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天平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reefloating 天平的常态是失衡,天平的理想是平衡,我摇摆着,追求...

博文

我可不可以相信一切可以更好

已有 3103 次阅读 2012-3-6 04:30 |个人分类:生命驱动|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信仰,困惑| 信仰, 困惑

 

前标题:《我可不可以相信一切可以更好-----信仰力量和信仰迷失》

 

这段时间在加拿大做访学期间,发生了一些我从来没有想过能够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女人、妻子、母亲、科研工作者和刚刚信上帝的人,忽然感到自己一会儿非常奇妙,一会儿非常恐怖,冥冥中感到了一股神奇的力量,脑子里最近不断的思考着各种矛盾,社会,科学,教育,宗教等等,时刻感受着人生巨大的成功和失败,痛苦和绝望的感觉。

 

我无法自拔。

 

所以我想躲起来,过自己平凡的生活,我觉得自己没有力量驾驭这一切,总担心会遭到周围人的反对和误解,我就想回到从前,但是我发现我不能。所以忽然间任何关于疯子,天才,风水,中医,鬼怪,神奇等等等等的事情我忽然都能相信了,因为我能感受到。

 

这些相信在我大脑中产生剧烈的振荡。我强力平衡自己内心的各种欲望,但无法实现。我苦苦追寻另外一个能相信我没有疯掉的身边的人,一个真正我确信的,相信我的,懂我的人,能坐下来听我说的人始终没有完全找到,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那些说懂我的人我都觉得是哄我的。

 

这种逼迫让我终于同时看到了信仰的力量和信仰迷失的原因。

 

这种信仰的力量就是,如果你作为球体上的一点,向往着光明的球心,你的任何一个近期目标可能是错误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的球心在哪个方向。你小范围内四面八方的每一步细小的探视,总会让你各种方向上出错,搞的你自己和周围的人非常痛苦。

 

如果你没有强大的驾驭精神的力量,你就必然会被人心的各种欲望支配,早晚偏离了轨道,再也回不来了。

 

但是人总是信心不足,就像我自己一样,虽然我觉得我的《挑战各种不信》里面没有任何特别不妥之处,但是我被自己幻想的各种恐惧控制,总担心自己的平静生活要被打破,想要把自己的各种想法藏起来。

 

幻想自己能真正积攒了足够多的证据,足够多的幸福生活,再相信,或者再选择相信。就像那个球体上可怜的点,基于自我的可怜四外探视,必然迷失了方向。

 

所以经过这好多天的反反复复,我忽然发现,在信仰问题上,来不得半点谦虚,因为你一谦虚,就会受到攻击,而你一旦出发,是没有办法再回到初始状态的。

 

所以我觉得把我最近的感受BLOG出来,不管我会不会想疯了,或者大家是不是以为我疯了。我要强迫用这种说出来的方式强迫自己的停下来。

 

因为我知道我是好的,我不丢人,谁怕谁啊,不就是个找了个信仰吗?

 

这是我唯一的方法,就是让这个社会的信与不信去平衡吧。我反正自己平衡不了,当我刚刚平衡了自己的最低要求时,总会有更多的需求出现,需要我找到更多的事情的答案。

 

我只能相信一点:如果你四处受敌的话,只能说明一点,你就是在point上。你越想躲避,就会越被攻击,你越想谦卑,就越找不到方向。

 

所以信仰就不能谦卑,谦卑就不能信仰,因为你一旦逃避,必然塌陷,假装信或者不信是一点用都没有的。

 

这样一点都不好玩。

感谢上帝这个神奇的力量,让我忽然发现了信仰的力量和信仰迷失的原因。

 

%----------

二律悖反的语言 是不可逃避的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659-544516.html

上一篇:反叛要看反叛什么
下一篇:四色问题,三位一体及二律悖反

5 齐伟 王耀 丛远新 李宇斌 haoy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6 02: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