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马迷图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mpenguestc 感悟人生,传承师魂 ......

博文

那些年,我与学生之间的“过结” 精选

已有 30141 次阅读 2017-3-1 10:33 |个人分类:师生杂谈|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师生关系,化解矛盾| 师生关系, 化解矛盾

文/彭真明

当今的师生关系很微妙,一旦处理不好,容易产生一些过结作为一名研究生导师,提前预知这些可能产生的“过结”,从而正确引导和激发研究生的科研兴趣和创新灵感,才能让学生心无旁骛地做好科研工作。如今,我和实验室里40余名研究生相处和谐融洽,不少学生在高水平论文发表、解决实际工程问题方面均取得了可喜的成绩。这也是本人十余年来一路跌跌撞撞摸索过来的。

触及底线,忍痛割爱

现在的年轻人,对于严格、残酷的时间管理十分反感,都希望自由自在,轻轻松松地学习、生活和成长。一位央视主持人说过一个B氏理论任何一个单位,只要到了开始强调考勤、打卡等纪律的时候,一定是它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因为一个走上坡路的单位,人人不待扬鞭自奋蹄。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理想的团队,也是管理者想追求的。实际要达到这种工作状态是很困难的。特别是年轻人,要达到这种自我约束,自我管理的境界,几乎不可能。

无规矩,不成方圆。进入实验室或课题组,还得有一些规章制度。比如,我实验室有一条规定,为了保证毕业论文的质量,研究生不得长期去公司实习。规定是规定,学生事先也知道这个规定,但正式成为实验室一员后,还是会有人去违背。

桂子本科期间曾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学生,各方面能力都很强,本科毕业设计在我的指导下完成,后推免到我实验室攻读硕士研究生。第一年修完学分后,找到我说家里经济条件不好,需要去公司实习。据我所知,目前公司或企业接纳实习生,所做的工作大部分是一些测试及流水线操作类的事务性活路。尽管实习可以让学生提前接触生产过程和企业运营模式,但这些工作并不能形成学位论文。如此一来,他的答辩很难过关,毕业成问题。我多次开导他,家里的经济困难是暂时的,但这个学生还是坚持要去。虽然我对学生的困难深有体会,但按规定他必须转导师,我只能忍痛割爱。毕业时,桂子只能利用本科毕设做的一点东西,略微深化匆匆完成硕士论文。相比之下,同届的另一位推免女生阿沐读研期间踏实认真,表现不俗。尽管阿沐本科期间成绩排名比桂子靠后,但在科研能力方面,却已远胜桂子一筹。

这件事过去了好几年,也慢慢淡忘了。直到2016届实验室毕业生找工作时,因为倾向去高薪的互联网公司,好几个同学都要求提前公司实习。有桂子的模板在先,如今我处理起来就好办多了。我告诉他们,按规定,长期不来实验室超过1个月以上者,必须放弃实验室位置,为愿意留实验室工作的学生留出空间。尽管还是有少数人为了实习而放弃科研,但因有约定在先,还是形成了在实验室里静心做科研的风气,约束了绝大多数同学去公司实习的想法。

枫子就是其中的一例,其实枫子从事的课题在他开始找工作前就已结题,任务已经顺利完成,而且这期间还发表了1SCI论文,申请了一项发明专利。落实就业单位后,他是最有理由去公司实习的。而他却一直安安心心地呆在实验室里,认真完成他最后的毕业论文。答辩中,不论从论文规范性、还是成果方面,枫子都是本届毕业生中最好的一个。

平等交流,化解矛盾

木子同学,本科期间成绩优异,后来考入我的门下。交流后,发现他是一位有想法的同学,也有读博的打算。研二选定课题后,可能所选方向较新、难度较大,加上可参考的文献也比较少,他的课题进展相对缓慢。一次技术交流中,木子冒出一句:“老师,您要我继续坚持这样做下去,除非让我作假,这研究思路是有问题的。”听了这句话,气得我直冒火。我撂下一句话:“既然这样,那随你吧。”直到毕业,我都没怎么管他了。

那些日子里,同在一个房间办公,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我明显感觉到了木子内心的不安和尴尬。还好,木子最后还是顺利毕业了。五年后的一天,木子突然给我打电话问候。闲聊中,他主动说起了在校期间发生的这件事情。他说当时太年轻了,一些做法和说法方式确实不对,一直觉得欠我一个道歉。

其实,我何尝又不是在反思自己的做法呢。当时的我认为,提出和建议的这个思路是没有问题的,而学生迟迟没有进展,一定是他的方法和能力问题。后来细想,在学生当时的知识水平、有限的文献信息以及实验室现有积累条件下,遇到困难是正常的。学生说话有点“冲”,也可能是一时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如果当时不是因为彼此太激动,而是坐下来,能够心平气和地讨论和平等交流,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

阿星,本科期间参加过一些科创竞赛活动,动手能力很强。考虑到他有前期基础,研一修完学分后,我希望他能做一些比较紧迫的工程课题,却遭到他的拒绝。因有以往的教训,我想他不愿做肯定有不愿做的理由,于是放下导师的架子,心平气和地与阿星交流,问他做这个课题有什么难处,我们可以共同解决。同时也帮他认真分析,参与这个课题的优势所在。如可以提升自己的跨平台程序设计能力,熟悉大型应用软件系统的开发、系统集成等核心技术等等。最后,他欣然接纳了这项任务,并顺利完成了工作,得到了合作方的充分肯定。期间,阿星与老魏两位同学大部分时间在合作方,进行代码编写和系统联调工作。我要求他们每周回来都要给我汇报工作进展、存在问题和下一步如何实施等情况。在这样的学习氛围下,国内一家企业用花了78年时间攻关才能达到的技术水平,我的课题组仅用2年时间就达到了同等水平。

阿星在毕业论文致谢里写到:“特别感谢我的导师,从大四进入实验室到研三的这四年中,他给了我无私的帮助和指导。不仅在科研上给予启迪,教会如何撰写合格的学术论文,还从人生大观上教导我们选择什么工作并启发人生努力的方向。在研二期间,老师让我进公司做课题,这期间受益匪浅,极大丰富了人生阅历。老师也以自身的实际经历告诉我们,年轻就要不怕折腾,这对我今后的工作和生活产生深远影响。毕业后,我们还一直保持着联系,亦师亦友,微信群里谈笑风生。

因此,科研中遇到不服从安排、或进展不顺的学生,不能粗暴训斥或放弃不管,而应该采取及时沟通、平等交流等方式。师生共同分析问题症结,提供学生科学、合理的研究思路,才能做出好的成绩。

“溶”化代沟,求同存异

导师必导“思”,这是很自然的事情。除了专业指导和科研训练,平时也会不经意地从个人经历、思想上去引导学生。然而,时代差异、年龄差异、性格差异、成长环境的不一致等,导致师生意识形态分歧依然时有发生。

目前,90后研究生已成主流,代沟的“深”度也正在加剧。敢想敢做,渴求存在感,适应能力强等,是这代人的优点。但也容易冲动,缺乏全局观念。作为导师,我曾想极力灌输自己的思想给学生,去引导他们。比如,女生最好做点算法和仿真,以后尽量去一个相对稳定的研究所或国企。可现实是,现在很多女生却去尝试做软件开发、甚至系统设计,找工作也愿意进具有挑战性的企业。因此,不同的人生经历,复制思想和人生轨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导师既要注重正面引导,也应尊重学生的个性发展。

阿勇,一个数理基础好、综合能力很强的学生。本科毕业设计就开始跟着我做一个有关地震信号处理的课题,从最初的文献阅读,模型设计到算法实现,短短半年内,他就把流程跑完了,并取得了初步的研究成果。后来,这个课题得到企业的资助,正式立项。组织课题组成员时,我第一个想到了阿勇,因为,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找他谈了好几次,尽管没有直接拒绝我,但我看得出,他内心不太愿意做这个课题,而是想从事当前很热门的机器视觉、人工智能相关的研究。我知道他的想法,机器视觉属于当今热门领域,容易找工作。针对科研与找工作之间的关系问题,我多次引导和解释,研究生期间参与课题仅仅是科研能力训练和提升的平台,科研过程很重要,找工作与具体做什么课题关系不大。另外,我还听说,他一直在兼职做家教。因为这事,我还暗示过,家里经济上有暂时的困难,我可以从助研费上给予适当倾斜和补贴。但是,这些开导和说教并没有改变他内心的固有想法。作为90后的男生,生活上想通过自身努力改变现状,科研上追求兴趣和热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于是,研一结束课程学习后,就开始让他接触关于机器视觉的课题。由于有些课题,是处于预先研究阶段,还没有正式立项。但这个工作又不能少,哪怕后期能否立项。因此,在进入实验室后,前前后后他参与了多个关于机器视觉的课题,包括2个红外图像处理方向的课题、2个工件表面裂纹检测课题及1个电力仪表的自动读数算法设计及模块研制课题。每个课题他都尽心尽力,认真钻研,从不马虎。特别是关于电力仪表智能读数课题,他与实验室另一个女生阿娟密切配合,课题做的非常成功。另外,每次的实验室汇报,我对PPT的要求很严格,比如背景配色,字体大小,图片布放整齐等。阿勇却不太注意这些“面子”工作,这是我不满意的。但是,从提出问题到一步步解决关键问题,阿勇每次以一种启发、讨论式展开他的汇报,这种独到的讲解方式,确实令在座的老师和同学称赞不已,听了都有收获。从最开始不愿意接纳老师的课题安排,到研三成为实验室2个“科研突出贡献奖”获得者之一,这正是老师尊重学生科研兴趣、个性发展的成功例子之一。

实验室每年举行1次年终总结会,都会隆重表扬和奖励一批工程能力强、论文写得好、PPT演讲水平高、刻苦钻研精神、热心公益等各类优秀学生允许学生的个性化、多样化发展,肯定他们在不同方面所取得的成绩。

通过多年的研究生培养实践,实验室逐渐摸索和形成了因材施教、求同存异的良好科研训练氛围和培养模式。

本文为《大学生》杂志社曹晓晨编辑约稿,与她多次讨论和反复修改,形成此文,并刊登于该刊2017年4月第4期(总第268期),pp.90-91。再次感谢曹编辑!


本博客内容与“老马迷图”个人微信公众号同步发布。欢迎关注!


扫一扫,可关注“老马迷图”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5437-1036804.html

上一篇:研究生复试前如何联系导师
下一篇:傅里叶变换的波形分辨率与频率分辨率

71 张海权 胡荣桂 吴斌 何卓铭 武夷山 王德华 李曙 叶建军 陈鑫 高建国 陈儒军 李颖业 李本先 周健 马臻 林志远 赵斌 张江敏 韩晓阳 王振亭 陈敬朴 曹俊兴 叶春浓 张晓良 赵序茅 彭传明 李东风 刘全慧 郭战胜 毛秀光 徐令予 邵鹏 岳建军 苏德辰 郑俊 肖慈珣 梅卫平 王少凯 邹桂萍 彭渤 梅钢 皮江 张能立 王安良 许方杰 黄健 李冰 武永军 王庆 徐树良 李建国 余海涛 陈佐龙 曾体贤 王凯 曹建军 黄永义 王启云 蒋永华 王林平 李健 唐小卿 迟延崑 dulizhi95 F995 ericmapes xlsd zouzoukankan ly6617 cyllcz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8 14: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