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天堂-Saraca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araca 靠近植物,贴近大自然,心情故事,点滴记录!

博文

人类该如何亲近自然——《植物新语-彩云之南》面世一周年杂感 精选

已有 2232 次阅读 2018-6-13 17:24 |个人分类:认识植物|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植物新语-彩云之南, 出版, 沙乡年鉴, 利奥波德, 自然与人类


 


1、

    这几天,编辑忽然找我要《植物新语-彩云之南》出版后的读者反馈或社会影响。沉寂近一年的新书及书评又被翻出来看看,有一种日久弥新之感。事实上,作为手边书,我经常会放一本在车里或办公桌上,等红灯或休息时翻出来看看,给稍微紧张的心绪多一些平和。看着那些千百次辗转反侧、苦思冥想的文字和多年来风餐露宿拍出来的植物照片,我似乎也难以回想自己是在怎样一种心境下一字一句地撰写出这么多文字,向读者介绍每一种植物的有趣之处。当然,也有一些评论家认为,《植物新语-彩云之南》看上去与传统科普书籍的模板有点出入,也许算一本自然随笔更好。然而,许多认识我和我不认识的同行及外行读者,依旧对我的文字和图片怀有浓厚兴趣,表现出对大自然的热爱。他们会不时会发图片问我街边看到的象牙刺桐是不是在书上介绍过?在太白山看到的耧斗菜是不是书里出现过的那一种?甚至好奇地问我,书中那一朵很大的干巴菌是不是在菌乡——易门县拍的?以后还需要这样的图片吗?面对这些留心身边植物,热爱自然的读者朋友,我有些欣慰,又有些忐忑,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笑笑。有朋友说,下一本书还接着讲云南植物的故事吗?我依旧只能笑笑,不再言语。


2、

    春天的版纳植物园,我碰到了植物学前辈——周老师。他不仅从事现代植物学研究,也是我国古植物学研究的重要领军人物。当然,工作之余,他还是一位笔耕不辍、孜孜不倦讲述植物科研故事,传播植物科普知识的植物学家。那天,在橡胶树尚未长出新叶的罗梭江边,就在我整天看扫描电镜的实验室门口,恰好路过的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是不是面对自己读书写作的科普兴趣和专心坐冷板凳写科研论文瓶颈之间,心生纠结和矛盾?内心是不是有两种声音在争吵,令人不知所措?听完前辈的话,我陷入了沉思。事实上,我一直都未曾停止过思索或探讨人生的目的和意义。庄周早已说过,“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在众多的人生哲理中,有那么一句听上去比较洒脱,那就是“听从内心的召唤”。熟悉的英文歌也这么唱:“listen to your heart”。然而,话虽这么说,但实际上哪有这么容易?普通人又岂能随便做到?当然,俗话说得好,勤能补拙。古人也说:“书山有路勤为径”。这些都是茫茫人海中为普通人点亮的明灯吧。

3、

     开车上班,在路上堵车,恰好能听昆明广播电视台FM100.8的节目《精彩文萃》。最近听到的是《沙乡年鉴》,朗读者是王革。她的声音沉稳有力,特别有磁性,才听第一句就被她的声音给迷住了。当然,喜欢她的声音,除了富有磁性外,还因为她通过空中电波,把美国生态学家奥尔多-利奥波德的《沙乡年鉴》所描绘出来的大自然画面呈现在听众眼前。她那特有的嗓音,一字一句、不徐不疾、颇有节奏,带领着听众一起品读经典,分享阅读的快乐。这样的传播方式,被王革视为“发表在空中的文学。

    也就是在最近的某一天,我无意中调了收音机频道,又听到王革的声音,竟然多了一份莫名的感动和惊奇。她这样读到:“抬头仰望期待春天的人永远也见不到葶苈这种微小植物,低头渴盼春天甚至是绝望丧气的人则会脚踩葶葶苈也不会在意它们的存在。然而,这脚下的葶苈,不止是一小株,而是许许多多株用嫩黄色的花朵点缀着春天的原野。”(译著的大意是这样写的,我稍加修改,变成了我记忆中曾经看到的葶苈模样)。当时的我,听到这样一段文字,身处二环粘稠的车流中,堵车带来的焦躁瞬间烟消云散。越过前面无数停滞不前的车辆,看到前方东边天上的彩霞,莫名地多了一份感动。我觉得眼里有一种叫做泪水的东西快要模糊我的视线。我无法想象,那些没有去过高山峡谷、森林草地以及湖泊的人,该如何理解这一段描述?我,是懂得的。我也知道在宁静的山野里,在溪流边,在陡峭的坡地上,在滇西北强烈的紫外线下,小小的葶苈就是这样如荠菜一般成簇生长,点缀着荒无人烟的坡地。  

    利奥波德生活在19世纪和20世纪交替的年代,是美国城市化进程、汽车工业蓬勃兴起的年代。他在耶鲁大学毕业后从事于林业开发利用,很快就发现了人类对大自然的索取是多么的没有节制,全然不顾及人与自然、人与土地之间的关系。于是,他在美国西北部的威斯康辛州,创办了“荒野协会”,呼吁人们关注自然、保护自然,因而被后人称为美国新环境理论的创始者以及“生态伦理之父”。可以说《沙乡年鉴》是奥尔多·利奥波德一生集丰富的野外经历、对大自然的细微观察以及对人类社会思考的综合结晶。这本书在作者生前一直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而是作者去世后由儿子整理出版的。近年来,它与19世纪关注自然的散文家梭罗的《瓦尔登湖》和20世纪中蕾切尔卡森的《寂静的春天》被统称为“自然的三部曲”。在熙来攘往、浮躁喧嚣的人类社会,还有那么一些人关注大自然的美、大自然的安静、大自然带给人类的思索;还有那么一些关于自然的散文随笔,给忙于生计的人们带来一丝清凉和慰藉。

      出差野外工作这么多年,大自然给我很多所思所触。我常常把镜头对准它们,从广袤无垠的山野,到青青草地上的野花、淙淙溪流边的牦牛,以及流石滩上毛茸茸的雪莲花,都给常年从事野外调查的我们带来了很多的震撼和惊喜。这些常人不易到的地方,不易见的美景,是否也该整理成文字、成图册一并和志同道合者分享呢?

4、

      2017年的6月1日,《植物新语-彩云之南》由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版了。新书出版的时候,其实是五味杂陈的。一是不习惯自己的文字和图片也成为了印刷品,可以放在手中随时翻看。二是不满意书中的文字,心想或许还可以写的更好,更受读者欢迎。然而,书既已出版,又有读者喜欢,更加上编辑的尽心尽力的合作,以及周围家人、同事和朋友们的鼓励,也算是做了一件有利于他人的好事吧!尤其是和同事们一起,带着新书到各地的中小学校进行科普活动,当地老师和孩子们脸上流露出来的新奇,他们纯真和清澈的眼神,再一次深深地在我脑海中留下烙印。

    今天编辑的再次催促,整理各种资料,让我又想起了新书出版已经一年了。思绪万千,匆匆记录,既答谢读者,又作为自勉,谨以此记,想想初心。



图2:2018年4月,和同事们一起到抚仙湖畔的万海小学进行科普报告及赠书活动。老师说,乡村的孩子们更需要科普书籍,更需要科普报告,这对于保护美丽的抚仙湖异常重要。(摄影:科普志愿者 — 忠忠)。

图3:认真聆听科普报告的孩子们,求知在课堂上从来都不缺席。(摄影:科普志愿者 — 忠忠)


IMG_0863.JPG

图4:科普报告在云南滇东北昭通市大关县笔山小学。(摄影:曾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4526-1118792.html

上一篇:也谈花粉的微观世界——纪念韦仲新先生

9 朱晓刚 王德华 杨正瓴 康建 周浙昆 张叔勇 宁利中 刘光银 木士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2 00: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