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天平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reefloating 天平的常态是失衡,天平的理想是平衡,我摇摆着,追求...

博文

环保更需要的是羞耻,而不仅仅是愤怒

已有 5743 次阅读 2017-1-7 01:15 |个人分类:自鉴鉴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雾霾,羞耻| 雾霾, 羞耻

此文本意是希望我看到的那些关注环保和致力于解决污染问题的人们之间不要相互攻击,而能创造出坐在一起商量解决方案的氛围。

姬扬老师推荐的“生活在极限之内”更深刻:

这就是公地灾难而已
原因和措施都很清楚
但是谁也没有办法
因为这需要强有力的中央政府
需要有觉悟的广大群众
这两者都是很多人不愿意看到的
虽然憎恶的原因各有不同
[转载]《生活在极限之内》译者的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19915-937522.html

2016我对雾霾一直没有长篇大论,也没有热切的加入讨论,这不符合我从小就成长起来的环保和动保意识。只是因为我看到我的周围有那么多声音出现,每个人都在忧虑,每个人都在愤怒,我想终于大家都有了环保意识啦,那我就可以不折磨自己的情绪了。毕竟,从小看到污染环境残害动物就难受的心很想避开这些东西。所以我只需要并不认真的看,但很认真的转发就可以了,因为那些东西我从小看得太多了,无论是雾霾,还是塑料垃圾,还是水污染,基本上没有我之前没有看过的。

我甚至比以前心情还要好些,因为上帝终于让大量的人警醒了,我觉得我可以期待一种改变:当环保成为每个人心头的在乎,当环保成为我们每个人的常识,那我们就有救了,因为没有一个孩子希望自己的爸爸污染,没有一个孩子希望自己的家人浪费。我们会为污染浪费感到羞耻,那就是一种力量。

但今天我就受到了多重的挑战,让我知道我too young too naive。


(一)      环保更需要的是羞耻,而不仅仅是愤怒。

今天我也表现愤怒了,是跟小卖部的老板娘,显得我不大有修养。

原因是我去她那换电池,她的店是给小区门禁系统换电池最便利的位置,看她那里好多换下来的电池,我就随口问她,这么多电池怎么处理啊?她说就是随便一扔,我说最好把电池收集起来一起处理,否则会污染环境的。她说环境污染不差我这一个,然后当着我的面马上把电池往垃圾筐里哗啦一扔。

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你哪怕假装一下有环保意识好吧?或者辩驳一下电池现在不污染,或者就算你假装环保,但懒得做好,或者为了私利,但至少说明还是有点羞耻心啊?我生气在污染不差我一个这句话上。

于是我也愤怒了,摔门而出,说再也不来了。

然后我知道我错了,因为我本想培养她的羞耻心,但我只是激发了她的愤怒,这不是我的本意。

然后今天科学网的朋友留言又向我指出,说现在的电池可以随便扔了,不随便扔才不环保呢,这么说来我更是错了?其实这种说法我以前也是有耳闻的,但鉴于我本来就不大相信官方环保部门的结论,照这样说垃圾分类也是错的啦?

而且我自己还有一套解释污染的熵增理论,所以我还是不信电池可以随便扔,但我是可以被说服的,还请大家批评。

我觉得污染就是把不该掺和的东西掺和到一起,然后就很难分离的了,你比方说重金属是重金属,水源是水源,那就相安无事,顶多挪出块地方来,让那儿也重金属富集成矿好了,但要是散布全球的乾坤大挪移,我觉得就是污染啦,熵增啦,要想恢复洁净水源洁净土壤就非常困哪了。

就算现在的电池里没有重金属啦,咱也不知道能不能相信官方数据,但我还是想不通稀释了就不污染了的理论,按照这个结论,污染物放在一起容易造成事故,散在空气里可以降低危害,那雾霾还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啦?

羞耻和愤怒的情感是不一样的,愤怒的人往往会固执自己的看法,认为自己没有错,都是别人的错。而知羞耻的人才有动力和愿望去改变,才会反思自己,也会思考别人。

每当热点出现,到处只是愤怒的声音,我觉得不太好。

好像当今社会,老祖宗的“吾日三省吾身”不需要修啦。

每个人似乎都有权利愤怒,这不应该反思一下吗?


(二)      基督徒是很容易忏悔的,红小兵才从不认错

然后我今天看到了更大的愤怒,就是下面附的那篇《雾霾诚可怕犯贱更可怕》。

这篇文章愤怒地将某些人归结为犯贱,可能他的内心还想说的是走狗。他愤怒的源头就是那篇也被我到处转发的《我为什么没有逃回美国》。

“就算我在雾霾中毒死,我也绝不会临终忏悔。”因为“是我卑微的生活受到了雾霾的深重影响,而不是我卑微的生活制造了雾霾。”因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衣食住行正常的生存需要,生活中处处节俭,省水省电省油,却成了雾霾的源头?”因为“人人都背负起雾霾的责任,其实是给真正该负责任的主体推卸责任罢了。”句句掷地有声。

也许作者是可以愤怒,因为他真的处处节俭,他和雾霾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但我想要辩解,因为他的文章也把我那些针对雾霾的言论都包括在他犯贱的范围之内,我不喜欢。

我也说一城雾霾,众生皆有罪!是我们过度消费的商业模式造成的过度的工业发展造成了雾霾。

我还自我炫耀:五年没买牛仔服,以后也不买;五年没烫发;五年不太严格的蛋奶素;五年不穿任何皮草;从来不买首饰,也不买名牌包包;尽量少喝瓶装水,少用一次性餐具;减少购物,物尽其用;从自身做起,从孩子教育开始!我知道这很招人恨,因为我周围好多美眉,因为范湉湉肖骁都很爱包包而且还特能辩论。

我还是那种开车去健身的人,因为想节约时间,因为觉得健身房好玩,因为日光过敏,因为外面雾霾大,因为我是个热爱技术贪恋有趣的人,我不喜欢以前的日子一切都慢,也不愿意一个人待在家里独自修炼。

而且有些地方还很不想改,就像别人也不想改一样。

但我感到羞耻,我向主忏悔我的软弱。

我承受这羞耻,就会努力想办法尽量减少污染;我忏悔这软弱,就会尽量约束自己的生活。我希望所有的人都忏悔,就是希望每个人仔细思考一下自己那些放纵和自律,哪些是可以略带歉意的保留,哪些应略带骄傲的持守。

万千世界,几个人爱包包不会崩坍,所有的人爱包包就是灾难。

所以我们不能被商业绑架,也不能炫耀奢侈,也不能轻佻浪费。

我宽容地想: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有自己可以消耗的份额,这在自然界可以承受的范围,我希望自己没有超支。

我不喜欢浪费,不喜欢污染,不喜欢长流水,不喜欢剩菜剩饭,不喜欢美国人那种空调开得嘣冷,不喜欢北方那些暖气开到在家里穿吊带的风格,不喜欢每天买买一堆包装盒随手一扔觉得很酷的风气。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不喜欢,每个人都应该为这些愤怒。

基督徒是很容易忏悔的,而且还希望通过不断的努力让所有的人都承认自己有罪,都忏悔。

而红小兵是绝对不会忏悔的,他们觉得自己也是受害者,打死打伤了谁,那也是上面决策的问题,领导的错误问题,大环境的问题,甚至根本就没有问题。

红小兵的思维是不会相信,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的,他们只相信,我们的杀戮是因为你们让我们走投无路。

但我还是希望大家不是红小兵,虽然自己也受害,而是能像德国人反思自己为什么会着了希特勒的道儿一样,反思一下我们为什么容忍污染到现在,却还不允许别人鼓励节俭自律。


(三)      每个人的自我忏悔,并不会削弱进攻的力量。

因为这忏悔中也包含着对自己不作为的忏悔,所以才会有作为。

因为这忏悔中也包含着对自己不勇敢的忏悔,所以才会敢说话。

因为这忏悔中也包含着对别人不忏悔的愤怒,所以才会有力量。

我始终相信,一人有罪,众人皆有罪。

罪有大小,罪有应得。罪无大小,都需忏悔,我不相信有人洁白无瑕到可以对抗自己的反思,除非他根本就不会反思。

但我们还信心不足,我们还很软弱,求神给我们加添力量、勇气、和智慧,让我们能够对抗这糟糕的雾霾和这雾霾的一切源头。

我尊重这篇文章,我只是不希望这篇文章作为那些奢侈浪费的挡箭牌。就像他不希望《我为什么没有逃回美国》堵住批评者的嘴一样。

让所有该发声的都发声,让矛头指向雾霾的源头,而不是勤于思考的兄弟。

雾霾的源头就是人类的无限扩张的私欲!!!

雾霾诚可怕犯贱更可怕

文/辛不苦

今天被一篇文章刷屏了,叫《雾霾下我为什么没搬回美国》。

朋友圈里很多人转,各种赞——原来雾霾是我们每个人共同造成的啊,因为我们开车啊,因为我们淘宝啊,这是共业啊,从我做起啊……

因为雾霾咳嗽了一晚上的不苦君终于忍无可忍了,一边咳嗽一边用颤抖的手指敲下这片短文。

不仅是外面有雾霾,朋友圈的雾霾更厉害。

昨天的朋友圈开始还是属于正常人类的,各种追问雾霾成因,各种督促政府行动,各种哀告,各种出谋划策。

到了下午就各种完犊子,大规模删帖开始了。上午看的几个好帖子都被删了。

屁民的焦虑和呼喊,没有等到表态和承诺,却等来了大规模的删帖。

如果删帖能清除雾霾,那就删好了。

雾霾可怕,删帖可耻。但熟悉套路的人们都明白,删帖之后,新的口径将在精心呵护中闪亮登场。

比如《我为什么没有逃回美国》之类。

这个回字用的真好,进可攻退可守,在中国做客,您辛苦了。

这篇长文横看竖看终于看懂了——吃喝拉撒,出门坐车,网购叫餐,这都是在制造雾霾。

确实,活着就是罪孽。要是能够吃雾霾维持生命,那该是多么完美啊。

可是高污染汽油不是我生产的,发电厂不是我规划的,化学排污不是我干的,环保弄虚作假不是我参与的……

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衣食住行正常的生存需要,生活中处处节俭,省水省电省油,却成了雾霾的源头?

这种自甘下贱,目的很明确,你们老百姓自己拉的雾霾自己吸,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这种自甘下贱,在古代,是跪在皇权面前被打屁股,还高声大喊,打得好,奴才罪该万死,圣上英明;这种自甘下贱,在文革,是“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的革命”,“我该死我有罪,我是不齿于人类的臭狗屎”;这种自甘下贱,在今天,演变成了我是雾霾的元凶,从我做起,消灭雾霾。

过春节北京没车了,也没网购了,再有雾霾谁去死么?

呵呵,别说不开车,不网购,不吃喝,就是自杀了,还得费国家一炉火,还得烧出雾霾舍利子来。

治理雾霾国际上有历史经验,都要几十年的时间,都必须是政府深刻认清自己的责任和义务,用科学的手段一点一点改进。

人人都背负起雾霾的责任,其实是给真正该负责任的主体推卸责任罢了。

就连前京兆尹都知道这是政府责无旁贷的责任,发出了治理不好提头来见的誓言,怎么雾霾就成了“每一个人的责任”呢。

说什么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你为什么不说地震也是因为人走路走太多引发的呢?

麻蛋,雪崩是自然现象,雾霾是决策酿成的人工灾难好吗?

参与决策的那片雪花是要负责任的,可是它会删帖,也就没人可以质问了。

让批评者闭嘴的一个惯用语句是,你行你上啊。呵呵,这种大逆不道妄图篡权的话我是不会听取的。

现代社会,人民一人一票选举建立政府,就是为了经营这些需要整合资源、集中运作的、个人无能为力的事情。当然,没有选票的人类除外。

基于删帖,我深信,在我的有生之年,雾霾是不可能战胜的。(雾霾天下,天不假寿,也是没办法的事)唯一可以预见的是,油价还将因雾霾继续上涨。雾霾税也可能要隆重征收,而酝酿很久的拥堵费,也将在一个雾霾深重的冬日午后正式公布。

因为,雾霾是你们自己造成的,你们活该!

鲁迅先生说,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那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可今天,赞叹、陶醉已经不能满足一些奴隶的心理,他们还要从奴隶生活中寻出自己当奴隶姿势不对的地方来,然后忏悔,找抽,这又是什么呢?

也许是万劫不复的贱奴才吧。

这样的人群不去奴役,简直是暴殄天物。

如果呼吸不到自由的空气,那么也注定不能自由地呼吸空气,就是这个道理。

最后,我宣布我一个普通人,绝不是雾霾的元凶,我是雾霾的受害者。

是我卑微的生活受到了雾霾的深重影响,而不是我卑微的生活制造了雾霾。

就算我在雾霾中毒死,我也绝不会临终忏悔,我只会轻轻地问一声:

人民在毒雾霾中干活养活了你们,你们是不是可以为人民做点什么呢?


其实我认为解决环境问题的关键就是节制欲望,让人类对环境的污染降低到环境承受的范围。我觉得没有更好的办法。

如果不认可我的观点的人还很多,我还真懒得证明自己是对的,让大自然来证明这一点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659-1025972.html

上一篇:一城雾霾 众生皆有罪
下一篇:二零一七

28 陈永金 姬扬 尤明庆 李天成 杨正瓴 谢力 吕洪波 侯沉 吉宗祥 陈楷翰 岳雷 赵美娣 张江敏 王林平 宁利中 陈钢 李竞 彭真明 陈湘明 clp286 xlsd forumkx fumingxu biofans khzh aliala taoshl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2 18: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