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时报新闻中心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科学时报新闻中心

博文

中国矿业:海外开拓正当时?

已有 3869 次阅读 2009-2-25 15:23 |个人分类:名记大作|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记者:李晓明
 
 
 
 
 
2月12日,中铝公司刚刚宣布将以创纪录的195亿美元的天价注资力拓矿业,在一片关于争夺资源控制权的争论声中,中国五矿集团紧接着于4天后出价17亿美元现金,拟收购澳洲大型矿业集团、全球第二大锌矿开采商Oz Minerals。如此频繁的大宗商品收购行动,一时间让世人对中国矿业企业的国际化经营战略充满了想象力。
 
中铝公司的天价注资换来其持有力拓集团总股份比例由目前的9.3%上升到18%,按照中铝公司负责人的说法,此举将有利于增强中国企业在国际矿产品上的定价权和话语权。
 
Oz Minerals近来麻烦不断,这家身陷融资困境的矿业企业在2008年12月1日暂停了其股票在澳大利亚证券市场上的交易。为避免破产,数月来它一直在努力出售资产、削减成本、筹措大宗商品资金和为其债务进行再融资。最终,中国五矿接受了Oz Minerals公司董事会的建议,发出了较其最后一次股票交易价格溢价50%、总价达17亿美元的现金整体收购要约。
 
中国矿业海外“抄底”的时机终于来了吗?在金融海啸风波未定、全球矿业一片萧然之际,人们对于中国矿业企业此刻出手海外收购的时机依然心存疑虑。海外矿业企业日子固然也不好过,国内的矿业企业也不能置身世外。在2008年9月中旬,留意到全球矿业有衰退兆头的中国矿业联合会副秘书长刘益康就此向国土资源部门提交了报告。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他谈及一段有意味的场景:2008年11月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上,在会场的过道上、滚梯旁,到处可见手拿探矿权资料,兜售探矿权、急于出手的参会代表。
 
业界的普遍观点认为,在金融海啸的冲击和行业周期规律的双重因素的主导下,全球矿业目前正处于下行周期。什么时候出手,涉及到对全球矿业危机持续时间、影响范围和强度的判断。对此,刘益康表示,矿业下行已经成势,矿产品普遍供过于求;过去两年已形成的和将要形成的矿山采选冶生产能力,需要一个调整和消化的过程;过去的3个矿业周期都有2年~4年的下行期。加之此次金融风暴引发的实体经济衰退尚未见底,他认为,矿业市场还应有两年左右的下行期。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高辉清博士也相对比较谨慎,最近在出席一次境外矿产勘查论坛时表示,从宏观的角度看,现在海外抄底是成立的,但是不能盲目,不要成为“先驱者”,最好确定底部再行动比较合适。
 
相对而言,国土资源部信息中心研究员张新安显得更为乐观。他认为,全球矿业虽然经过这一轮价格调整,但需求并未发生结构性变化,因此短暂的调整并不能必然得出矿业衰退的结论。“与前几个周期相比,这一次国际大宗矿产品的主要需求方已经由美国、日本及欧洲各国改为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而‘金砖四国’的需求不会有太明显的变化。”
 
“目前的价格水平依然处于相对的历史高位,还有下行空间,但并不大。”张新安的观点基于长周期的矿产品价格走势分析。“黄金是国际矿产勘查市场的晴雨表,尽管其价格跌宕起伏,目前仍然是世界平均成本的3倍,具有较强的支撑。即使以国际原油从高位跌破40美元,这一水平也仍然是其平均开采成本的3倍多。此外,有色金属下降了四成,现在的价格依然比上一个低谷的时候偏高。”
 
无论如何,矿产品价格进入下行通道对中国矿业无疑是利好消息。张新安表示,“退潮之后的国际矿产品价格将更多地由基本需求关系决定,中国有望增强在国际矿产品价格市场中的话语权。”
 
或许是基于相似的判断,业界也有观点认为,用“前所未有”四个字来形容当前中国矿业海外拓展的机遇并不夸张。2006年至今,中国地质调查局的全球矿产资源数据库已经为160多家客户提供信息支撑。有关部门也在稳妥论证加大力度开展境外的前期风险地质勘查和资源潜力评价。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最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09年是有实力的矿业公司实施并购的最佳时机,紫金矿业已准备瞄准海外矿企,加大并购力度。
 
张新安则表示,当前中国矿业企业“走出去”的成本大幅下降,金融危机发生后,国际能源、矿产品等工业原材料价格大幅回落,中国可利用比较充足的外汇储备扩大进口。根据统计,美国壳牌、美孚石油公司、英国BP等全球五大资源性公司总市值尚不足8000亿美元,而中国目前的外汇储备余额超过1.9万亿美元。
 
“收购应该成为主基调,中国企业对外收购压力正在减轻。”张新安说,“美国能源部高管最近表示欢迎中国对其石油天然气领域进行投资,这不再是3年前收购优尼科的时候,许多国家希望中国前来投资勘查开发,中国在拉动世界矿业。”
 
显然,由于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全球经济角色短期内不会改变,对制造业所需的各种资源也不会改变。中国通过海外并购的方式寻求更多的资源勘探权和开发权,积极扩大国际合作或者进行并购,建立能源资源基地,是争夺国际矿产资源价格话语权的战略需要。不过,高辉清也提醒说,“真正的‘资源’是分配国际资源和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利。”
 
此外,有关中铝、中国五矿在内的海外收购到底值不值,人们的议论之声并未停息。此前,中国企业为充满风险的海外收购交纳了不菲的学费。人们记忆犹新的是,中铝在2008年1月力阻“两拓合并”投入超过140亿美元,目前力拓股价已经下跌超过3/4,此项投资损失超过75%。而据麦肯锡的一项最新研究数据说,过去20年里,全球大型企业兼并案中,真正取得预期效果的比例不到50%,而中国则有67%的海外收购不成功。
 
在业界的评论中,海外收购的风险之一是国内企业普遍缺乏海外团队管理能力和经验。同时,在一些地区可能会面临政治和文化冲突方面的风险。风险还可能来自因信息不足造成盲目投资,甚至因为缺乏统一协调,国内企业在海外竞相压价、恶性竞争的现象,此前也并不少见。此外,中国矿产企业“走出去”投入前期勘查,也面临提高自身科技竞争力进行“绿色矿业”开发、营造和谐的矿业社区环境的挑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217-217056.html

上一篇:大学生就业:谁该转变观念?
下一篇:虐待:烙在孩童脑中的一道疤痕

1 廖永岩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1 0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