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为心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

博文

仰望太阳

已有 2713 次阅读 2010-5-16 11:39 |个人分类:情感记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我还是很怀念小时候能仰望太阳的时候。
       那时候,总觉得太阳是我永远的朋友,无论是阴霾密布,还是大雨滂沱,抑或是漫漫长夜,它们总不能阻止太阳的光芒。当太阳刺破那厚厚的云层照在门前波光粼粼的水面时候,点点金光随着眼睛转动,铺设出炫彩的耀眼,我便在太阳下无忧无虑的嬉戏:或等到六月六漫山遍野去找地瓜吃,或在山花烂漫处和弟弟用木耙厮杀,或在半山金翠的晚霞中半躺在树上大声唱山歌。

        当淅淅沥沥的雨滴溅湿地面,满路的稀泥消磨了我外出的兴趣。路总是那么的稀,我每行一步都得尽力才能拔出小脚,然后再一脚踏进咕噜咕噜作响的另一个稀泥坑;很多时候不得不双手扶着拐杖;甚至会去爷爷那里讨要两根草绳将脚绑起来,这样防滑多了。整个小时候我始终没有自己的水靴,只得和妈共用一双,她那双水靴比我脚大,并且也很破烂,每次到外边溜达一圈,总有很多泥调皮挤压在我的脚趾之间。这更加剧了我对太阳的渴望,总期望天不下雨多好啊。 
        有一年终不下雨了,我每天在外疯玩。家人总是愁眉不展,每天晚上守着那个小电视机等天气预报,我很疑惑从来没有准过的天气预报为什么总是能引起大人们的长吁短叹(长大后才知道所播报的城市离我们那里太远),天气越来越热,我总想着去山下那小水塘洗澡,赤条条在水里飘来飘去。太阳炙烤着整个山里的生灵,我也总是出汗;特别是在吃饭的时候,我想不明白为什么稀饭为什么老是那么烫----我一手拿着蒲扇使劲扇,一手用筷子在碗里到处找米粒,嘴还要不停吹冷稀饭----然而希望总是渺茫的,渐渐我知道干旱让我的稀饭里的米粒越来越少了。我也跟着不耐烦起来,双手在胸前扭来扭去傻傻地和大人一起眯着眼睛望太阳。不久后雨终于下了,大人额头的皱纹才慢慢舒展开,喜悦重新洋溢在每个人脸上,我碗里的稀饭米粒又多起来,有些时候甚至能吃夜饭了。
        然而这样的干旱毕竟不多,我很快又忘记了太阳的毒辣,喜欢在树荫下一边编织树藤草帽一边和妈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说。
       人总是要长大的,来到这个城市后我渐渐很少见到太阳了,有些时候心压抑的紧但却无处释放,懵懵懂懂地随着众人做事,总想跳出藩篱,谁知结局早已注定。慢慢也染病了,一思考问题头就疼的厉害,我终究在不情愿中放弃了思考。我离弃了熟悉的山野在这里煎熬,这里没有新鲜的空气,也没有能让我赤条条飘来飘去的水塘,更没有那个总是让我仰望的太阳。我不能随意交谈,也不能自由的蹦来蹦去,我丢掉了那份纯真,更丢掉了那份自由,甚至对着太阳叹气也感到艰难。

        有人说,比太阳更光辉的是公平和正义,我想说其实还有自由和尊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374-325007.html

上一篇: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我也成为有辜受害者
下一篇:我的学生生涯中的最后一课

4 武夷山 陈国文 盖鑫磊 侯成亚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2 22: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