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学术独立是年轻学者的一个首要目标 精选

已有 21170 次阅读 2011-12-25 12:29 |个人分类:生态学科研入门|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青年学者,学术独立| 学术独立, 青年学者

学术独立是年轻学者的一个首要目标  

(王德华)

 

树大了,是一定要分叉的。否则,难以枝繁叶茂,成不了大树。

家大了,是一定要分家的。否则,家业也难以壮大。

 

我越来越觉得年轻人应该早点独立立业,独辟研究领域和方向,建立自己的学术威信和学术积累。这个过程越早越好。这个过程是需要规划的,需要自己有心设计的,需要付出汗水的,需要自己的智慧和才华。外界的一切有利条件,如果自己不会利用,或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有利条件,对自己再没有一个切合实际的评价,等待自己的将是很艰难的心理纠结、心理压力、心理痛苦甚至是失望。

有些机会和机遇是有年龄段的,人长大了就回不去了,这是一种悲哀,也是一种无形的推力。错过了的事情,除了留在心灵上抹不去的那点痛楚,不会有任何补救措施。社会就是这样发展的,人类也是这样传承和更替的。不做好自己年龄段的事情,奢望上一年龄段(上一代人)的运气和生活,是不现实的,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责任和现实,许多是不可拷贝的,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虽然生物界中机会主义者的生存能力很强,获利的机会较多,但人类社会中多数不是靠机会主义生存的。机会主义是有代价的,有时候一夜成名和粉身碎骨就是一刹那的事情。人,除了名利,还有很多更重要、更值得的事情。生活中很多对于自身精神上有更大意义的事情,不是钱财。

 

年轻人要抓住机会。抓住机会需要平常积累,所谓机遇总是惠顾有准备的人。中科院这些年来引进的“百人计划”,国家今年开始实行的“小千人计划”等等,这些入选者如果还是在国外的老板手下,很长时间内会是博后、高级博后的职位,再优秀点、机会和机遇好点的,才能有可能晋升到助理教授的职位(这才开始独立了)。他们能够入选,除了时代的机遇之外,自然也是依靠自己的学术积累。这些年来,不少人才计划入选者回国后的科研进展很快,许多学者的个人学术领域和学术声誉也逐渐建立起来,是很可喜的事情。那些没有建立起来的,也就大浪淘沙了。

 

国内的一些优秀博士和博后,也有类似的发展轨迹。给人的感觉是,毕业后留在导师手底下的,除了少数年轻人发展较好外,有不少人的发展不是很理想。虽然他们也有充足的经费(尽管有些经费不属于自己支配,但不影响科研工作),一流的仪器设备,能延续自己博士阶段的科研方向,还有各种其他地方院校或研究所无法期盼和比拟的条件,但是从整体看个人的学术思想、学术领域和学术视野等等,似乎总是离期望值有些差别。反观那些离开导师去独立发展的年轻人,尽管起步很艰难,那些坚持下来、善于抓住机会和机遇的,一旦机会和机遇来临,个人的业务发展都很快。

 

为什么年轻博士(青年学者)离开导师,事业发展快呢?

1思想自由,不受约束,不受压制。到新单位后,自己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兴趣点,找到学科的突破点,建立自己的学术领域。要申请课题,总得有个领域和方向。离开导师后,自己的研究方向既不能与导师的方向重叠太大,但又不能完全另起炉灶,博士期间的研究基础和个人积累还是需要的,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个时候,自己的学术素养和学术能力,就显示出来了。

2有紧迫感。离开导师后,生存问题是第一问题,所以有志于科研的青年人,这个时候智慧和智力的发挥,都是最好、最优的。生存压力是会改变人的懒惰习性和依赖心理的,生存压力也是突显一个人的责任感的时候,生存压力也是促进思维快速运转的时候。第一桶金非常重要。如何走出第一步,靠实力,靠机会,靠智慧。

3有成就感。有成就感是生活中很重要的事情,也是很重要的一种心理满足,也是一种积极向前的动力。做自己的事情,为自己做事情,总是会尽最大的努力,智慧发挥到最大,也很容易有成就感。在导师手底下,总会有一种“为导师做”、“为研究组做”的感觉和想法,心理上有阻力,潜意识里有阻力,主动性不足,主观能动性也发挥不到最大。没有成就感,是很可怕的,会让人丧失希望,丧失追求。没有成就感的生活是很灰暗的。像给自己做事情一样,做好分内的事情,是一种职业操守。

 

那么,是不是博士毕业留校、留研究所工作对于自己的科研生涯发展就很不利呢?肯定不是的。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关键看自己如何认识,如何理解,如何行动,如何规划。如果不是所在学校和研究所的压制,如果不是自己导师(或PI)的压制,个人发展不是很顺利的话,一定有自身的原因。虽说个人的学业发展与研究集体的事业发展是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但个人的职业发展和学术追求一定是自己的事情。学术独立是最最关键的,学术思想独立,学术领域独立,学术能力独立。

 

我说青年博士要离开导师去发展是一条出路,是出路之一,主要是强调青年人要学术独立。一个学者学术上不能独立是很悲哀的事情。一个青年学者如果没有自己的学术思想、学术视野、学术规划,想走科研的道路是难为自己了,想成为学者也是很遥远的。

 

再补充一句:学术独立不是搞单干。团队精神,也不是压制团队成员的学术思想。富家子弟(有大树依靠)可以成为科学家,寒门子弟(白手起家)也可以成为学问家,自身条件和外界条件都很重要,有时候自身条件是第一位的。所谓态度决定成败。

 

再再补充一句:艰难不见得是错的方向,不现实不见得就不去追求。真正要做学问,“成名成家”的话,必须学术上独立。学术上独立,不见得非要离开导师,离开就学的单位,离开只是途径之一。但离开导师,离开培养单位,如果能生存下来,一定会更有出息。

**********

引申出的话:

人才流动,人才引进,人才培养,在中国当前存在很多问题,很大的问题。有问题,我们更需要清楚这些问题,明白这些问题。真糊涂不行,知道装糊涂也不行。只有方向正确了,目标明确了,才有发展的可能,才有改善的可能。学术近亲的危害谁不知道?任人唯亲的危害谁不知道?条件差不见得做不出好科研来,条件一流也不代表学术一流,这道理难懂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757-521838.html

上一篇:喜欢这样的青年学者
下一篇:小诗 杂感

115 吴飞鹏 刘勇华 吴国清 秧茂盛 朱丽红 陈杰 徐坚 刘锋 张伟 覃开蓉 郭胜锋 高召顺 褚海亮 王利文竟 马中良 许培扬 张欣 张巍 李学宽 霍开拓 吕喆 柳德斌 王军强 韩世清 梁建华 曹聪 雷栗 冯广达 徐勤军 张国杰 喻海良 吴锦宇 占礼葵 何红伟 许洪光 徐耀 靳强 王启云 武京治 靳少非 王恪铭 熊锡成 赵霞 曹贺贺 张海霞 谢文杰 朱志敏 韦四江 景依 马丕波 申秀焕 朱伯靖 孙步宽 王鸿飞 饶海 米春桥 吴宝俊 邹滨 陈志刚 赵丽莉 谢强 翁林岽 吴信 行敏锋 张西磊 丁大勇 徐保磊 曹凯 郭向云 逄焕东 张波 叶立 王衍伟 王光辉 洪鹏 徐兴华 肖寒 张亮生 李斌 高莉 余世锋 刘钢 张芳 陈绥阳 王萌杰 田兵伟 刘双 张志镇 张利华 王福涛 李常刚 周小玲 张英 郭新磊 AiPY niubizationl xchen tuner fdd096030079 Geisla xuehaiyisu mrhelpful414 zhouguanghui fzhd1979 aichengzhang phage jonny0502 opticssim belldone lihx1798 zgg aqi1733 zhokzhok yuyangrj morningdais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3 12: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