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与法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xuxia126

博文

武汉疫情记录

已有 3239 次阅读 2020-1-27 10:4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大年三十晚上,吃完饭就坐在电视机前,一边刷手机,一边看电视。

       电视节目没有特别吸引人的节目。有不少流量人气小生的节目。很多表演的人,都不熟悉。说明这个节目离我这个年纪的人越来越远。平时不太关注,也不知道他们是谁。

         拜年的微信消息和短信消息不断发来。无论是专门问候的还是群发的,我都一一回复了。艰难的时候,些许的关心都让人感动。

         儿子的年夜饭是一个外面,三菜一汤,他没有亏待自己。我也就放心了。反倒是他不放心我们。一再叮嘱不要出门。

       大年初一。小雨。一天没有出门。按照往年惯例是应该去山上走走的。地面湿滑,就不出门了。老实在家里待着。也没有去老师家拜年。响应号召,窝在家里不动。

        从武汉回乡的几个亲人,也都各自待在家里,每日定时向村医报告体温。

       学校已经将几个校门封闭,禁止车辆和行人出入,只留两个门,也需要检查才能出入。武汉市也发布消息,禁止主城区车辆行驶。反正我们也不出去,关系不大。

      初一晚上六点多一点,同事张老师打来电话,我本以为是拜年问候,没想到她第一句话就说:“刘老师,我现在在医院,可能是中招了!”

       我心里一紧,眼泪都要出来了。这个关键时刻,也许官方通报的数字背后,对应的也是各个家庭的灾难,可没有亲近的人,难以切身体会灾难到来的痛苦。但当自己熟悉的人中招后,那种打击,是巨大的,甚至是致命的。

        但我很快冷静下来,询问她具体情况。她已经感冒咳嗽一周多,因为担心交叉感染,一直在在家里扛着,吃药喝水。可实在是扛不住了,才到医院确诊一下。目前已经化验,CT做好,确实是肺部严重炎症。是否SARI,还需要进一步确诊。我劝她:你没有接触过病例,之前也没有去过医院,也没有乘坐公共交通,平时只在家和学校,不太可能感染这个病。我也告诉她学院退休的李老师开始也是疑似,最后确诊是普通肺炎。她也很可能是普通肺炎。病提醒她在医院等候结果要注意安全。口罩不能拿下。如果需要住院,也尽量不要家人去照顾。她有两个孩子,一个还小着呢。也需要父母照顾。

        等晚上九点传来张老师的确诊消息,是普通病毒肺炎感染。自己居家隔离治疗即可。让人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

        初二,阴,小雨。一直下雨。武汉的天气似乎在配合病毒施虐。憋了两天,实在是要出去走走。就上了狮子山绿道。戴着口罩,路上没有遇到几个人。绿道上遇到原学校书记,他没有戴口罩在山上慢跑。互道新年好告别。沿湖路上遇到儿子的小学同学一家,打个招呼各自继续走自己的路。走到梅园,梅花大部分还只是花苞,只是靠近大活的几株梅花,开了三分之一。拍了几张照片。往年这个时候,很多留校过年的人都会到梅园赏梅,络绎不绝。甚至也不乏校外的人。看今年的情况,不知道等梅花盛开时,校园是否解禁。

        在老家的人汇报消息,为了不让走亲戚,各村都在在路口堆了土或者用大车停那里,阻挡车辆通过。湖北回乡的几户人家都被告知待在家里不要出门,每天报告体温。

       去河南探亲的老乡已经从河南赶回学校了。网络上已经开始传一些地方的宾馆开始歧视湖北人,让他们退房离开。

        群里的同学报告说,当地加油站不给武汉车加油,当地也只能每次加100块钱的油了。一个在湖北乡镇当镇长的学生说,她已经取消假期,天天在单位加班防控疫情。而很多学生,担心不能按时开学。一些高校公告会延迟开学,但具体何时开学,还难以确定。

       湖北省的新闻发布会,又出了低级错误,领导一再弄错口罩的数字,没有按照正确的方式戴口罩。我怀疑他们也因为高度紧张而几近崩溃。

       疫情发展迅速。网络信息传播的快速,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的人徒增紧张和恐慌。而在一线工作的医生和其他工作人员,也增加了压力和风险。心理干预,不仅病患们需要,医护人员需要,甚至那些处于指挥岗位的官员也需要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1287-1215757.html

上一篇:除夕,我在武汉挺好的
下一篇:遥送一枝梅

23 郑永军 武夷山 王善勇 刘钢 吕秀齐 王大元 戎可 刘洋 尉石 张晓良 蒋永华 周忠浩 吕喆 宁利中 代恒伟 朱晓刚 王启云 徐长庆 韦四江 刘立 王亚非 张叔勇 朱志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0 19: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