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学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余孟孟的博客 关注生命成长,传播人间知识,启迪教育智慧。

博文

阅读,遇见更好的“我” 精选

已有 2842 次阅读 2019-4-22 13:10 |个人分类:思孟读书|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读书日


文/余孟孟


人为什么要阅读?

法国著名作家福楼拜说:“阅读为了活着。”

关于阅读,还有很多美好的说法。比如,“腹有诗书气自华”;“打开书就是出发,合上书就是抵达”;“百战归来再读书”;“每本好书都是燃灯者”;“雪夜闭门读禁书”……

阅读的历史有多久,人们谈论阅读、赞美阅读的历史几乎就有多久。那么,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谈论阅读?

因为,我们的阅读还在继续,我们依然需要从阅读中吸取营养。

 

可能生活:阅读带来的丰富性

网上流传一句话,叫“读书,是门槛最低的高贵举动。”且不说,阅读这种行为是否高贵,只要我们回归到生活世界本身,就可以发现阅读给生活带来的色彩和丰富性。

曹文轩在一篇文章中写道:“阅读的生活与人生,草长莺飞,繁花似锦;不阅读的生活与人生,则是一望无际的、令人窒息的荒凉和寂寥。”阅读对生活的确具有“催化”的作用,不需要付出太多,一本好书,一杯清茶,一个安静的角落,就能让平淡单调的生活升起五色彩虹。

在理论意义上,人们的生活是可以极为丰富的,但是在社会意义上,所有人的生活都只能是一种可能生活,只不过越优秀的人在现实生活上拥有的可能性越多而已。赵汀阳在《论可能生活》一书中说:“一个社会所能够提供的‘可能生活’总是远远少于生活这个概念在理论上所蕴涵的可能生活。”那么,如何让自己的可能生活变得更丰富,体验到的可能性更多呢?毫无疑问,阅读是最佳的路径。

以阅读为“隧道”,我们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去感受无数种可能生活带来的丰富生命体验。阅读《红楼梦》,我们可以体验到封建贵族生活中的人情世故;阅读《白鹿原》,我们可以体验到二十世纪关中地区普通民众生活中的爱恨情仇;阅读《额尔古纳河右岸》,我们可以体验到东北鄂温克族人生活中的顽强抗争;阅读《追风筝的人》,我们可以体验到20世纪下半叶阿富汗人的少年生活;阅读《天龙八部》,我们可以体验到武侠世界中的风花雪月和刀光剑影……

阅读一本书,就意味着经历了一种可能生活。阅读一百本书,就意味着经历了一百种可能生活。很显然,阅读在丰富我们生活体验的同时,实际上也在拉长我们生命的长度。

其实,可以做一个有趣的算数:如果把我们深刻阅读的书中的时间跨度进行叠加,就可以得出一个属于自己的较长的精神寿命。例如,你透彻地读了《史记》《白鹿原》和《陈寅恪的最后20年》,那精神寿命的算法就是:3000年(《史记》)+70年(《白鹿原》)+20年(《陈寅恪的最后20年》)=3090年。那么,你目前的精神寿命就是约3090年。如果你的阅读在继续,那么你的精神寿命就一直在增加。但是,不同人的精神寿命之间并不具有可比性。你认真读了一本《人类简史》,可以说自己的精神寿命和人类历史相等;而有人认真读了一本《万历十五年》,也可以说自己的精神寿命只增加了一年。

这只是一个关于阅读的游戏,最重要的还是要从阅读中真正获得心灵的滋养。

 

以书为药:阅读是一种疗愈

以书为药,把自己的书店命名为“水上文学药房”,这是《小小巴黎书店》一书中主人公佩尔杜的杰作。

说起原因,佩尔杜说:“我想治疗那些不被人认为是病痛,也永远不会被医生诊断出的困扰。”他开出的药方就是一部针对这种困扰的书。因为他有一种“超感知”的天赋,可以凭借自己的耳朵、眼睛和直觉,通过一次谈话就能辨别出每一个灵魂中的缺失,知道是什么在烦扰、压迫着他,然后推荐适合的书让他读,以此疗愈。佩尔杜这个书店老板就成为了一名“文学药剂师”。

我们可以看看他开出的“药方”: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适用语言枯竭者和重度恋爱拖延症患者;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情人》,有助于冷眼看待自己的生活;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有助于克服成年人的烦恼,重新发掘内心的童真。等等。

有趣的是,《小小巴黎书店》这本书的封底,还发布了一个“‘门诊’公告”,内容是:“为满足广大‘患者’需求,特邀‘文学药剂师’,于即日起扪心问诊、对症下药”。然后列举了一长串著名作家的名字,包括北岛、蒋方舟、韩松落等,这些“文学药剂师”针对不同的“病症”都开出了相应的“药方”,非常有意思。

阅读一部好书,的确有心灵疗愈的功效。当我们因为和上一代关系紧张而烦闷时,读一读龙应台的《天长地久》,可能就会让我们舒缓下来;当我们面对一位亲人突如其来的重病而手足无措时,读一读凌志军的《重生手记》,可能就会让我们冷静下来;当我们常常为自己莫名的自卑和退缩而担忧时,读一读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可能就会让我们重拾人生的信心;当我们因为夫妻关系紧张而萎靡不振时,读一读李中莹的《爱上双人舞》,可能就会让我们重获爱的滋润;当我们在为现实和理想之间的抉择而纠结时,读一读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可能就会我们更加看清自己;当我们因为自己敏感的性格而总觉得心灵受伤时,读一读渡边淳一的《钝感力》,可能就会让我们的心灵变得坚韧;当我们对教学失去兴趣,自我放弃,出现职业倦怠时,读一读帕克·帕尔默的《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可能会让我们重新点燃教学的激情……

人们在生活的道路上,总能遇到各种各样心灵和情绪的困扰与“疾病”,那就阅读吧!选一本好书,找一处静地,读下去,疗愈自然就发生了。

 

500本书现象”:不要忽视家庭藏书

一个家庭的藏书量,对这个家庭孩子的受教育水平有重要影响。

美国内华达大学有一个学术团队曾对全球27个国家的73000人的阅读及教育成就做了一次调研。其中,中国的数据显示,家庭有藏书500本的孩子比起家中没有藏书的孩子,平均多受 6.6年的教育,即多出一个本科+硕士研究生的受教育时间。如果排除父母受教育程度、职业状况以及其他家庭背景条件的影响,成长在有藏书500本的家庭里,会使一个孩子比起成长在没有藏书的类似家庭里平均多受3.2年的教育。调研结果还发现了一个“500本书现象”,就是当一个家庭的藏书达到500本左右时,父母教育水平即使相差很大,孩子的受教育水平差异也不大。所以,甚至可以说,拥有500本藏书就是一个家庭形成具有教育效力的“文化素养”保证底线。我们且不管这项调研的结果和“500本书现象”有大多的科学性,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家庭藏书量是一个家庭文化氛围最集中的体现。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没有藏书或藏书很少的家庭能培养出热爱阅读的孩子。

家庭藏书量还与未来的经济收入水平有关。意大利帕杜瓦大学的经济学家在欧洲9个国家里对6000人进行了问卷调查,他们都出生在20世纪中期。受访者按照其原生家庭的藏书量被分为三组。分别是:藏书仅有几十本的,藏书量超过100本的,以及家里有两组以上书柜的。研究结果显示,来自藏书较少家庭的那些孩子成年后的工资收入仅上涨了5%,而且这个涨幅还有赖于从学校毕业之后获得的继续教育;但家庭藏书丰富的对照组的工资收入涨幅达21%。就是说,家庭一直保有较多藏书的那部分人通常有更大可能获得高收入的工作,与童年时阅读贫乏的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家庭藏书与儿童成长之间的关系,也进入了教育家的视野。苏霍姆林斯基在《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的第98条“课堂教学与课外阅读”中说,“我们学校的每一个学生,到小学毕业时拥有200250本个人藏书,个别学生有400500本书。我们特别关心的一件事,就是要让那些在家庭中由于各种原因而造成没有书籍就会感到精神生活很贫乏的环境的儿童,以及那些在学习上遇到严重困难的儿童,一定要拥有丰富的个人藏书。”

苏霍姆林斯基其实提出了一个更高、更具教育意义的问题,那就是父母和老师帮助孩子建构个人藏书。这里隐含着一个前提,即引导孩子爱上阅读,支持孩子的购书计划。

虽然父母有阅读喜好和习惯,比单纯拥有家庭藏书量更有利于孩子爱上阅读,但是丰富的家庭藏书形成的书香气息本身就有利于孩子亲近阅读。

那么,你有多少本家庭藏书呢?正好500本左右?1000本以上?还是不足100本,甚至在10本以下?

如果你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孩子,他或她有多少个人藏书?是否达到苏霍姆林斯基说的小学毕业有200本以上藏书?

如果你是一名老师,你了解过班里孩子的个人藏书或家庭藏书的情况吗?你是否也可以做一个调研,看看学习成绩和家庭藏书之间是否也存在一种关系?

 

“寸铁”在手: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本书

人们常说,“书到用时方恨少。”在出版业蓬勃发展的今天,我们常常感叹,“书到读时方恨多”。选书、挑书,常常很折磨人。各种推荐书单,各种书籍排行榜,让很多人无所适从。有的人去书店买书,越看越迷惑不知道买哪本;有的人出差或旅行前,总是在书架前站许久,纠结要带哪本书同行。

书太多或太少,都会造成人阅读方面的心理不适和营养不良,那就需要找到一本自己特别喜欢的书,能给自己的人生带来启发和具有唤醒力量的书,这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书。很多人都曾谈到这种书,只是可能使用的概念有所不同。

叶开在《写作课》一书中提出了深阅读的三个步骤,即“一本书,一位作家,一个时代”。所谓“一本书”,就是自己最喜欢的那本书,叶开称之为“人生中命中注定的那本书”,它可能是《红楼梦》,可能是《红与黑》,可能是《哈利·波特》,可能是《三体》,不管它是哪一部书,如果它真是你命中注定的那本书,它会影响你的一生,给你一生源源不断的滋养。

青少年儿童也应该在自己的年龄阶段,找到一本属于自己的书。关于这一点,苏霍姆林斯基也有明确的教导,他说,“我们力求使每一个少年、每一个青年都找到一本他‘自己的书’,这本书应当在他的心灵里留下终生不可磨灭的痕迹……阅读这样的书是一种自我总结,是自我教育的开端,是面对自己良心的自白。”

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本书后,就要把它读熟、读透,对它的内容了如指掌,甚至阅读其他书籍也以它为核心和线索。南宋时期,禅宗名师大慧宗杲,看见有人在练武,他一会儿刀枪剑戟,一会斧钺钩叉,一会又鞭锏锤抓,练得虎虎生风,十分精彩。宗杲说:“一看便知不是杀人手段。我有寸铁,便可杀人。”朱熹把这个故事讲给学生们,用来指导学生读书,就是告诫学生读书不要贪多,而要在属于自己的书上下大力气,把它炼成手中的“寸铁”。

有的中学生就把这样的书炼成了“手中寸铁”。上海语文教育名师余党绪有一个学生特别爱读《水浒传》,对《水浒传》中的人物和情节了如指掌,写什么文章都能往上套用《水浒传》的内容,最后高考写出了满分作文。

不管是在校学生,还是参加工作的成年人,都需要找到那本“属于自己”的书。那么,请问:你已经找到那本“属于自己”的书了吗?你对它的内容是否做到了如指掌?

如果你是一名老师,你是否找到了那本“属于自己”的教育名著?是杜威的《民主主义与教育》,是卢梭的《爱弥儿》,还是蒙台梭利的《童年的秘密》?或者是其他。

阅读,带来丰富的可能生活;阅读,疗愈我们的心灵;阅读,有利于未来的经济收入;阅读,让我们锻造出手中“寸铁”。总之,阅读,让我们不断遇到更好的自己!

 

 




读书荐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2121-1174842.html

上一篇:余孟孟:读书到底像什么?
下一篇:你和书有场“命中注定”的约会

18 武夷山 强涛 王庆浩 吴斌 赵克勤 毛宏 李由 王安良 杨金波 晏成和 曹俊兴 王从彦 罗春元 郑永军 左小超 王俊杰 黄永义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5 10: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