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jianguo531 聊聊感触、搞点学术、发发牢骚

博文

好山好水好寂寞 精选

已有 2558 次阅读 2017-7-27 17:17 |个人分类:观点点评|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术 访学

刚来英国的时候,与合作导师一起乘车的时候,他无意中的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因为对英国田园式的环境与生活很是好奇,所以一路上感慨连连。他半开玩笑的跟我说,国外是好山好水好寂寞啊。一下惊到了我,出国了,对于国外的一切不能说激情四射,但也不至于那么“寂寞”吧。不过我真的没有感觉到,即便是我腰酸卧床一个月也没有这个感觉。因为那时候从国内带过来的事情有一万件,真是一万件太多,只争朝夕才对。自己觉得应该好好利用出国这一年的时间,好好总结,撰写论文,总结工作两年来堆积的种种。还好,合作导师没有要我参与到他的项目当中,但是我们已经计划好,双方各取所长,在一年内合作一篇大作,这也是我后面就要开始展开的工作。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求我的研究生做研究要坚持,连续,不同意他去客座的主要原因。希望他能踏踏实实做完自己应该做的科研,不要受到周边环境的影响。这让我想起每个皇帝传位时,都有一句“深肖朕躬”,估计每个老师培养自己的学生都有这样的想法,虽然比喻不恰当,但其实是一个道理。这里也要感谢张海霞老师,用亲身经历给予我的诚恳意见。

好山烧水好寂寞。是啊,最近在学校和华人,在住处与房东都会听到这句话。昨天,吃完晚饭和房东一起出去散步。房东在这住了17年,现在知道的小路还不如我一个在这跑了两个月步的访问学者,平时得多寂寞。有时候聊天,我也会不时的拿这个打趣,房东是个活泼的“老头”。还是打引号为好,要不然他看到了真的会生气。不过,他的心态确实是真的非常好。

1)好山好水

英国没什么名山大川,更不会有天涯海角。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孤悬海外的海岛。英国的山水和国内比起来,只能叫丘陵与河流。山不高,古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英国不是靠神仙,也不是龙,英国靠的是传说和名人,其实都一样。抛开这些所谓的美景,其实在英国,在我看来美景无处不在,到处都是美丽的花园。就像房东所说,英国的灵魂在乡间。昨天的散步,随手拍了一下周边的一些景色。理解不了灵魂,但是我知道美。

生态养鸡

自助式的卖鸡蛋

豪宅的灵魂在树后面

向我们打招呼的马

                                 草地打理的没的说

2)好寂寞

在我看来寂寞有三种理解。第一,寂寞可以理解为安静。安静的让你不敢大声说话,安静的躺在草地里幸福的睡着,安静得让马儿看到你都激动的抬起前腿要和你交朋友。我们在散步过程中,走了有3-4 miles吧,一路上没有碰到一个人,都是我们两人静静的漫步。我们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吵到即便很远的宅院。第二,可以是你理解的寂寞,骚动。来之前听说过出国的男男女女有多么不堪的传言。虽然我没有遇见过,但是这样的话还是不绝于耳。在我看来,生理上的冲动谁也不能避免。如果没有,只有一个解释,你还未成年。但是意念和行为不能等同,我好几万次在听到那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之后,都有指挥千军万马的冲动,结果我还是在默默的被科研搞。在这方面别学爱因斯坦,因为你不是爱因斯坦。第三,寂寞是一种科研的精神。英国国家虽小,但是却有非常发达的科技,也许这里有寂寞的神力吧。也许就是这样一个孤悬海外的海岛,孕育了他们寂寞的性格。我曾经好几次提到过郭光灿院士写的那篇报道“甘做冷板凳的研究生”。学会用冷峻的心态去看待科研,冷峻的看待退稿,冷峻的看待别人铺天盖地的论文,冷峻的看待别人成千万上亿的项目经费,冷峻的看你想要的是什么,别人又得到了什么?如果说,出来是为了多么严肃的、深度的合作科研,其实不是。我自己的科研数据都处理不完,一年的时间那么短暂,怎么可能有深度的合作。我的合作主要是集中在了解国外导师的科研思路,借助专业交叉,合作1-2篇高水平的论文,其他的真的很难做到。我也将秉承这种忙碌的寂寞,凝神聚气,寂寞着自己的科研小世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9327-1068342.html

上一篇:我为什么不同意我的学生去客座
下一篇:蹲守科学网的这五年——写在第100篇博客
收藏 分享 举报

18 张鹏举 赫荣乔 檀成龙 姬扬 张波 赵克勤 强涛 陈奂生 文克玲 晏成和 杨正瓴 王从彦 张晓良 李学宽 李曙 advogato loyalSciencefan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6 15: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