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画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罗帆 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教授

博文

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 精选

已有 9840 次阅读 2014-4-26 15:12 |个人分类:生活感悟|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梦想, 未来, 实习

 

毕业不久的一位学生,在微信上留言:“我迷茫了…...”。问他为什么迷茫,他回答:“因为我活着要追求知识、感受生命啊!而我只是像一台机器,不再有梦想,觉得那只是在做梦。”

看到他的回复,非常理解他的心情,并想起了自己大学毕业后的一个故事。

当年,我从北京航空学院毕业,分配到一家飞机大修厂工作。

在飞机附件车间实习时,主要任务是跟着师傅维修液压泵。先按操作规程拆卸液压泵,将泵体和一些小零件分别泡进汽油,再进行清洗。要费很长的时间,才能将泵体表面的油漆刮除并清洗干净。武汉的夏天很热,操作间里没有电扇,闷热难忍,气味难闻。对泵中的每个小零件都要进行仔细的检测,发现问题立即处理。在接口处,要更换橡胶垫等易耗件。在完成这些工序后,严格按照操作规程进行装配。装配完成后,在试验台进行整体性能测试,噪音震耳欲聋。如果检测数据有问题,要分析原因并重新拆卸;如果检测数据正常,再次清洗泵体表面并刷油漆。等油漆干透之后,最后打上铅封。

每天,我都重复地干着这些琐碎的工作,大学里所学的知识,根本没有什么用。想起自己振兴航空工业的梦想,心就会隐隐作痛。

一天,领导要求大家参加大扫除,将车间内外打扫干净。师傅给我一把镰刀,带着我到厂房后面割草。按照师傅的要求,我尽量将草的高度保持在五公分左右。

天气晴朗,阳光洒满了绿草地。在一棵树下,发现了一棵丛生的狼尾草,浅褐色的花序下密生柔毛,向四周伸展,造型很漂亮。我决定刀下留情,仅仅将它周边的杂草割平。

 

 

当师傅过来验收我的工作成果时,她指着那棵草,要我把它割掉。我说它挺好看,不要割掉。师傅的嗓门提高了,要我马上去割掉。我摇着头,没有动。师傅跑过去,挥起镰刀,那棵草瞬间就被割平了。我的眼泪哗地流了下来,拼命忍都没忍住。

也许,我就像那颗小草,只有被割平,才能生存下去。想起自己的境况,不禁顾影自怜。

然而,“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只有生存,才能求得发展。因此,我只能尽力适应现实,在平凡的工作中磨练自己,从车间的操作工到技术科编写飞机大修工艺规程的技术员,从“天之骄子”成为工厂机器上的一颗合格的螺丝钉。不过,我从来没有放弃过梦想,相信总有一天会有机会发挥自己的才能。

后来,在保军转民的形势下,企业面临开发民品的困境。作为技术新兵,我获得了参与民品开发的机会,承担了具有创新性的工作。经过如饥似渴的学习和坚定不懈的努力,所参与的湖北电视塔空中塔楼金属幕墙设计,获得了厂科技成果一等奖。所主持的玻璃幕墙典型节点开发,获得了厂优秀新产品奖。数年之后,历经艰辛,我又实现了改行的梦想。

 

 

 

刚毕业的学生,大都怀着自己的梦想踏入社会。参加工作后有一段实习期,在打杂的日子里,会发现梦想与现实的差距很大。即使实习结束正式入职,往往是在基层做基础性的工作,日复一日地重复,缺乏新意。尽管有心理准备,依然会难以适应,难免产生情绪上的波动。但是,处于组织金字塔的底层,做好基础性工作是必须的。年轻人渴望有施展才华的天地,但成功始于梦想,成于行动。作为职场新人,应该尽量缩短心理上的适应期,脚踏实地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不要放弃自己的梦想。即使工作枯燥乏味,也可以追求知识、感受生命。在努力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自主学习新知识和新技能,在平凡的工作中不甘平庸,为未来发展做好准备。

用一首新歌的最后一句收尾:“有梦就有希望,有梦就有未来。”

 

                         (图片源自网络,致谢作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818-788821.html

上一篇:广西科技大学校园里的螺蛳山
下一篇:如何优化薪酬体系设计与管理

55 陈小润 陈湘明 武夷山 刘艳红 李东风 李学宽 李光强 徐晓 钟炳 王德华 马建敏 蒋永华 俞立平 王号 李伟钢 时志强 张云扬 廖晓琳 薛宇 卫军英 刁有彬 肖海 张忆文 刘庆宽 吉宗祥 孔鹏洲 王永林 邱圆 肖振亚 余昕 罗德海 朱晓刚 李健 李在春 符维成 葛素红 张鹏 曾荣昌 苗元华 王树松 孟津 逄焕东 陆俊茜 唐凌峰 彭真明 霍天满 anran123 seeker99 eastHL yunmu rosejump tuner idealist clp286 nip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6 17: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