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今年的学生学位论文答辩结束了 精选

已有 12868 次阅读 2010-5-27 01:51 |个人分类:研究生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研究生教育,论文答辩| 研究生教育, 论文答辩

今年的学生学位论文答辩结束了
(王德华)
 
2010年有2位博士生毕业(当年有位老师没有招到合适的学生,把招生指标借给了我,记得还签了君子协定。后来,我违约了,没有还债,成了永远的背债人。),今天上午算是走完了过场。
 
至于为什么说今天的研究生学位论文答辩是走过场,大家都心知肚明,不用过多解释。即使你是长江学者、百人计划、千人计划,还是什么山、什么河的学者,大环境是这个样子,你想阳春白雪,不是很容易。不管环境怎么变迁,这永远是个很庄严的时刻,对于学生本人和导师,都是一个很严肃的时刻,很值得留念的时刻。所以,我对我们的学生不断瞎嚷嚷:要对得起自己的劳动,要做一次完美的演讲,我们要认认真真走过场,严严肃肃走过场。不为别的,为了自己,为了研究组,也为了自私要面子的导师。
 
生态环境一旦恶化了,是很难恢复的。生活在这个环境中的各种生物首先要做的是调整自我、适应环境,甚至从根上(如基因突变)来改变世世代代的传统文化来适应这种变化了的环境,而并不是去改变环境(无能为力)。学术教育环境恶化到了一定程度后,效果是一样的。谁有能力去改变这种恶化了的环境呢,谁又去冒险不愿意适应这种已经恶化了的环境呢?可是,一旦做出调整适应了这种恶化了的环境,甚至也从根上(文化传统理念)去适应这种环境,是非常可怕的,少则2代人,多则影响几代人呢。一个人的学术生涯有多少年(30年左右?)?面对恶化的环境,To be or not to be, that was a question. 个体的力量是很微小的。说这些,希望有识之士、勇猛之士们,能做点什么。也希望我的学生们认识到这种环境,做出自己的选择。
 
两位同学的答辩,牵动了全组人员的心。每年的这个时候,全组人员都会由于毕业生的事情,调整自己的工作日程。我们研究组的文化环境是不错的(不是王婆卖瓜),每位毕业同学的论文,大家都是齐心协力协助修改(至于毕业生是否采纳每个人的修改建议那是他本人的事情,导师也无权干涉),一个目的就是完善论文,将不该有的错误降低到最小。同时,全组范围内的答辩试讲和讨论,至少进行2-3次。还有,毕业生在毕业的这半年里,享有特权,组里的杂事事务,尽量不安排或少安排。组里的事情总是有人要做的,其他同学无疑要增加一些负担。再遇上脾气大的师兄师姐,办公室空间本来就紧张,人都有高兴郁闷的时候,这个时候怎么也得让着点吧。看到答辩会现场,横幅、茶水,今年还加了点水果.. …一切都那么井井有条,全组同学无论多忙都在现场为师兄们助威,作为导师心里很热的。这就是研究组文化,一种温馨的文化,充满爱的文化,没有私利的文化,奉献的文化。
 
两位同学准备是比较充分的,答辩过程应该说还是不错的,个人修理得也很精神。可以说,他们今天的报告比三年来他们的任何一次报告都好。做到这一点,也算可以了。当然,如果有遗憾,那也是永远的遗憾了,毕竟博士学位论文答辩一生只有一次。每个人又总是有遗憾的,要求完美是不现实的,完美也是相对的。有的遗憾多点,有的少点。所以,答辩结束后,学生自己最好能总结盘点一下,也许对自己是有好处的。我觉得该表扬的,不足的,也告诉他们了。作为导师,这是最后行使你的导师权力了,答辩之后,原则上说就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师生关系了,人家升格了,想尿你是您的造化福气,不想理你,也是人家的权力。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那绝对是奢望,是腐朽落后守旧的,要坚决摒弃。所以,导师们想说的话,赶紧点。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为了营盘的稳固,该说的您还得说。
 
关于回答答辩委员们的问题,学生们的回答基本满意。答辩委员们很客气,很给导师和学生面子,没有为难学生(本质上答辩就是要难为学生的)。提的问题实际上很尖锐,但是很委婉。该肯定的都肯定了,不足的地方也给指出来了。学生回答问题基本达到实事求是,但也反映出作为一个博士生关于学科知识层面的积累的有些缺乏。快速综合和反应能力是很重要的一个素质,需要有较好的知识结构。多说几句,研究生回答答辩委员会的问题时经常犯一个心态的错误,总是想着怎么把这个问题“应付”过去,或者把“任务”完成了,而不是将精力放在如何针对这个科学问题,去迅速综合自己肚里里脑子里那些知识储备,给出一个比较理性的回答,这才是一个博士研究生的水平所现。再说了,追问的问题,需要过三个回合,才感到有压力,那就找到感觉了。当然,当今连续追问的已经不多见了。
 
最后结果一定是全票通过,但是今年两位同学的论文评价都不是全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实事求是是基本要求,但当今也是最高追求。
 
我对学生说了句狠话:做学问,有做学问的规范;要想走学问这条路,就要按照做学问的常规要求自己,就要试着克服自己的一些弱点,按照一个成功的学者标准要求自己。张扬个性是在尊重群体共识的基础上去张扬,一味追求个性,不尊重集体的意见(尊重不见得就是完全服从),我不提倡和鼓励。
 
对于今年研究组学生的毕业答辩,我说作为导师很满意很高兴很知足,希望答辩的同学一定要感谢组里所有同学的劳动。这是礼节,也是尊重。给毕业的学生发去了两位同学通过答辩的消息,很快大家的祝福就飞过来了。有学生说“恭喜你们走过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有了在组里3年的‘洗、理’,以后的工作和研究会更加出色!”  
 
做学问,博士训练阶段是非常重要的阶段,是学问路上的第一步。我曾说博士阶段是做学问的人一生中最无忧无虑的日子了,有博友不同意我的说法。我想对我的学生说,以后的日子不会比这三年好过,如果想早点独立,早点飞起来,还得脱几层皮。睁开眼睛看看学问路上的那些日夜兼程者,应该会明白点什么。马克思那段名言也很实在。为师的,只有祝福。希望早点看到飞起来的那一天。
 
学生答辩结束,心里稍有轻松。写点文字,留作纪念。
 
(王德华 2010.5.27日凌晨)


(应该感谢的和祝贺的)



研究生论文答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757-329078.html

上一篇:换位思考是一种愿望
下一篇:无法确定自己是否对科研有兴趣,能否考研?—与一位大四学生交流

35 武夷山 罗岚 唐凌峰 陈儒军 朱志敏 王春艳 罗帆 杨远帆 吴新星 钟炳 刘全生 陈国文 吉宗祥 吕喆 盖鑫磊 金小伟 马福民 杨芳 苗元华 刘玉仙 张天翼 张芳 李学宽 郭桅 张旭 蔚洪恩 鲍海飞 柏舟 杨牧川 刘广明 赵月前 黄锦芳 zdlh bolansdu nfecs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14: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