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pusuowdp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kepusuowdp 我的自由天地,科普,评论,社会资本,新媒体,不一而足,势要弄出点小浪花。

博文

英国《气候科学传播》第八次报告评述(译者序)

已有 1828 次阅读 2014-10-30 09:10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争议性话题(气候变化、转基因、核能、干细胞研究、PX项目)一直以来都是科学传播领域中炙手可热的话题;同时争议性话题的科学传播也是众多社会角色和参与者不断角力的过程。道理越辩越明,争议也是为了更好地实现传播,从而促进公众对科学的理解、认知和支持。

气候变化作为一个争议性话题不仅得到了科学共同体的关注,而且还吸引了媒体的大量报道,特别是每当IPCC报告发布的时候以及与气候变化相关的国际会议召开的时候,对气候变化持怀疑论调的批判者会不断地出现在各种媒体上,进一步触碰公众对气候变化这个争议性话题的敏感的神经。从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的《不可忽视的真相》到2009年东英吉利大学泄露出的邮件所引发的“气候门”,再到气候变化阴谋论等等,这些都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气候变化这里争议性议题不仅仅是一个科学和科学传播的问题,而且牵扯到了政治性的问题。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提出应对气候变化、发展低碳经济的国家之一,在实践中制定并形成了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体系。1994年,英国开始实施《英国气候变化计划》,目标为到2000年,碳排放量减少到1990年的水平。2000年和2006年,英国政府两次推出《英国气候变化国家方案》,针对电力、工业、民用、交通等不同行业制定了具体减排目标、措施及鼓励企业减排的政策。2008年,《气候变化法案》正式通过生效,使英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以法律形式明确中长期减排目标的国家。2009年,英国政府对外发布了《低碳转型计划》,提出英国到2020年向低碳社会转型的发展目标。2012年,英国政府发布《英国气候变化风险评估报告》,确定了英国气候变化适应行动的优先事项。

为了了解公众对气候变化的理解水平、公众所信任的气候变化信息的来源渠道以及如何提供公众的对于气候变化的理解水平,2014年4月2日,英国下议院科学技术委员会发布了题为《气候科学传播》的第八次报告。该项报告的研究历时一年多,通过一系列的深度访谈和调研,分析了政府、媒体、科学家及其相关机构在气候科学的传播方面的现状、不足,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建议。

对该报告的译介不仅有助于我们了解英国气候变化科学传播方面的相关情况,包括政府、媒体、科学家和科学共同体在其中应该承担什么作用和功能,当前的现状以及存在哪些不足,同时也有助于我们从中吸取一定的经验,更有效且有针对性地开展气候变化科学传播工作,还有就是通过以气候变化科学传播为例,我们似乎也可以瞥见诸如气候变化这类争议性话题的科学传播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一项工作,这需要全方位的协调,更需要公众的积极参与。

回到该报告本身,调查委员会的成员开展了大量的访谈和文本分析工作,从而条文缕析地整理出了政府、媒体、科学家和科学共同体在气候变化方面的现状、不足,并且提出了一些有利于改善气候变化科学传播的建议和意见。

首先,政府在科学传播方面应该发挥强有力的领导和协调作用,并且为科学传播提供一系列保障措施。虽然政府在气候变化科学传播方面应该发挥总体协调的作用,且其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连贯性,但是“没有迹象表明,政府被一般公众看作是气候科学方面主要的、甚至可靠的信息来源,”公众期望来自政府的英明领导,并且公众对于气候变化政策的支持率在下降。同时,对于气候变化科学传播来说,政府采取了“放任自流”的做法,即很大程度上依赖个体科学家来传播科学,内容也主要是基本的科学知识和对气候变化的影响的建设性解决途径。上述一系列问题使得政府在气候变化科学传播中没有发挥应有的协调作用,因而该报告建议:政府需要与学术团体、国家院校和其他专家密切合作,形成气候科学可靠的信息来源,向公众提供一个清晰、持续、准确且权威的科技信息;必须提出一个明确的气候变化传播策略,并在所有相关部门进行一致性地持续实施;充分有效地利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来吸引公众,并提供有关气候变化方面准确的科学信息。

其次,媒体是公众获取(气候变化)科学信息的主要渠道。但是在对科学事件或者科学议题的报道中,媒体遵从的一些准则,包括平衡性原则,追求轰动效应等,会使得争议性话题传播的整个景观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也颇为复杂,但是至少包括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媒体“在设定公众怎么说或者怎么想的”议程设置上会左右公众的看法;二是媒体把一些科学事实和(科学的/非科学的)观点混为一谈。虽然“BBC被认为是受公众高度信赖的渠道—它被认为是处理这个议题上最不偏不倚、最严肃的媒体,”但是,有70%的公众赞成“(媒体报道中)有太多彼此冲突的信息,因而不知道该相信什么”(71%),以及“媒体过于渲染了科学”(70%)。如上文所述,争议性话题已经从科学传播领域跨入到了公共领域(publicsphere),甚至会出现科学议题的政治化,如果政客们谈论某个话题,这个话题就会得到很多的报道。因而从媒体的政治经济学角度来分析,在西方社会中,具有党派性的媒体必然会过于强调一方的论调,而大加挞伐另一方的观点,这必然会加重气候变化报道的两极化。最后客观正确的科学报道需要编辑和记者具备一定的科学基础,但是由于英国媒体中缺乏对相关人员的科学培训的状况再次加重了媒体中气候变化报道的不科学性。因而该报告特别强调:媒体,特别是BBC,应该为对气候变化节目的评论员、解说员和主持人制定清晰的编辑指南,并用这些指南来从气候政策辩论的正反两方面对与科学事实相去甚远的陈述进行质疑;纸媒应该增加对事实的新闻报道和专栏作家的评论进行区分的能力;而在网络方面,政府和其他受信任的机构应该有效地利用互联网或者社交媒体来让公众进行参与,以及为公众提供有关气候变化的准确的科学信息。

第三,科学家和科学共同体应该是科学传播的“第一发球员”,争议性话题的科学传播亦是如此。科学家在开展科学研究的同时理应开展相关的科学传播工作,所谓“research not communicated is research not done”(未做传播的研究不是完成的研究)。而该报告也通过大量的材料分析表明,(英国)公众在气候变化相关问题上对科学家和专家是很信任的:69%的受访者认为科学家和气象学家提供关于气候变化的准确信息是非常(20%)或相当(49%)值得信赖的,同时科学共同体也认识到气候变化科学传播是重要的,因而也开展了一系列工作。作为英国开展科学传播先驱组织之一,皇家学会在为“英国、欧洲和国际决策者提供独立和权威性的科学意见”方面作用突出,它特别强调将最先进的科学传播给普通观众,虽然该报告认为其现有的证据难以证实这一点。另外,近年来政府的科学决策越来越注重以科学证据为基础,因而科学家在政府科学决策制定过程中也应发挥重要的作用,虽然就应对气候变化提出具体的应对措施并不是政府资助的气候科学家的“分内事”,但却是这些科学家工作的一部分。虽然科学家和科学共同体在一定程度上承担起了气候变化科学传播的重任,但是也并非无懈可击。比如,通过对媒体开展科学传播培训可以有效地改善科学传播,但是因其耗时费力,科学家并不太愿意介入其中;皇家学会每年用于科学传播和教育方面的经费高达4700万英镑,且从2011年开始皇家学会每年用于科学传播的经费高达515,000英镑,但是很少用在气候变化传播方面,其近年来有关气候变化方面的科学传播出版物也少得可怜;由于气候变化议题涉及众多方面,科学家因担心卷入政治辩论而对气候变化有些“敬而远之”。在对科学家和科学共同体发挥的作用及其不足进行分析之后,该报告建议:皇家学会应该进一步承担气候变化科学传播的责任;科学共同体要确保科学的质量和透明度(特别是数据的透明和开放),等等。

总之,该报告是一份有关英国气候变化科学传播比较详实的总结,既梳理了气候变化科学传播的现状,提出了利益攸关方发挥的作用和存在的不足,又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可操作的建议。为我们开展类似的争议性话题科学传播实践和研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考文本。

 

译者

2014年9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8002-839740.html

上一篇:第六届馆校结合科学教育论坛大会报告观点摘编
下一篇:拨开抑郁的迷雾

2 曹聪 任国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2 19: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