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宇轩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free

博文

闽浙万里行

已有 3454 次阅读 2012-10-8 21:1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旅游,结婚,胡思乱想| 旅游, 结婚, 胡思乱想

原本打算在新宿舍里宅过国庆,但突然接到大学同宿舍乌龟结婚的喜讯,当下便决定赶往福建参加婚礼,只是电话一挂才发现——忘记问到底去福建哪里了…

接下来的几天打了无数的电话,刷了无数的12306,见识了排队功能带来的时光倒流与跳跃,在28日开完组会被批的一塌糊涂后,背上一包衣服,拿上把伞,塞进去本一直没时间看的书,晃晃悠悠的踏上了南下的高铁。孰不知这趟旅行来回逾5000公里,遂为本文命名:闽浙万里行。

此次南下,同行的也是在北京的舍友——文艺青年超哥,其文艺之处在于头一次坐京沪高铁(没买到去杭州的票,至于为啥去杭州,那里还有两口子也要去福建)不看风景看手机,硬生生在这几天将个手机游戏通关两遍…不过这也比我强,我冲着窗户发了一路的呆。

说到上海虹桥,这是第二次路过了,前一次是采样,但得益于工厂被迁到了郊区,省下了去市区的路费,加这次倒车两次都是纯打酱油,都不好意思说去过上海,但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有必要显摆下,就留个虹桥站的照片吧!
晚上赶到杭州已是8点多了,很不幸还有公交,但幸运的是这趟车出奇的挤,差点就悬空站立。一到站,小李就来了个熊抱,然后小岳、遥姐,说真的,都毕业两年了,怎么一聚到一起还是一伙超龄儿童呢?不过这样最好。11点,一伙山东人跑到浙江大学的烧烤摊便吃烧烤边讨论北京济南的变故,我也破例吃了些东西,挺值得。

翌日,一行5人(加小岳老婆,遥姐是男的)转了两趟公交车,从始发到终点,算是很超值的挤到了杭州南,每当看到一个个陌生人上车下车而自己还呆在车上时,倒没感觉老了,就是遗憾有些mm都没敢正面看一眼就擦肩而过了,毕竟,乌龟竟结婚了。

循例来个杭州南的特写

我逐渐开始怀疑军训中的军姿就是为了站票而存在的,从杭州到泉州,5个人3个座,我很自觉的站着看起了电影,窗外的景色?抱歉,窗边人怕晒拉了窗帘,而你要是有站票的经验就知道这基本代表只能看看铁轨了。你说另一面?窗边有个小清新,本大叔懒的惹事,看了两遍《敢死队》。

到了泉州才体会到政府的用心良苦,为了统一名字,原有的泉州站基本不用了,把建在郊区的高铁站改叫泉州站,可怜我们把房间顶到了老站附近,没办法,中秋佳节,无家可归。不过野人的出现至少让我们觉得语言不通不是什么大问题,当然也出问题了,那是后话不表。打车没打上,我们又发扬了挤公交的风格,挤上了辆差不多末班的公交,而我们并不知道哪站该下车。令人感动的是当我们问司机那里可以到车站时,整整一车厢都安静了,或许都是赶着回家过中秋的人吧!

泉州,咨询野人后才知道也是福建经济大市,一路公交到站快晚上11点,但依然生意兴隆灯火辉煌。随意找了个7天住下,洗洗睡了,好像有个《中国好声音》,不太感兴趣,不过催眠甚好,转眼看看超哥,手机游戏正欢。

1日,在经历高铁、动车、公交后,我们又坐上了大巴前往惠安,到了惠安又转乘小巴到后坑,一路颠簸,但乌龟描述的2个小时的路竟也1小时完成了,不由感慨乌龟计算的可能是龟速。车上巧遇乌龟高中同学尹昭(闽南音译),一行7人前往乌龟住处,大老远就看见一着衬衫西裤男子向我们招手,没成竟是新郎本人,这一刻,我们才发现,原来新郎可以很闲的。


乌龟的家建在一个教堂旁边,高5层,3个儿子与当家的各住一层,顶层是个阁楼,算是个大户了,乌龟的父亲能有如此家业也是个能干之人。就是没想到朝南的是正门,而正门竟是个小门,不过这也确实有讲究的。


理想状态应该是新郎从百忙中亲切接待我们,没成想新郎压根就不忙,说是10点去接新娘,结果到了11点还窜上蹿下的玩,直接颠覆了我们的想象。我们从楼上看见大海就在不远处想去看看,结果压根就走错了路。就看见了中国特色的挖土技术与一头老牛,不过南部的红壤算是见识到了,想来烧烧瓷器,种种茶树也是不错的。



闽南一带待客之道就是泡茶,一套功夫茶具家家必备,见面不多说先来杯茶成了很特色的传统,不过我们一伙大老粗倒是颇擅长牛饮,小小茶盏的乾坤啥也没感受出来,白瞎了上好的铁观音。说到水,虽然闽南靠海但沿海饮水还是地下水而非山泉,所以打井的广告很多办证的到没看到,乌龟家里就有一眼,目测十余米。

说到吃,我们也先被招待了一顿所谓“点心”,先到3天的咪咪同学说是团圆面,少量面条,大量鱼肉,炸肉等烩成一大锅,配上炸过的芋头片,很是可口,后经认定可能是闽南小吃-面线糊的加强版。至于说婚宴,更是符合当地临海的风俗,全是鱼虾蟹等大餐。两个请来师傅忙得满头是汗,亲朋好友帮忙也是不亦乐乎。要是在北京搞这样一顿海鲜大餐是无法想象的,婚宴每道菜都挺可口的,这里所体现的差异可能就是别处更多用蒸的,而此地更喜欢用油炸的,也许跟保鲜方式有关吧。但对于一个吃货,好吃就是王道。




说到乌龟,跟我们喝倒是真真来的是真酒,毕竟四年感情在那里,就是我酒量太挫,不过倒也喝的尽兴,但记忆留在那里不少。夤夜,我们坐车回到惠安住下,意外发现旅店也有泡茶的茶具,所以外出旅行还是别总盯着7天、如家什么的,当地找个青旅自有一番风味。

说起风味就得说说风俗,南方不同于北方,山地居多,旧时交流不便,所以风俗差异较大,但摩托车确实很多而自行车的爬坡能力谁骑谁知道。而且家家会有神台供奉,虽然乌龟很闲,但接新娘也得绕道土地庙去拜拜的。而结婚敬拜长辈,却没有喜糖,送的是一种饼和烟,一路会有媒婆指引,不知乌龟的下一代的婚事又会让谁来指引。至于当地很多商户也会供奉关帝之类的神祇,经商吗,自然图吉利了,闽南经商即为闯世界,像我这种书呆子是没出息的。



夜宿惠安,据超哥描述,我手持手机睡过去了,而我自己究竟怎么睡过去的也记不清了,酒喝的很多,为乌龟高兴。早晨醒来,发现睡的地方周围建筑十分混乱,毫无规划,不过中国城市规划本就不太靠谱,要么千篇一律,要么杂乱无章。


本打算去厦门游玩,结果听说鼓浪屿上去10w人,基本就是看人。想来想去,便决定到惠安崇武古城转转,说道惠安,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见到了惠泉啤酒厂与归真堂的本尊,此外就是街旁的石雕,从毛爷爷到佛祖,从石狮到后现代,惠安的石雕十分不错,惟妙惟肖,当然这也是我能领悟的最高境界了。

说到崇武,传统的吃苦耐劳的惠安女子也见了不少,只是听不懂说的是什么,当地关于惠安女的雕像很多,野人也说福建一带能娶个惠安女子是很不错的,舒婷似乎也写过诗来赞美。

崇武古城没太看明白,就知道跟郑成功有关系,到海边景色不错,但景区禁止下海,等到游玩一圈出来了,野人才告诉我那里是东海南海的分界线,8月我刚刚在蓬莱见了黄渤海分界线,这一来中国四大海我倒算是见齐了。


上面这张就是分界线,当然拍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你说海水颜色不一样,那是天上的棉花糖在作怪。

除了古城,由于坐摩的被坑了一次,所以我打定主意要走回去,沿途又看到不少教堂、寺庙、关帝庙…如果来崇武研究宗教民俗,想来也会不错。




吃过午饭我们会到泉州,休息片刻,我们又上了公交前往开元寺。虽然开元寺现在只有当年十分之二三,但规模宏大,东西二塔也十分雄伟,在塔边一个小亭内,一老汉赤脚擎书,为游客讲述这千年宝塔如何由木质改为石质,又是如何历经8级地震而不倒的传奇,亭边一池塘,十数只乌龟悠闲的游来游去,寺内古树参天,又因为是榕树落地生根,更添幽静,寺中有弘一法师纪念堂,想李叔同学贯中西,为南山宗传人,最终于泉州离世,留舍利百余棵,中间种种,莫不为佛家因果。这开元寺逢农历26便施舍穷人素餐,想来闽南礼佛也是深有根基。寺内建筑颇为大气,雕龙画柱,有亭皆为绿藤所盖,天人合一。只是大殿前几日倒塌修缮,不见真容,甚是可惜。


从开元寺出来,打听到泉州有美食节,我们便一路公交跑到清源山附近的花博园吃了一晚上的福建小吃,土笋冻、肉粽、海蛎煎、洪濑鸡爪、崇武鱼卷…反正吃的很爽,偏甜淡鲜。期间有山寨的江南style表演,走前我们去到一家台湾礼品店买特产,有一店员,清纯可爱,一笑嫣然,惊为天人。

当晚回到住处路过西湖,感慨小岳、徐辰从杭州跑了1000公里到泉州来看西湖。到站收拾第二天所用,满街找超市竟不得,茶店药店倒是不少,很是奇怪。次日清晨早起,见街外很是冷清,想来毕业后种种,不过尔尔。隔窗拍照一张,不想几小时后e52变砖,刚出保修期不到一月,维修费又较高便放弃了。下面这照片竟成最后的纪念。


其实,可悲的永远不是满满一火车人离了手机就活不了,可悲的是你离了手机。前推十年,或许打打牌聊聊天的旅途会不错,但那个时代过去了就过去了。南方多山水,隔不了几公里就进隧道,这样的旅途透过动车的减速玻璃,宛如电影,但我错了,实景怎能与电影相比?或许我又错了,信息时代我们看过的电影并不比见过的景色少多少。

回到杭州,又为浙大同学所招待,感觉亲切,比当年还要亲切。当晚,联同来杭州看潮的小八同学一起游荡于浙大紫金港,感慨于浙大校园的气派,江南名校,气势恢宏。翌日,同游西湖,但公交车上突然腹痛,当场下车寻找厕所。其实遇到紧急情况,最先考虑的就是服务业,例如酒店、商场、医院、政府…因为这些地方都是敞开门服务大众,必然有必要设备,没必要敲开陌生人的门。

公交来到西湖边,小岳、遥姐分发租车卡,一人一辆自行车便可畅游西湖。说到自行车,杭州可能是这方面做得最不错的,有着较为完善的体系,在路上也会车让行人,这点倍感温馨。遥望苏堤,人流如织,遂沿湖下行,走白堤断桥,止于音乐喷泉。老实说,4日并没怎么看到西湖的美,超哥,小泉傍晚南站火车,草草了事,K10归于紫金港。中间曾将泉州礼品落于车筐,吃完饭才发觉,本不报希望,但我属于不撞南墙心不死,跑回原处,见礼品缚于车站小亭,车子早已不知去向,才知自己小人之心,钦佩杭州人的高素质。

回归紫金,发现没手机实在不方便,便在学校附近430元入手一部黑莓9000作为备机,把玩多时发现不逊于e52.傍晚,王将军携夫人经经峡谷徒步转车来杭州说要见我,自愧何德何能,惊动将军大驾。深夜,野人自福州大奔处赶到杭州,由此便促成了我2日内重游西湖。当夜,宿于浙大小岳宿舍,其老板要求过多,小岳深夜还要加班,换我可能早就翻脸,但联想到自己的苦逼科研道路,洗洗睡了。

5日,重游西湖,骑车过杨公堤到雷峰塔附近,沿苏堤而上,游客少于昨日,熙熙攘攘却也有幽静之处。花港观鱼,见鱼跃水面,甚是欢腾。苏堤春晓、三潭印月没怎么看清楚,倒是雷峰塔很容易看到。天色沉朦,隐郁如画。至于最佳景致,莫过于曲苑风荷,虽然季节不对,但鉴于没什么导游把客人带过去倒也幽静,几个人在小亭中吃饭,胡乱说了些天下事,惬意。之后重游白堤断桥,觊觎楼外楼西湖醋鱼,但当前的状态,吃不到也得缅怀一下。要说不解,就是音乐喷泉,4点看了一场,感觉靡靡之音,未能泛舟湖上,略为可惜。


当夜,z10通宵回京,车站作别野人将军,此一别也要山高水长了。当夜,翻出书包中的《娱乐至死》,从头看到尾,时间不过11点。静心思考,觉这大千世界,委实滑稽,浮生种种,如何严肃,泛也好,精也罢,不过沧海一粟,惟有不失自我才能不归流俗。之后沉沉睡去,醒来3点,又昏睡,6点苏醒,已近天津。

北京,又回来了!
附录:
星辰

我愿化为星辰

没有日的光辉

没有月的皎洁

当黑暗降临

我仍在那里

闪耀光明

驱散孤独

莫要为我悲哀

在我的天空

也有你



采集到花瓣

游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0956-620470.html

上一篇:所谓数据处理软件
下一篇:最小二乘法?为神马不是差的绝对值

1 王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1 18: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