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群--宇泽天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anyuhonest 细推物理须行乐,认认真真研究生;作好科教三两事,莫让浮名绊此身。

博文

愿余生未来,父亲还在

已有 563 次阅读 2021-1-31 23:4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这段时间,真的像打仗一样,这些天终于能记录一下,不是故事,是正在发生的事。

-----------------------------------------------------------------------------------------------------------       

     我是一个非常勤奋努力的人了,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知道,凭着自己的努力,总有一天我能轻松挑起这样的担子,这是我对未来的信心;可是,我害怕一切都来不及!这担子对于我这种从零起步,才开始有积累的农村孩子来说,来的太过突然,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有那么些困难。

----------------------------------------------------------------------------------------------------------------

>>>12月14日晚8:30左右,浙江永康,父亲突发昏迷失语,“母亲”和堂妹她们将其送往永康人民医院9:00左右,检查结果为脑干出血,血量较大>5ml,当地医院说手术机会很小,希望不大,建议转到杭州(进一步尝试)或直接转回老家(放弃),接到电话的我让他们送往杭州;晚上11:40左右,到浙江大学附二医院做进一步检查,结论一致,医生说手术的机会很小,风险很大,暂进重症监护室等我们家人的意愿;15日上午10:40左右,三叔,四叔,大舅,姑妈,姑父,何雨(妹),何阳(弟)(从贵州安顺老家,一家人一下子就聚到了千里之外的它乡,感谢有你们!)赶到医院,我晚他们几分钟踏入医院大门(从湘潭); 经过多方咨询,以及家人共同商议后,在晚上6:00左右决定冒着风险将父亲转回家乡,便开始联系车子和医护人员,于15日晚上9:30出发,开车22个小时,1800多公里,于16日晚上7:20左右到达贵州省普定县人民医院,收重症监护室。

----------------------------------------------------------------------------------------------------------------

       我想过手术,可真是害怕父亲就在手术台上走掉!脑干出血,这个位置过于凶险,所有的神经都从这里连接大脑和身体。父亲控制温度和呼吸的中枢受压迫,失去了功能,一路39度高烧时常发生,170多的血压,心跳150多,坐在救护车上陪护的那一程,是我这三十多年来最压抑的一段时间。我想着我这个已经没有母亲的孩子,随时可能就连父亲都没有了!命运呀,我才三十三岁,他才五十六岁,你怎么会让我和他如此早的做生死离别。在湘潭服务区暂别,救护车继续往贵州老家赶,我回到学校处理些期末事务,回到住处,一关上门就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嚎啕大哭了一场,脑海里全是路途中他抽搐吐血难受的景象。

---------------------------------------------------------------------------------------------------------------

 >>>>把所有试卷出完,打出来签字,交待同事关于监考的事情之后,买了张第二天(16日)上午的高铁票,算了算时间,应该能和救护车差不多一起到普定县人民医院,那边得有表叔安排了重症监护室等待接应;16日1点13,从湘潭北出发,下午5:30左右在安顺西下车,艳姐开车接我一起回普定,救护车也从贵阳过来快到安顺;晚上18:50左右,我和艳姐先到医院;19:20左右,救护车到医院,入住重症监护室。20:30左右安顿好后全部回到老家金鸡山,一大堆亲戚(几十号人)在这边做好了饭菜等我们。家里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

        随后我们每天只能有一亲人能进去看父亲半个小时,他在重症室里一直昏迷没有知觉,持续高烧(冰床冰帽),血压心率都会经常升很高; 12月24号,医生们说没有什么太好办法,通知我们说接回家去准备后事;我当时觉得自己也能接受这种最坏的结果(查了很多关于脑干出血,咨询了一些医院的专家),但说至少让他跨年走完2020,给他续”一岁“的命,过完元旦节就接他回家。没有人能理解眼睁睁看着自己父亲躺在病床上等死是多么的心酸,家里都在开始考虑后事了。所幸的是,到了12月28号,父亲就开始就知觉了,用力掐他的耳朵他开始会动脑袋,这打消了我放弃的想法和念头!

----------------------------------------------------------------------------------------------------------------

>>>>>和家人们多次商量,相互稳定信心之后,我在1月4号回到学校处理工作上的事务,项目结题,试卷批改录成绩,处理数据,学生小论文.......就这样在学校正常工作了两个星期,17号又回到老家父亲身边。

----------------------------------------------------------------------------------------------------------------

       近四十天,父亲一直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不醒,而我自己内心也十分煎熬,我不害怕生活的苦,害怕的是没有希望。在ICU里,每7天都复查一次CT,看脑部出血的吸收情况和肺部感染情况,每一次都有微小吸收(出血进入了脑室,面积还比较大)。父亲最好的情况,就是没有出现明显的脑积水和水肿;随着时间推移,父亲开始能慢慢睁开眼睛(短暂),感觉到他能听明白我们说话,这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 

      1月25号,再一次CT复查结果出来,血吸收情况非常好,肺部感染也轻了许多,生命指标正常且稳定,父亲终于走出了重症监护室,转到康复科病房。走出重症室,是父亲迈出的第一步,说明他战胜了阎王。到康复科病房,接下来到了我们发力的时候了(为他打杀各路小鬼),我们可以时刻陪伴他,给他做更好的护理和唤醒;

       到康复科病房一个星期以来,我们天天24小时有至少2人看护;除了头两天外(第二天从切开的气管咳出一块好大的血痰),父亲表现得越来越好,眼睛睁的越来越大,次数越来越多,时长越来越长;手指偶尔会动,脚指也开始会动;经常会打哈欠,吞口水,痰越来越少,气色越来越好了。希望肺部感染快些消掉,痰量少下去,好做进一步的高压氧治疗!

       这几天开始上中医治疗,各种手法,针疚,药包,真心希望父亲能早日清醒起来,能跟我们有更多交流。

----------------------------------------------------------------------------------------------------------------

>>>>>>这段时间,很多朋友来电和信息咨询困难,给予安慰,非常感谢能有你们!我暂时还能支持父亲一阵子,等有困难有需要的时间,再求助亲朋好友(感谢那些发来红包的朋友们,替父亲感谢你们!那些转来大额转账的朋友,你们的心意我心领了,有需要了再找你们帮忙!),寻求社会力量(家人们都说要弄个筹款,被我劝说住了,我个人觉得还不到那一步!),党和国家的帮助。要感谢伟大的祖国,感谢党和国家的医保制度,为我们承担了医疗费用的相当一大部分!从父亲发病进重症室近50天来,包括在浙江医院的开销和包车的费用,以及买给他用的一些营养品(蛋白粉)和药(安宫牛黄丸8盒),总共才花掉我们20万左右; 现在转到康复科,虽然是持久战,考虑到费用下来了不少,我还能支持他较长的一段时间。如有治疗调整,或战线过长了,需要大家帮忙的时候,再求助大家,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

----------------------------------------------------------------------------------------------------------------

       人不能没有情感的活着,命运在物质生活上给了我及家人很多苦难,在精神层面去给予我们非常富足,感谢有那么好的一大家子人,几个叔叔和姑妈姑父,舅舅舅妈;我经常能感受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暖,有很多不错的朋友。

==============================================================

(1月3号晚,返校前夜于重症室外暂别父亲)

父亲还在


独斗阎王,重症室里,鬼门关外;

有妻有儿,侄男弟女,发力尚无处;


脑干出血,是为大难,定要坚强;

我们陪你,三百回合,大战小鬼阎王;


回望曾经,多少人祸天灾,何曾言败!

如今儿女长成,众亲相助,定能凯旋归来;


醒过来吧,我们都已经长大,

你可以重新开始,活得像个孩子!


寒窗十年终尽苦,勤业致志始甜来,

我还有一个愿望,

余生未来,父亲还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5044-1269941.html

上一篇:做一次无深情没志向的毕业赠言,愿你们都有如意的明天

2 郑永军 刘利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8 11: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