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为心声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

博文

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我也成为有辜受害者 精选

已有 5392 次阅读 2010-4-20 18:35 |个人分类:心情日记|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读书无用论,教育,弊端,理想,梦想| 教育, 梦想, 理想, 弊端, 读书无用论

    昨天母亲给我打电话,诉说着她听见乡亲们的谈论,说现在读书和没有读书一样了,读书除了浪费钱财和青春后,只是剩下茶余饭后闲谈和显摆的资本了。失业越来越严重,很多人大学毕业后也无事可做,或者仍然在做着体力活。

    我来自中国早期的一个革命老区。所谓老区,既然当年红军就选择为老区,说明那里经济落后,当年某党国鞭长莫及,无人照管;现在还是一样。我们那里的市级政府还没有自己的高速公路,还没有自己的铁路,只有很多腐烂的公路高高盘旋在山腰山顶,去年某某车祸就发生在境内,一次祭奠了50+人命。怀着对知识的渴望和崇敬,和改变命运的强烈愿望,家人省吃俭用把我送到了大学门口。按母亲的话说,她和父亲很多年都没有换过新衣服了,骈手赿足日以继夜劳作在那一亩多土地上。

    我们家位于某山村,一眼所望,山连绵不绝,云霭荡与天牖,清风激于地窍,到处都是山林硬石。只有文革中开发的一片片细长的梯田,很少有超过半亩的平地,每家修房子的时候都需要推山石填沟壑。交通不便,如果想见到火车,需要转2次车,在颠簸的山路上摇晃五个多小时;很多妇女一辈子都没有见过火车。在2007年冬季,一个刚过五十岁的远房亲戚患病半年后,在家里喝农药自杀了,死前的中午对家人念叨说:“我这辈子还没有见过火车,难道火车真的有电视里那么长吗?那应该占多少庄稼啊?”去年回家去看她的坟墓,已经长满青草,坟前凌乱磊起的石头上有着淡淡的烟灰色。我看见她的丈夫坐颓废地在坟前,眼光浑浊,骨瘦如柴,喃喃自语而不知所言,长满裂口的黑色的手拿着少半瓶上坟的剩酒。他们家在妻子患病的半年时间内耗光了多年的积储,还欠下了4万多元的债务,而这需要他们还4年多。

    我们那里主要靠生猪养殖为生,所需要的饲料全部都靠自己种做,天时的好坏决定着全乡一年的生计。当然也有水利设施,可是没有河流,只有在山巅的山坳里填土为堤,用土沟引水灌溉,有的地方水沟延绵上十千米,效率低下并且对水资源的浪费严重,每年天旱一起,就是大家开始吵架的时候。由于人口比较多,所以人均的土地很少,几乎不够吃饭。记得我小时候,常常吃不到白米饭,只有星星点点的几粒米和着粗杂粮一起吃。随着外出打工的人口增加,我们家帮别人种植了相当于5口人的土地(我们自己有4个人口的土地),情况才渐渐好转。

    在上小学的时候,很多的人已经渐渐退出学习,转而走向打工的道路。他们大多数劳作在煤矿、有色金属冶炼和砖厂等地方,都是条件恶劣、劳动量大、劳动时间长且容易得职业病的地方。通过一年354天、每天十几小时的艰辛劳动,才换回一万多元,这还要在老板不欠款的理想条件下。我们那里有个工人每年都可以赚三万元,着实让大家兴奋不已,但是几年后回家后硒病(这个词现在有了更加好听的学术名词了)缠身,没有钱去医院,只得求助于偏方和简单的草药,忍着巨大的痛苦在坚持了一年多后不治而亡。他石板碑幕上鋻刻着“克勤治家”的称赞语,我从此开始懂得了这四个字内在的屈辱和心酸。

    量子效应、孤子通信等这些与我耳熟能详的词语,曾经也让我引以为傲,在他们那里只是疯言疯语,它难道可以让你吃饭穿衣?难道可以让你过的轻松愉快?它和在泥菩萨前的所说的祈祷语一样,一个充满着美好愿望的精神寄托而已,一个在幻想中存在的美好意象,还不如镜花水月来的稳当,毕竟后者你可以选择不打破它;当你离开菩萨庙后,你还是你,你无法解脱你的宿命。我家离学校有40分钟脚程,所以很晚才去学校读书;初中时30多个人睡在一个10多点平米的无窗屋子里,睡铺仅仅容得下翻身。我们自己用肥料口袋做的窗子抵御寒风,冬天的时候冷风从外边灌入寝室,我们只得将瘦弱的身躯裹进破败的棉絮。很多人都因此患病了,比较突出的是冻疮和鼻炎。这么多年了,住宿条件还是那样。我去岁冬回家的时候,看见表弟干裂的嘴唇和布满伤口的红肿的手,我只有常常一声叹息,而他还在享受美好的阳光,和一群孩子拿着长长的农具在院子里厮杀,就像我小时候一样,充满了美好的想象和对未来无限的憧憬。我不知道他们以后能不能走进大学的门口,还能不能不再患硒病而向上苍讨一口饭吃。多少年来,家人一直对我读书报怀疑态度,爷爷今年就满七十岁了,为了我读书常常背负150斤左右的牛粪和收割的粮食,在房子与田野之间穿梭。母亲常常问我,全家人多年辛勤的劳动,能不能让你和你的后代从此免除了这不知出头之日的苦劳役。以前我听任学校和媒体的宣传,将宣传的东西告诉他们,以稍稍慰藉他们的心灵。临近毕业,我才发现,我所说的只是一个谎言罢了,失业潮已经漫延到了学校毕业生,很多来自贫穷地方的人在饥馑中奔波于各招聘会场所,只是希望偌大的城市给他一个不回家的理由。我家乡初中同学,读完高中的人就寥寥无几,现在还有读大学硕果仅存的几个同年,几乎全部投入了找工作中去了,三四个月的奔走,一千多元钱的包身月租---没有保险,有的甚至没有合同---就让他们喜极而泣,我每次对他们送出祝福的时候,却不知我心里的冰凉,足以冻僵我房后的山林。

    而我,却固执的选择了继续研究生学习,我知道,我又将向家人和亲友一遍又一遍的编制美丽的梦想。只是,当梦醒的那一天,是我应该哭呢?还是家人和亲友应该哭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374-314186.html


下一篇:仰望太阳

29 武夷山 赵星 刘建彬 毛飞跃 鲁雄 任胜利 刘锋 马昌凤 陈绥阳 曹聪 吴飞鹏 戴小华 信忠保 周必成 吴志民 李黎 魏东平 杨芳 年福忠 缪煜清 侯成亚 徐耀 侯振宇 yhlu Jafee xubowytxz myzhu lijack zengfeng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2 00: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