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为心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

博文

我的学生生涯中的最后一课

已有 3341 次阅读 2010-6-11 14:28 |个人分类:心情日记|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那是周二下午的课,上完这次课,我的整个研究生课程学习便结束了,以后很难再有机会坐在教室里听老师从容讲解知识了。

        这次是上的《高等数值分析》,一门专门讲解偏微分方程数值解法的课程,最初在选课的时候望着学分重,就毫不犹豫选下。然而到教室后才发现稀稀拉拉坐着两三个人,老师说只有七人选课,可我们还是要上起来。最初只有我一个人坚持每节课必到,当只有一个人的时候,老师只好和我讨论些关于学校的轶事和一些研究中的心得,后来又有一个人坚持上课,我们的课便上起来了;快期末的时候,第三个人也坚持上课了。课堂一直都有人坚持,老师的兴趣也越来越大,每小节课都要擦好几次黑板才够写完那些奇思妙想和难记的公式。但是我仍然发现他隐隐的惆怅,按他的话说,这种立足计算的实用学科,应该很多人选课才对的,毕竟需要数值计算偏微分的人太多了。然而大家畏惧数学的艰深,皆避而不学。

        这次上课还是照例三个人,上课铃声响起以后,老师开始讲了他发在《计算通信》上发的几篇文章,剖析了它们的思路和写作方法,等分析结束后,还有十多分钟才下课,老师就开始闲聊开来。他感叹现在能使用数学的人越来越少,没有坚实的数学基础就很难创新。我默默无语,我想,我是从理论上退下来的:本来打算学理论,结果还是转而学技术了,这源于我内心深深的恐惧。我看到那些学理论的人拉项目的困难,看来学理论的生活没落和在学校受到的歧视和打压,我看不到任何希望。如果学点技术,至少还可以做点小东西赚几十块钱做零用吧。当然我是不敢当着大家的面说,上次偶尔提到,一个学马列主义的师兄就狠狠批评我的功利和短见,他以为我到了解决精神永恒的地步了,其实我一直在生存线上挣扎,并且是毫无希望的挣扎,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呢?我妈最关心我的就业问题,可我竟无法给她个满意的答复。很多时候我看不到希望,看不到未来,这种无助的心情又有谁能理解呢?如果功利和短见能解决我的生活问题,那我宁愿低头庸俗去。

        有段时间我特别迷茫,想学习但是找不到学习的方面,想努力竟然连努力的对象也没有。一个人坐在书桌前竟然不知道要干什么。我那天看《功夫熊猫》里面熊猫小波说,他在遭受了五位师兄师姐的歧视和老师的冷漠后,一直没有离开,不是他不愿意回家,而是他一直想成为不平凡,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老师才能让他不平凡,他一直在等这个机会。我对此深有感触。曾几何时我也是渴望上进,但是周围的恶劣让我无所事事,我想离开但是我一直没有离开,我现在才清楚我内心一直也在渴望有天别人能引领我找到努力的方向。 前段时间弟弟和我聊天,他言语中透露出深深的无奈。我老家在教育资源欠发达的地方,他们一直抱着入大学做工人的想法,但是现在也陷入恐慌中,因为如果考不上本科,读专科又有什么希望呢?成都市大专的平均工资只是比非大专多一百多元,学历对收入的影响微乎其微。在他看来,读大专仅仅是闲散的休息罢了。我听后良久无语,不知道怎么解答他的疑惑。

        我很久都想写点什么,但是每每提笔便不知何以为继,可又如鲠在喉。聊聊数语,算是纪念下我的上课生涯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374-334415.html

上一篇:仰望太阳
下一篇:我的小学读书生涯

1 唐常杰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4 05: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