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若博士岛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邵宇飞

博文

x是个未知数 精选

已有 2040 次阅读 2019-10-16 23:40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生活, 教学, 科研

唐珂德踩着清晨的阳光刚要进单元门,就听见哭闹争吵声。他不禁皱了皱眉,叹了口气,不用问,又是他家。唐柯德几步冲上了楼,打开房门,回手关门的时候正看见他老婆抱着孩子和岳母吵架。


"电视,电视,成天看那个破电视,要不然就是那个破广场舞,昨天孩子从中午到半夜连顿像样的饭菜都没吃上,你不心疼啊?孩子是你外人啊?少看一会能怎么地?胳膊能折还是腿能折?",他媳妇一边说一边哄着怀里的孩子。


“心疼?心疼你就自己带啊,我该你的?人家还都组个团旅游啊,同学会啊,麻将社啊,到处玩呢,我这不是给你看孩子了吗?你跟我喊什么,一个人语不懂的玩意”,老太太不软不硬地给怼了回去。


“旅游、麻将社?我耽误你玩了?你年轻时候麻将少玩了?不照着你和我爸年轻时候贪玩,能一屁股饥荒?再说你那些同学都是老家周边村子的,离着就三五里,隔三差五都能碰见,总聚啥聚啊?现在就让你看几天孩子,能把你累哪去?再说,我和柯德在家时候,让你干过啥没?不都是尽可能我俩带吗?就这几天,柯德出差,让你买点菜做点饭洗洗孩子衣服,就累着你了?就昨天一天,我们部门临时加班,我忙到半夜,连口饭都…”,说着,唐柯德老婆泣不成声,孩子看到妈妈这样,哭闹得更凶了。


“怎么地,我不就是给他吃了几块巧克力吗,孩子看见我吃,跟我伸手,我才给他的,你当我愿意给他,真是的,你儿子怎么就那么娇贵?少吃一顿他今天不也没事吗?”,老太太铁着脸,不紧不慢地把字从牙缝里弹了出去。


“是一次这样吗?几回了?怎么孩子一到你这,就用零食对付呢?才刚一岁零几天的孩子,吃啥巧克力啊?你要是不着急看电视,是不是就能做点像样饭菜?前一段时间,我不在家一个礼拜,柯德忙,让你带几天,孩子是怎么便血的?你说?要不你瞎吃,饮食跟不上能便血吗?”唐柯德老婆缓过劲来了,一句不饶的继续抢白她妈。


“行,你嫌我没用,我也懒得受这窝囊气,你爱找谁带,找谁带,这不你家孩子他爸回来了嘛,我回家了。”,说完,老太太转身进书房找包去了,只留下皱着眉一声不语的老唐和边哭边跺脚的他老婆。不一会,老太太从书房出来了,挎着小包,开房门出去了。


唐柯德并没有慌,这娘俩之间的战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已经麻木了,麻木到懒得去拉架,他只是觉得他的孩子有些无辜,而自己又分身无术,愧于给老婆的帮助很有限。老唐匆忙抱了抱孩子,轻拍了两下媳妇的后背,说了句,“行了,说说就得了,你妈你又不是不了解,真把她气进医院,你更遭罪,趁你还没到上班时间,赶紧给孩子弄点吃点吧,我去把老太太接回来,上午学校我还有个班导师的培训进修班,不让请假”,说完把孩子交给媳妇匆匆出去了。在楼道里,他赶紧给大姨子打了个电话,让帮忙劝劝老太太,大姨子也早习惯了,接上电话就说“行了,我知道了”。跟老唐猜想的一样,老太太刚走到小区门口,他一通碎步跑,追了过去,一通软言安慰,一边求着老太太再帮忙看几天,一边把老太太往回扶。走到单元门口,大姨子电话正好打了过来,看到老太太接电话进单元门了,他长出一口气,转身去学校了。


路上抓了两个包子,边走边吃,大清早的这一通闹腾,他其实也不觉得饿,但是也不觉得不饿,只是理智告诉他要是不吃这两个包子,就差点什么。一种无可奈何无法倾述又无处可逃的感觉笼罩着他。唐柯德深吸了一口气,扯着脖子把两个包子咽了下去,参加培训去了。


连夜的出差赶路加上清早家庭的琐事和上午的培训学习,唐柯德有点吃不消了,还没来得及打个盹,就到下午的物理课了,老唐讲课讲得有点精神恍惚,不过学生们似乎比他还恍惚,除了几个玩手机玩的兴奋的,剩下的都昏昏欲睡。“这个x=Acos(θ)里的x是什么啊,同学说说”,老唐晃着脑袋问。教室里寂静无声,几个玩手机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停下动作抬起头来四处张望,老唐逮住一个恰好看向他的男生,“来这位同学,你说说这个x表示什么呀?”,面带慈善的问。“什,什么?”,被问的男生有点发懵,“哦,x是个未知数吧”,说完低头不理老唐了。老唐脸部肌肉有点抽搐,突然无名火起,但又压下去了,他知道不能发火,况且也不是只有他的课才这样。总算挨到下课,老唐和学生们听到下课铃同时长出了一口气。远远的,不知谁在走廊里说了一句,“破课!”。


老唐倒也没在意,他还要赶到办公室去准备专业认证的材料,说准备是好听,其实就是瞎编和拼凑。老唐小时候最怵头写作文,现在领导又让他负责准备专业认证的材料,他又想起编作文硬挤漂亮话的怵头感觉了。编了两个多小时,不知不觉黄昏了,他看了看编的材料,觉得还算没白忙乎,简单收拾了一下回家了——岳母的跳广场舞时间到了,他得回家看孩子。


到家,买菜,洗洗涮涮,媳妇下班进屋时候,看见他正在跟孩子摆积木,“我妈跳舞去了?”,媳妇随口问了一句,“恩,吃了点沙琪玛,拿着一袋牛奶下楼了”,老唐也随口回了一句。“行,那我做饭去了”,媳妇进厨房了。“又对付过去了一天”,老唐心里默念。


石英钟的指针指向了九点整,媳妇搂着孩子睡觉了去。另一个卧室里,岳母看着电视,不时发出哈哈大笑声。老唐拿了手机钥匙打火机和烟,下楼了。马路上路灯昏黄,车人稀少,老唐漫无目的地走着,就像一条闷了一天后被到处遛的狗。突然手机响了,老唐冷不防吓一哆嗦,接起来一看,原来是路过本市的一个博士生同学。“老唐,你有空没?”,电话那头问。“有空没空,你来了都有空,哈哈”,老唐精神一振,“好,我给你发个定位,你打车过来吧,喝酒啊,别开车”,对方说完,挂了电话。


在车站附近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饭店包间里,老唐见到了他的同学。“最近,忙什么呢?”,同学问。“忙啥?”老唐还真有点说不清楚自己忙啥,“忙倒是挺忙,不过好像还真没忙出啥东西来”。菜和酒上来了,俩人碰了一杯。“没整啥项目?论文和专利啥的?”,同学问。“没,这不现在忙孩子呢,孩子小,不照顾不行,另外学校里上点课,当个教学秘书,又弄个了班导师,没干啥一转悠就是一天。”。“我也差不多”,同学给了跟烟,“真是分身无术啊,恨不得三头六臂一天48小时”。“其实,我还是很喜欢现在的工作的,上课跟学生讲点东西也很有成就感”,老唐说,“另外,我弄了几套教学软件,对学生学习应该能起到很大促进作用”。“我猜你这个软件,一定没得到你们学校的支持”,同学眯着眼睛,笑着看他。“咦,神了,你咋知道?”,老唐猛吸了一口烟。同学也吸了一口,“你这个软件越好用,你会越失望”。“那为啥?”,老唐不解。“你傻啊,山上的草就那么多,你弄个高科技镰刀把草除尽了,别人还有事做吗?,适可而止就行了,精力啊还是应该放在项目和论文上,这个是硬货,别人嫉妒也是白嫉妒”,同学笑着说。“可我觉得我这个东西其实挺有意义的,甚至比有的论文还有意义,它真能推动教学啊”,“行行行”,不等老唐话说完,同学就开始劝他,“论文确实很多没有意义,但是很多学校看重这个,教学再有意义,也不容易出彩。这个道理你不是不明白,你说我们努力为什么?首先是为了生活的更好,如果能生活得很有价值很有意义当然更好了,但是首先得是生活的下去,生活的好才行。你看那些搬家公司背桌子的卖苦力的,他干那东西能有多大社会意义?他不就是为了挣钱嘛?你出论文出项目,名利双收的事情不做,搞教学?你有几个靠山,有多少资历?教学能手名师大家的头衔能轮得到你?你还把那些不能发论文的人给挤得没空间了,遭嫉恨,不能这么做”,同学拍了老唐的肩膀。俩人沉默了一小会,“不过呀,好论文不好发呀”,同学一声感慨,“好老师也不好当啊”,老唐也闷了一口酒,“就这么一个简谐振动的x=Acos(θ),很多学生就愣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跟我说x是个未知数”。同学也乐了,“未知数,未知数,你也是未知数,我也是未知数,大家都是未知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208-1202227.html

上一篇:考试之后谈考试——让谁欢喜让谁愁

5 武夷山 黄永义 左宋林 李春来 蒋新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4 08: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