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法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xuxia126

博文

除夕,我在武汉挺好的

已有 3386 次阅读 2020-1-24 16:0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因为SARI的流行,昨天上午十点,武汉封城了。

      远方的学生,亲人,朋友,纷纷通过微信,短信,电话发来问候,关心我们的情况。说实话,我对于疫情的很多信息也是来自网络,尤其是来自朋友圈,微信群。

       下面是个流水账,记录一下这个特殊的春节的非常感受。

     2019年 1月15日,小雪。一大早起床开车回老家。武汉下雨,出武汉开始下雪,进孝感境内雪飘舞,路旁的田野一片白色。车速在80码左右。出湖北境内雪停。中午在驻马店吃饭。见了大妹妹及妹夫,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及他的朋友。我们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从武汉回家有多么危险,或者会给别人带来什么风险。吃饭时也没有谈及肺炎。平时就在学校,也是学校和家里两点来回,没有机会接触可能感染的人。元旦听说这个病的消息,官方说“未发现人传人”,“有限人传人”,就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午饭后又去了妹妹家坐了一会才离开。

      下午到妈妈家。爸爸妈妈在家。已经准备好了好多蔬菜,粉丝。妈妈还专门蒸了馒头,她说蒸的不好,因为被箅子压了。坐了一会就和爸爸妈妈一起又去了二叔家。时间紧迫。没空闲唠。见了二婶,堂弟和弟媳,以及堂妹的两个孩子,打个招呼,问候几句,就去住在一个村的姨妈家,见了姨妈和表弟。姨妈在摘青菜,妈妈看见姨妈锅里的剩的半锅面条,又狠狠地批评了姨妈,不该一次做那么多,总吃剩饭剩菜。

       傍晚和爸爸妈妈一起去了县人民医院,去住院部看望了刚做完手术的大嫂和陪护的大哥。医院停车位紧张,把车停在附近居民区地下停车场。十块一次。进去就交钱,无论时间长短。和大嫂同病房还有2个住院病人。给大嫂做手术的张医生是我高中同学的爱人,刚好遇到他查房,被撞见回家,于是又约了高中同学一家晚上一起参加家宴。

       晚上在新世纪酒店预定了一桌,打算宴请大姑妈一家五口,妹妹家一家三口,同学家三口,我的爸爸妈妈等家人。参加聚餐的共十六人。酒店菜单不好点,开始已经提供年饭套餐了。就点了个七百多块的套餐,24个菜,三个主食。很实惠。时间紧迫,来不及和在县城的同学朋友见面,只和至亲家人和好友一起聚聚。最后还是高中同学买了单。

       晚上宿鹏宇国际酒店,每次回来多住这里。没有普通套房,只剩豪华套房,五百多一个房间。现在据说是武汉回乡人员的隔离酒店。老家也下着雪,绿植的叶面上一片白色。路面湿滑。还不那么冷。

       1月16日。阴雨。上午先去了县城的大姑家,大姑说没在她家吃早餐,就非要带走一兜子馒头和油条,是大姑专门去买的,好吃的很。不想带,但盛情难却。真是吃不了兜着走。然后又去了乡下的二姑家。商南高速从她家村东头过。12月31日已经通车了。二姑家新盖的房子,还不错。院子比较大,可以种菜。见了小表弟媳和她的孩子。几个表弟都还在外面打工未归。

       中午回妈妈家吃饭,做了肉丝面。二嫂做的。很好吃,吃了一碗半。见了二嫂和俩侄孙女。妹妹一家三口也来了。装车。大哥大嫂给他女儿媳妇带的食用油和粉丝,妈妈爸爸种的萝卜白菜,生菜,胡萝卜,还有爸爸种的一直放在地下室存的佛手瓜。大葱一捆。后备箱回来是满的,回去还是满的。回来送酒肉茶叶,回去带吃的。

       午饭后驱车去平舆县,看望在堂姐家的大妈。见到了大妈,堂姐和堂姐夫,家里有两个孩子。堂姐家的儿子儿媳在外地打工,尚未回乡。看完大妈,又去邻村看了老公的二姑妈。二姑妈83岁,在家给二表弟看家。和姑妈约好第二天带她一起去平舆县城。

       晚上赶回婆家,在邻村妹妹家吃了晚饭。见了二妹妹,三妹妹,二妹夫,外甥的俩女儿。小外甥。大外甥和他媳妇还没有放假。小外甥学校放假在家帮家人带孩子。趁他们吃饭,又去了村里的朋友家。是老公的发小,女儿一直跟着我们在武汉,周末基本上回我家里吃饭,像家人一样。嫂子在家里带孩子,他孙子才七个月,又把俩外甥从天津带回来。我去他家时,嫂子正给婴儿换尿布。他们从新疆乌鲁木齐回老家过年,也不太适应农村的阴冷,还好房间开着空调。又赶上5岁的小外甥急性胃肠炎,上吐下泻,可怜的孩子。儿子儿媳虽然也在家,但几个孩子好像一直是嫂子在管,弄好这个弄那个。我坐一会,赶紧回去,不添乱了。

       当天晚上宿在自己家。3年前在老家做的房子,每年可以住三个晚上。老房子坍塌了二十年,一直在那里空着,被邻居们当作垃圾堆,每次走过都难过。那是老公和他的弟弟妹妹出生长大的的地方。终于下定决心做房子,是二妹夫操心全程操办的。新房子因为长期无人住,开灯没电,还以为没交电费被停电了。后来问妹夫才知道是被切断了电闸。推上,电来。农村用的也是自来水,但由于没有加压,楼上没有水。只好用水桶提水到二楼。新房子没有装空调,也没暖气。还好没有冷的受不了。和三妹妹一起在客厅准备第二天的烧纸。

       1月17日,阴。上午九点多,去给婆婆公公大伯上坟。路上遇到村里的人,打着招呼。其实多数人我不认识。妹妹们认得,就一一介绍着。遇到男的,就递根烟。由于刚下过雪,雪化了,地里的露水很大,也很泥泞。不过村里都是水泥路,不下地也不会弄脏衣服。麦地里很泥泞,深一脚浅一脚。用塑料袋包鞋子,减少泥泞。祭祀用的刀头(猪肉)很贵了。三十多一斤。不过用完人还是可以吃的。外甥孙女人小不知道礼仪,趁我不注意,拽了一小块肉吃,我赶紧要她吐出来。肉只是稍微煮了一下,并不是很熟。也不能吃,过年的东西,祭祀的东西,小孩子是不能偷吃的。

       烧了纸,放了鞭炮,磕了头。留下几张纸(规矩),带篮子回家。房子的意义,就是烧完纸,纸篮子一定要带回自己的家里。不能拿着祭祀的篮子走人家的宅院,进人家的门。即使是近亲,没有征得许可,也是不能进门的。所以农村人一定要生男孩,就是为了有人祭祀先人。生女孩的人家,如果没有堂兄弟,回娘家祭祀父母祖先,都没有地方放纸篮子。所以这样的家往往被人瞧不起,叫做绝户头。

       放好篮子,回二妹妹家。二妹夫四点起床去买的新鲜豆腐,要分给我们一半。一个豆腐,有五十斤左右。这家的豆腐好吃,去的晚抢不到。越近年关,豆腐越好卖。很多人从外面打工回来,想念的也是这口吃惯了的味道。刚做好的热豆腐,用辣椒汁一浇,就可以吃。越吃越香。

        又拿了二妹妹蒸的馒头。还是非要给。装好车,上路。平舆二姑妈家附近,大表哥开车送姑妈到路口,坐上我们的车去平舆县城。

        三妹妹临时居住的地方是一个旧厂房。先去了她们住的地方。放下了送她们的酒,水果。然后去二姑妈的小儿子订的饭店去吃饭。三妹夫在菜市场卖卤肉,没有去吃饭。也没有见到他。只在车上远远地望见他的背影。他们三个孩子都在上大学,最是艰苦。过年三个孩子分别三个地方。一个在武汉学校做试验,跟我们一起过年,一个在孝感猪场实习,一个在帮爸爸卖肉看摊。小表弟和弟妹等在酒店,还是让我点菜。弟妹每次都说我点的菜最好吃。我只好继续点。他们会说话,我也难负盛情。三妹妹专门去买了卤好到底牛肉送给我们,表弟送了我们当地的芝麻油和芝麻酱,都是满满的情意。二姑妈在表弟家住几天,过年前回去。据说二表弟今年过年回家,姑妈没理由不和他一起过个年。

        吃过午饭就直接从平舆上高速回武汉。一路顺利。雨停。

    1月18日,阴。买了几张音乐厅的票,约了几个好友一起去琴台音乐厅看音乐会。音乐会很精彩,上座率很高。戴口罩的人有,但是很少。第一次现场感受了管风琴的音色。还买了1月29日下午的新春音乐会票。当时怎么也没有想到疫情会这么严重。如果能提前预知,也许就不会冒险去人多的地方了。

    1月19日。多云。上午去了侄女家。侄女婿父亲酒后独居,我们回老家那天猝死。他们刚刚办完丧事回汉。按照天门风俗,他们在守孝期间不能去别人家串门。要守完35天,即五七(期)。约好三十在他家吃年饭。侄女纠结是否送女儿回老家。晚上和老乡一起去接从美国回来的媳妇。她儿媳妇已经怀孕8个月,因为工作签证到期,需要换探亲身份再去美国生产。儿媳妇是高中同学的女儿,一直在华农读书本科,硕士;博士,美国读的的博士后。两家家长均为我好友。孩子们也算是看着长大的。去机场第一次走了杨泗港大桥,三环,硚孝高速,结果下高速去机场因为走错了ETC通道,只能开回市内调头再上机场高速。不知道咋设计的。美国来的航班提前半小时到达,还好没有耽误接到人。

     1月20日。多云。侄孙女(土豆和豆芽)和侄媳妇一起乘坐从广州开来的专车回老家了。武汉疫情更加严重。网上各种消息。各地亲友学生纷纷关切慰问。我们去花市买花,买花的人很多,多数没有戴口罩。我坚持戴了口罩。花价平稳,和往年差不多。去武商量贩买东西,戴口罩的也不多。不少孩子陪家长一起来逛超市。收拾房屋,准备过年。下午接高中同学,她和孩子从河南坐高铁来,出租车将他们放在校门口了。晚上陪他们在老乡家里吃饭。老公参加聚会了。下午儿子接到消息,说我所在学院一位退休教师(80岁)去协和医院看病住院,疑似SARI。儿子担心。该老师刚好因血压高怀疑中风,去14名医生感染的科室诊疗。校园同事群开始紧张起来了。老家传来的消息,也开始登记并每天为返乡武汉人员测量体温。说被嫌弃也不为过。大家都自觉在家里隔离。在亲友群敬告亲人们一定要远离人群并出门戴口罩。

       深夜,老乡和总打电话问是否离开武汉。我们坚定地认为校园还是安全的。不想离开。

    1月21日。聚餐取消。山上转转,没几个人,很安静。菜场,超市,还算正常。

      1月22日。本来儿子夜晚到达武汉。武汉疫情确实紧张。确定不让儿子回家过年了。他的车票退了。他第一次一个人在外过年。我们也要体验一个没有儿子陪伴的春节。

      1月23日。阴雨。一早晨起来,朋友圈都在疯传武汉封城的消息。侄女妈妈问我们是否10点前离开武汉。我们说不离开。十点封城,逃离的人应该很多。同学的老公本来打算开车过来接她和孩子回家过年,这样也来不成了。她只能在武汉过年了。五十年一遇的景象。也是难得体验。有一老乡打算回河南探亲,按计划出城,赶在十点前上了高速,一路顺利奔河南。同事群里建议去加油。因为封城意味着市内交通除私家车外,公交只剩出租车和网约车了。去加油。学校周边的几个加油站已经排了长队。我跑到8公里外的一个加油站加满了油。虽然也去不了哪里,但不加满油似乎不太安心。

       白菜萝卜开始涨价了。侄女三十块买了一棵大白菜。中百的蔬菜被抢购一空。

      请老乡家人来吃饭。准备了一下午。有鱼,有肉,有海鲜。还有从老家带来的咸菜。喝了霸王醉。70°的白酒,据说病毒怕酒精,70°的白酒喝到肚子里能杀死病毒吗?

      1月24日。高中班主任魏老师和家人吃饭时聊起武汉,想起我在这里,打电话问候。高中同学视频关心问候。表弟关心问候。妹妹关心问候。剁饺子馅。和面。贴春联。把公公婆婆的遗像放在厅堂。插好菊花。

    本打算出门山上走走。下雨,返回。

      儿子说,很明显原来的流行病学判断错误,能待家里就不要出门了!湖北省的学校幼儿园延迟开学,具体日期待定。大学是否延迟。不知。

      琴台音乐厅演出取消。退票会在以后办理。

      中午和侄女家的聚会也取消了。


       注定,今年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春节。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1287-1215455.html

上一篇: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下一篇:武汉疫情记录

17 武夷山 朱晓刚 郑永军 张叔勇 周忠浩 张晓良 陈绥阳 刘洋 冯大诚 刘钢 王启云 姚远 蔡宁 汪晓军 尉剑俊 王安良 耿爱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8 02: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