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天堂-Saraca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raca 靠近植物,贴近大自然,心情故事,点滴记录!

博文

那时年纪小 精选

已有 5807 次阅读 2012-12-20 23:45 |个人分类:我的朋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朋友, 同学, 高中, 同窗, 那时年纪小

 图1:抚仙湖水清又清。

       宝是我的高中同学,曾经的同桌。

      回想以前的青葱岁月,耳边总回荡着课间、放学时仨并列同桌的笑声。午饭后在操场上散步回来,我们仨总是蹑手蹑脚地步入安静的教室,偌大的教室,已有不少同学在专心学习了。散步时聊天的兴致还未散去,边做作业,边低声地聊天,说到高兴处,总也忍不住就在教室里开怀笑起来,如同高温的油锅,落入了一滴水,噼里啪啦地打破着宁静。静悄悄的教室里,不少同学的目光都集中过来,有的恼,有的笑。我们仨就自觉地埋下头,捂着嘴巴偷偷地笑。宝坐中间,她那“咯咯咯咯”的笑声一直停不下来,自己都快滑到桌底了。一旁的“边”笑弯了腰,双手捂着肚子忍不住侧身移到过道上,笑得前仰后合,泪花闪烁。我靠窗,只好把头埋在桌上,使劲儿地捂着耳朵,抵抗着笑声的感染力,泪水早已沾湿了衣袖。

      那时,窗外天蓝云白;那时,我们仨谈着三毛,对远方充满了向往;那时,讲着《围城》的妙语连珠,对钱锺书的笔墨赞叹不已;那时,比划着数学老师课间休息时用“兰花指”抽烟的优雅姿态,眉飞色舞,哈哈大笑。“那时年纪小啊,你爱谈天我爱笑, 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紧张有序的高中生涯,就这样在我印象里,是忙碌学习之余的欢笑。

 

图2:学校旁的波斯菊 — 17岁的花季

      上大学了,我和宝的学校相隔不远,周末总能相约着到翠湖边上听古筝、去筇竹寺看大大小小的罗汉佛像,在园西路上东游西荡,当然少不了的依旧是大笑。 边在兰州,非常遥远,让我想起作家师陀的《邮差》中的一段:“碰巧瞥见从云南或甘肃寄来的信,他便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比这更远的地方。其实他自己也弄不清云南和甘肃的方位——谁教它们处在那么远,远到使人一生不想去吃它们的小米饭或大头菜呢?”三人中的她,干嘛就那么远呢?不过,兰州大学,多么令人向往的大学啊!这时候,我们仨在一起的日子,就是假期里,混在一块,要么天天炮制小锅米线,要么自己制作泰国西米露饮料,要么就一起打打闹闹,放声大笑。
      笑声,似乎是我们仨的主题,是我们仨在一起的魅力源泉。不管是上学还是工作了,只要凑在一块,我们总能会心一笑,也总能掀起一阵阵开怀大笑。 我们可以不谈生活、工作上具体的困难,但我们喜欢讲自己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歌,看过的风景。具体的私事、小事,也可以谈,但旁边的人,总是一副理解模样,静听,仔细分析,帮你出主意。在这里,宽容、理解、支持是我们仨默契的微笑和开心一笑的根源。
      20年过去了,我们仨各自忙碌着。边,是一两年见一次的,从遥远的异国他乡回来相聚。记得上次边回来,我和宝是初春凌晨跑到机场迎接的她,冷风清冽。闹铃一响,宝立马起身,身着睡袍立刻驾车到了机场,紧接着拉回,立马倒头大睡,因为做律师的她第二天还得出庭。我和边,在宝家,如同在自己家里,开始收拾屋子,打扫卫生。等宝回来,站在自己家门口,是一副惊讶的表情,闪烁的泪花,她开心地说,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是她的家吗?朋友仨在一起开始探讨如何收拾屋子,如何保持干净,紧接着就开始瓜分边带来的各种礼物,熟悉的笑声又荡漾开去。
      20年多年了,我和宝在同一城市,也各自忙碌着。电话聊天,见面的次数慢慢变得稀少,变得很薄,几乎成了空气了。只知道,每次路过对方的家门时,会想,这里住着我的一个朋友。有时,会掏出手机,打个电话:“喂,在家吗?我路过你们家了。”常常,对方也忙碌在路上。有时,伤感会有一丝:那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后来,宝给我电话,说:“我路过你家门口了,可以蹭饭么?”我经常不在,但接到电话,总会哈哈大笑,很快乐:“不在!”顿了一下,我说:“有个请求可以吗?以后每次路过我家时,你就打个电话,如果在,我请你吃卤米线!”宝一边开车,一边哈哈大笑:“好啊!要放很多辣椒油的那种!”朋友间,总是说话算话。一两个月,总能接到宝打来的路过电话,有时我出差在深山,有时我忙碌在实验室,我俩彼此没有叹息,稍微聊几句,就说:“记得下次还打哦!”又开始各自忙碌着自己的营生了。
      冬日正午,接到宝的电话,未等她开口,我立马说笑着说:“大宝!我在家,快过来吃米线吧!”我的宝,依旧咯咯咯地笑个不停:“好啊,快到你们家门口了,我要吃卤米线!”
      好久好久不见,一见依然如故。我俩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聊着天,吃着米线,边谈边哈哈大笑。开心的宝,发了一条微信:“路过老大家,蹭饭成功!”冬阳暖暖的,屋子里明亮宽敞,心里似乎也如明镜般清澈。大笑后的安静中,宝斜靠在沙发上,轻轻地问:“边,春节还会回来吗?”我笑笑,不语。
      窗外是碧蓝如洗的天空,没有一丝云,也没有鸟儿飞过的痕迹,放佛二十年的岁月不曾从指缝中溜过。心里又开始浅吟低唱:那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不知怎样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

 

图3:湖畔躺椅 — 梦里花落知多少。

图5:回望 - 年少时的影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4526-644798.html

上一篇:植物的感官世界
下一篇:圣诞花开,圣诞快乐

31 木士春 王德华 苏金亚 朱晓刚 武夷山 任胜利 王芳 褚昭明 廖晓琳 刘玉仙 陈湘明 徐满才 李学宽 杨晓虹 张玉秀 陈冬生 翟自洋 陈沐 陆俊茜 张鹏举 王海辉 王静洁 余昕 孟津 陈龙珠 伍新燕 唐常杰 杨正瓴 fansg zhangcz07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0 08: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