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让“黑暗中的烛光”普照:推进科普事业的发展 精选

已有 4718 次阅读 2014-7-30 16:31 |个人分类:科普随笔|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苗德岁,科普,科学,物种起源| 科学, 科普, 物种起源, 苗德岁

让“黑暗中的烛光”普照:推进科普事业的发展


苗德岁

 

博主按:这是苗德岁先生最近发表在《 人民日报 》上的一篇文章( 2014年07月15日 24 版)。苗先生近年为达尔文进化论在国内的传播和普及,甚至是澄清和纠正,做了很多实际工作。受邀到各地进行演讲,接受采访,讲他所理解的进化论,讲他眼中的达尔文。除了他花费心血翻译的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第二版外,他还特为少年儿童编写了《物种起源少儿彩绘版》(苗德岁著,郭警 绘)。很为他的这些行为所感动。

前些日子他与我分享了这篇新作。这是一篇非常及时、非常有内涵的文章。他把科学、科普和科学家对社会发展的作用,科学家的责任等,阐述得很清楚。“现在的科技人员不仅有义务向大众传播科学知识、分享科学的美妙和研究的乐趣,而且有责任通过科普的方式感谢和回馈纳税人的支持、提高民众的科学素养、激发民众的科学思维、警示民众对伪科学与反科学的识别和抵制、为政府的公共事务决策提供科学咨询等等。”他也提醒我们,“科普这块阵地,科学家们不去占领,伪科学和反科学的势力就会去占领”。希望专业学者们重视科普,积极参与到科普活动中来,让“黑暗中的烛光”普照!

特此感谢苗先生的分享。

 

已故美国天文学家、科普作家卡尔·爱德华·萨根在其成名作《宇宙》一书中写道:“地球上没有其他物种在做科学研究。迄今为止这完全是人类的发明,这是大脑皮层通过自然选择演化而来,只为一个简单的理由:它奏效。它并不完美,它会被滥用,它只是一种工具,但目前它是我们所持有的最好工具——自我纠正、不断发展、用于一切。”因此,在发达国家,多数人对科学技术均持肯定的态度,公众期待从科技人员的发明创造中获益。譬如,一旦一些消费品被声称为“经过科学检验”或“被科学证实”的话,人们对其信心便会增强;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的争论,略见一斑。

科学的兴起,结束了中世纪的愚昧和黑暗。如果说科学是“黑暗中的烛光”的话,那么科普就是让“烛光”普照天下的不二法门。事实上,在科学发展初期,科学研究和科学普及一直是并驾齐驱的,从哥白尼的日心说到达尔文的演(进)化论,都不是仅供象牙塔里的科学家们“把玩”的,而是为大众所广泛关注的话题。《物种起源》是写给包括科学家在内的所有人看的,尽管它涵盖了博物学、地质学、生物学、生态学、行为科学等诸多领域的繁杂内容,却写得深入浅出。故该书通俗但不流于肤浅、生动而不失严谨、语出平凡却又不失科学正典之庄重。赫胥黎则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另一位科普大师,他曾以“粉笔的由来”为题,给英国的煤矿工人们讲述白垩的形成、煤系地层以及英国的地层古生物学。近一个世纪前,英国达西·汤普森爵士的名著《生长与形态》问世,一直被誉为科学与文学结晶的光辉典范。爱因斯坦曾用生动有力的例子,来解释其相对论中一些颇难理解的概念,更为大家传为美谈。诺奖得主、英国著名物理学家欧内斯特·卢瑟福曾说过一句令人难忘的话:“不能向酒吧的侍应生解释清楚的理论,都不算是好理论。”在中国,从鲁迅开始及至竺可桢、华罗庚、杨钟健、高士其、叶永烈等先生,都对科普工作做出过重大贡献。

自二战以来,科学有了迅速的发展,分支也越来越多、越来越细,许多科技新知,不仅大众难以及时了解,甚至于连专业之外的科研人员也不可能全面关注和深入了解,这就提高了科普工作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同时,随着政府加大对科技事业的经费投入,科普工作又有了新的社会责任和功能。换言之,现在的科技人员不仅有义务向大众传播科学知识、分享科学的美妙和研究的乐趣,而且有责任通过科普的方式感谢和回馈纳税人的支持、提高民众的科学素养、激发民众的科学思维、警示民众对伪科学与反科学的识别和抵制、为政府的公共事务决策提供科学咨询等等。最著名的一例是,美国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卡森于1962年出版了《寂静的春天》,立即引起了人们对农药污染环境的极大重视,十年后美国全面禁止将DDT用于农业,这种科普无疑是拯救环境、造福人类的一个典范。另一方面,科研人员通过科普活动中的著述、演讲、为科普影视做咨询等,也有不同程度的、合法的经济收益,而像萨根、霍金、古尔德(《熊猫的拇指》作者)、道金斯(《自私的基因》作者)这些科普大腕们的科普收益,更是十分丰厚可观,这种激励机制造成了发达国家科普事业的欣欣向荣和良性循环。

反观中国的情形,并不乐观。在“科教兴国”的口号下,尽管科学事业有了巨大和长足的发展,尤其是近年来,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对科研人员的鼓励办法,使中国迅速变成了科技论文大国;然而,科普事业却成了这只木桶上的短板。首先,科研人员从事科普工作,不仅得不到鼓励,反而常常会被视为不务正业,在职称评定、课题申请上,科普作品都难登“大雅之堂”;不仅如此,在各种鼓励机制水涨船高的情况下,科普作品的稿酬却依然出奇的低微,造成了科研人员不太热心科普事业的现状。尽管尚有一些从事科普工作的人在不懈努力,并时有佳作问世,但总的说来,原创科普佳作远少于译介作品;而翻译稿酬更低,难以吸引高水平的译者,因此市面上有不少低劣的科普译作。相比大陆,台湾的情况更好一些,有不少质量较高的译作。希望有关方面对这一差距予以深思,并推出新规、繁荣科普,若果如此,则是中国民众之大幸,更是求知若渴的青少年读者们之大幸。

科普这块阵地,科学家们不去占领,伪科学和反科学的势力就会去占领。例如,在美国,神创论与演化论之间的斗争,从未偃旗息鼓。我新近翻译了《物种起源》第二版并编著了这本书的少儿彩绘版,在回国举办讲座的过程中深深体会到:尽管中国是民众接受进化论比例最高的国家之一,但人们对进化论的了解却十分肤浅、贫乏甚至存在很多误解。而充斥于各种出版物以及常常挂在人们嘴边的“物竞天择”和“适者生存”,却带有浓厚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色彩,实际上是背离达尔文思想精髓的。凡此种种都说明,要想提高全民的科学素养,使科学事业的发展具备肥沃的土壤,必须高度重视科普工作,积极鼓励科研人员从事科普创作。毕竟,科研人员才是科普事业的主力军。

不久前,美国公共电视台播出了一个三集系列的科普节目,制作精良、收视率很高。节目的名字叫《来自鱼儿的你》,是根据同名的科普畅销书制作的。该书的作者是我的同行——古生物学家、美国科学院院士、芝加哥大学医学院院长尼尔·舒宾教授,该书以及这套电视节目通过对人体胚胎发育、残迹器官、解剖等特征与鱼类的比较,加上大量的脊椎动物化石证据,生动地讲述了从鱼到人的演化历史,并借此普及了演化论的基础知识,十分精彩。我边看边想,如果有一天,中国的科普作品也能达到这样的水平,其意义恐怕比有那么一两位中国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还要深远!中国一流的科学家中能涌现出像舒宾这样的科普作家,应成为“中国梦”的一部分。

不过,我也欣喜地看到,像中科院院士周忠和(《十万个为什么》古生物卷主编)以及北京大学饶毅教授这样一些科研领域的学者,业已开始身体力行地推进科普事业的发展。“小荷才露尖尖角”,期盼满湖映日红。我希望有更多的中国科学家积极地加入他们的行列,加入这项了不起的事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757-815896.html

上一篇:“适者生存”是达尔文的本意吗? —读《物种起源》新译本
下一篇:第十届全国野生动物生态与资源保护学术研讨会将在广西桂林召开

29 李轻舟 王号 谢平 黄永义 张能立 徐晓 余国志 柳林涛 赵序茅 李学宽 张忆文 曹聪 靳萍 庄世宇 肖陆江 邢志忠 朱晓刚 许方杰 陆俊茜 史晓雷 赵涛 姚伯元 shaoyunpeng zgg lrx rosejump aliala icdc eastHL200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2 11: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