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oming15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aoming159 最简单的行囊能走最远的路,最合适的人需要最耐心的等待~

博文

回忆我第一次参加学术会议

已有 4653 次阅读 2014-5-11 02:56 |个人分类:解我之愁|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学术交流, 上海交大, 学术会议, 华农, 3D基因组

现在正在参加由著名基因组科学家阮一骏教授组织的“3D基因组研讨会”,这次会议很特别也非常有建设性,关于这次会议的具体情况,相信科学网很快就会有相关报道,这也并不是我今天想讲的主题。关于以3D基因组为基础的基因组学远程调控给后基因组时代的数据解释带来巨大的机遇和挑战,我想在以后的博客中以学术博文的形式具体向大家介绍。

经历了半年不平凡的工作之后,重新又回到校园读博。期间,硕士两位导师在我几乎最黑暗无助的时候给予了最强有力的帮助,才又让我得到了一段相对稳定的发展期。

如今回到母校,百感交集,新朋旧友欢聚一堂,自然少不了要多喝几杯。这也是我第二次外出参加学术会议,所以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第一次外出参加学术会议的情景。

记得那是2011年11月11日(神棍节),我和我研究生最好的哥们之一磊兄,一起去上海参加 R语言大会,当时我们刚上研二,那个时候我们整个大的课题组处于刚刚起势阶段(当然两年之后的今天与那时相比已经是一日千里了),我是我导师的第一个硕士,当时我们手上除了一个20多万的青年基金,其他一无所有。我们大老板也是刚刚拿到第一笔比较大的经费——“国家杰出青年基金”。

我们上完一年级的课程,刚刚进入研二,研究生期间要做的课题也正处在思考与探索中,非常希望出去和人交流。因为以前实验室经费比较少,老师们都很节约,我们刚刚来也不好意思去报销差旅和会议费用,但我们又感觉非常迫切要出去交流,看看学科的发展趋势。

我们找了很久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会议——上海R语言大会,不需要注册费用,只要自己承担路费和住宿费,还可以开三天,同时如果你提交大会报告,主办方就资助你的路费和食宿。因为我们有一个很大的方向是做数量遗传的,R语言作为一门新兴发展的统计语言,当时正越来越受到大家的关注,我们都很希望去开这个会。

上海的房价和消费都很高,我导师又只有一个很小的基金,我自然不好开口,后来我就跟我导师商量,把之前做的一些事情整理一下投一个大会报告试试看,正好也锻炼一下自己,一举多得。

经过多次修改之后,我得到了这次资助,但是磊兄当时手上没有内容可以提交报告。当时主办方给我订的房间是标准双人间,每两个人共一间。我就跟主办方说,我另外一个同学也要过来,我们打算两个人谁一张床行不行。主办方的主席非常好,他说来的人正好是单数,有一间只住一个人就把那间安排给我们住。我们非常感激,这事情也就办妥了。后来得知他也是武汉人,我们去武汉的时候去周黑鸭买了一只金牌黑鸭和一些鸭产品送给了他。

第一天晚上到了上海我们就发现吃饭非常贵,走了一圈最后每人买了个泡面回去吃了。开会期间我可以和其他报告人一起吃饭(期间我还认识了很多R语言的开发者和我使用的教科书的作者,当时感触非常大),我那哥们几乎是每天都吃泡面+火腿肠。后来磊兄还跟我开玩笑说,明哥,等多年之后,咱们再来上海,可不能再这么磕碜了,必须得各种牛逼。

第三天的会议是下午结束的,但是酒店住宿当天就结束了,我们又要到第二天才能坐火车回家,所以那天晚上我们两没地方睡。然后我们就商量各自去找在上海的同学或者朋友,他说他有很好的朋友在同济,住一晚肯定没问题。我本科毕业实习是在上海做的,我也打算去公司找那边的朋友借宿一晚,万一不行我至少知道那边有个地方住宿相对较便宜。后来我去找他们了玩,只有几个女同事来了,以前那个玩得好的主管临时有事去张家港了,我和她们吃了饭,然后就走了。

当时想法很单纯,依据我的经验靠近学校旁边一定有比较便宜的房子的,然后我就坐地铁去了上海交大徐汇校区,希望能到周边能够找到一个合理价位的房子住一晚。结果,发现周围没有什么酒店,仅有的几个也都一看就非常贵。

后来我就去交大里面转了转,心想就在学校里面这个可以坐的地方,最好是有灯看看书一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结果我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地方,坐下来在那里看书,但是过了一会儿就开始被蚊子咬了。大概到了十一二点的时候,两个保安来找我了,问我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去。我说看书。他们又问我是哪个院的,我一时语塞,他们要看学生证,我说我不是这里的,然后跟他们讲了一下情况。那个保安非常好,很关心地对我说:小伙子,你在这里过一晚是过不了的,而且我们学校也不允许外来人员在这里面过夜,这样对你来讲也不安全。到外面去找个房子住一晚,硬是不行的话到我的保安亭里面休息一个晚上也行。

他们都这样说了,我自然不好意思去他那里,我就离开了,在周围转来转去最后看到了一家网吧,20块钱包夜,上了一会儿网,拖了几条凳子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坐火车回去了。

回去之后,我报销了一趟回去的路费,他报销了来回两趟路费,我们两一起在上海开了三天的会。借机会还游览了静安寺、人民公园、南京路、外滩、陆家嘴。

记得那一天是神棍节,我和磊兄一起去静安寺拜了佛,各自许了愿。年轻的时候一无所有,愿望很多,在这特殊的日子最希望的莫过于早日结束自己的光棍身份。他当时正处于相当不淡定,广撒网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阶段,我那个时候也正遭遇着感情危机。

这一切马上就有了变化——无法形容静安寺的菩萨是多么的灵验——回去之后一个星期磊兄就和安娜牵手了——似乎这一切冥冥中都已注定——当时我们来上海的时候磊兄借的相机就是他朋友从阿娜手上借过来的,还回去的时候,两个就一见钟情,再见就倾心了。一直到现在,感情都非常好。我经常跟他们开玩笑,到时候一定要去静安寺还愿哦。

我呢,后来也慢慢走出了那段暂时的感情危机,之后我们就更加珍惜彼此了,去年过年的时候不仅见了她的家长而且还见了其他亲戚。

也就在大概两年半之后的上个月,我也正式注册成为了上海交大的博士,住进了徐家汇校区,每天从瑞金医院回来,都要经过当时我打算读书过夜的那个桌子。

同时,这次“3D基因组大会”也是我外出参加的第二次学术会议,我从上海交大回到了华中农业大学。

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巧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7699-793240.html

上一篇:想买几瓶好一点酒过年去女朋友家送亲戚朋友,求高人指教~
下一篇:医学基因组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基因调控研究组招聘启事

4 李学宽 刘成渝 张士宏 强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6 01: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