,我腾地从床上翻起,急匆匆把衣服裹在身上,一边出门一边穿衣服去厕所后旋进厨房走去。父亲一边在桌子前吃饭一边和爷爷讨论着当天的活计,母亲已然系着围裙坐在灶前忙着烧火煮猪食。我胡乱洗了脸,坐在桌子前拨弄着饭菜,常常半碗就已经饱了;因为头天晚能吃一大碗的面条。晚上一般有繁重而忙碌的家务要做,比如喂牛水、剁萝卜或者红苕和砍猪草等,忙完了一般以接近亥时中刻。长大后才知道邻近伙伴的家务都比我繁重,对少不经事而微词父母鲁莽行为恚恨不已。

   胡乱吃着饭时,母亲已经从我的书包里找出我昨天盛午饭用的瓷盅,边洗着盅子边抱怨我的懒惰;然后又是絮絮叨叨数落着我的不经事。我照例默默吃完饭然后去喝点凉水,就从母亲手中接过已经装好饭菜的瓷盅,母亲也过来帮我装书包,我乘着空当儿自己穿鞋去了。母亲又不厌其烦重复着她给我定下的行为规范,父亲催促着母亲快点吃饭。

   我还在穿鞋,周围的伙伴的呼喊声已经此起彼伏,我们家住在山腰之阴,需单行一段很长的路才能和伙伴汇集。我背起我的烂书包,抱着盛有中午饭的瓷盅,一边呼朋唤友,一边在雾气蒙蒙的小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小心翼翼地走着;天晴尚好,雨后糟糕的路面会让我半身沾泥,母亲常打趣我一下雨就改做泥匠。然而总有不小心的时候,有次摔倒后瓷盅被打翻,我只好整整一天都饿着。

   大约经过十多分钟蹦跳后,我便到了和同学汇集的地方---窑湾。据曾祖母讲这里原本是窑洞,丙子丁丑年间赤野连阡民食维艰,很多人饿死后便填沟壑于此,有很多鬼魂游荡其中。我放眼望去,树木葱蓉,阴影相连,时有鸟类唧唧,我不仅愈发害怕,呼喊着同伴的名字,期待着他们快点到。然而只要某女先到,她便极尽所能挖苦别人母亲的磨蹭,小时候大家对此女颇有怨言,却也无可奈何。好容易人聚齐了,大家照例交流一番当天所带午餐,或八卦乡镇同学的风流韵事,或谈论近邻的新闻,家里有电视的同伴炫耀着电视剧的最新进展。我家其实也早有电视,那时电视通过差转台传波信号,可惜我家位置太拗,信号时断时续,常常盯着满屏幕的雪花干着急。小时候的经典回忆就是我站在屋子里观察屏幕,父亲拿着天线满院子跑;直到高中时候,每当登高遥望,不免叹息孩提时为何不居高而住。

   路上不断有同伴加入,绕过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穿过刺藤高悬的树林,滑过斜斜的土坡,跳过水波晃悠的跳蹬桥,逶迤而行四十多分钟后,才能到达学校。很多时候老师业已上课,或者背着手在教室里转来转去监督早读,我只好在门口红着脸打报告,等老师点头后才能回到我的座位,一天的学习生活便开始了。我四年级以前一直坐在教室后门处,那里堆着个大石头抵门防盗,却挤占了原本狭窄的空间,我终不能正坐,只好侧斜身子写字,直到现在我写字仍然保持着侧斜的姿势。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时分,便打开母亲早上准备的瓷盅吃饭,有时饭太过坚硬,就在河里舀水兑和,勉强下咽。直到小学三年级,母亲才辗转把我托付给一位已在学校住宿的亲戚帮我在饭房蒸饭,自此我才吃上了热饭。所谓蒸饭,就是每人准备一铁饭盒,将合适比例的米和水加在里面,盖上盖子,然后就把十多个不等的饭盒捆成一揰,轮流派同学将捆好的饭盒提送到水泥砌边的大蒸锅中,全校的午饭就祈求这个蒸锅不出问题了。另一个心酸的回忆是饮用水,大家每天早晨用盆子打水放在寝室沉淀到中午,饮用和蒸饭全靠此;要是山洪暴发,实在没有水用,只好饿着肚子上课。

   我已经很难回忆课堂情形,课间活动却历历在目。当时最流行的活动为“拌三蹬(音译)”。将平时收集的香烟盒叠为三角形,做成烟牌,等到主持的同学大叫一声“起”,大家齐刷刷地把放在背后的烟牌亮出,最少两张多则不限,烟牌的值价最大者获得优先游戏权,然后用总烟牌价值排序,价值相同就用石头剪刀布决定。先后顺序已定就开始游戏:身体站直,伸出右手,将所有的烟牌叠放在手背上,然后将其抛起并用手掌击之,所有的烟牌落地后刚好为三叠就胜利了。其它常玩的游戏有打城,斗鸡,弹纸方块等;女生一般玩跳格子、抓籽和跳橡皮筋,我一直缺乏游戏技能,总是输掉,也渐渐索然了。篮球和足球是我到了高中才见到实物。

    在记忆中小学的成绩也不是很好,现在听母亲谈起才知道我小学也辉煌过。大约在一年级的时候,稀里糊涂获得了全乡第二名的好成绩,学校还奖掖我一纸奖状,邻居告诉母亲说:“我看这个小伙子将来一定有出息。”家乡还鲜有人通过读书获得新生活,很多大人就逗我:“一屋人吃饭就靠你一人读书,不读了罢。”我仍然傻兮兮的对着他们笑,不知道这话的意思。然而这张奖状给我外爷带来了希望,一直鼓励父母支持我读书。这张奖状后来不知所踪,大人们言之凿凿,我也姑妄信之。后来在小学中却再也没有获得过奖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374-369631.html

上一篇:我的学生生涯中的最后一课
下一篇:调侃:好男人到底到哪里去了呢

3 武夷山 侯成亚 罗汉江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3 00: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