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容德乃大,无求品自高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dh 谈生物、聊教育、记录生活

博文

喜新恋旧:怀念在老动物研究所的日子

已有 4308 次阅读 2018-12-26 12:25 |个人分类:人生漫笔|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动物研究所, 中关村, 奥运园区

喜新恋旧:怀念在老动物研究所的日子

王德华

 [说明:旧文重发。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今年迎来90华诞,研究所征集、展出了一些老照片。我记得曾经写过怀念研究所在中关村的日子,今天找了出来。文字是2008年写的。部分内容也有时代的影子。]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于2007年元月份搬迁到了奥林匹克公园旁边的北郊奥运科学园区。新址是: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邮编100101)。对面是砖红色建筑的枫林绿洲,广场前面是国家前副总理李岚清题词、还没有开馆的国家动物博物馆。据说由于当年李副总理视察动物所的时候,发现原来堂堂的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象一个乡镇企业”,在他的关注下,才有了动物所新园区建设的事情。新的园区,新的楼房,很是气派壮观。国内外的朋友来到我们的新所,都会不由赞叹、羡慕。中国科学院路院长视察我们所时也说,(大意是)新楼很豪华,希望动物研究所在华丽的园区内,做出辉煌的成绩。

搬入新所,自然是兴奋的。喜新也恋旧,还是留恋那工作多年的老动物研究所。老动物所位于早期的北京市中关村路19号(从我的经历,动物所更早些时期还有几个所址),后来北四环路通车后,又改为北四环西路25号。

我最怀念的还是中关村路19号。记得当时(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中关村路公司林立,各种软件、电脑配件的公司遍地都是。动物研究所的门口两边也是公司,好像还有动物研究所自己的什么仪器公司、什么杀虫剂(老鼠药)公司等。大家一定还记得当时闻名全国的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又被戏称为骗子一条街)。还有当时的中关村操场,那操场大着呢,周末有跳蚤市场,还经常放露天电影。现在的操场也变小了,部分地盘建立了科学院的新的图书情报中心。那个时候一进动物所的大门,不宽敞的院里还有一棵松树呢。后来啊,中关村路没有了,路两边的公司也没有了,动物所门口新盖了两栋研发楼,一出门就是四环路了。

2008429日,研究所为了照顾我们这些超过40岁的职工的身体健康,在每年一次体检的基础上,增加了一次体检。体检地点在老动物所的研发楼。体检结束后,与一位老师(许教授)又到老所内转了一圈,照了几张照片(见下面的照片)。回忆着那些高兴的时刻,苦闷的日子。许教授说,我在这里快30年了,一草一木都熟悉得不得了,我是看着动物研究所走到今天的。他也专门留了影,特意叮嘱我要照好。我是19937月进入动物所的,想想当年,掰掰指头,似乎一眨眼的功夫,各种往事向心头,感慨万分啊。

 

在这个院子里,我的科研艰难起步。我结束了两年的博士后岁月后,有幸留所工作。在我的前辈钟先生的鼓励和帮助下,我组建了“动物能量与生理生态学研究组”,任研究组长(组员是时任研究所所长的王先生)。在这里,我受到老师们的厚爱和关照,当上了原“动物生态学研究室”的学术秘书,后来还是在老先生们的大力推举下,又当上了研究室的副主任(后改为“动物生态与保护生物学研究中心”)。再后来根据研究所的学科布局和调整,我的研究组被组阁到“农业有害生物研究中心”(后改名为“整合生物学研究中心”),继续担任中心副主任,还被任命为“农业虫害鼠害综合治理研究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副主任,主要负责研究生的教育工作。

在这个院子里,我晋升副研究员(1995年)、研究员(2000年),我成了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在这里,我有了自己的实验动物饲养房,建立了能控制温度的冷库,有了属于自己的实验室,工作逐渐开始有了起色。在这里,我的实验室买了生平第一台大设备海尔冰箱,买了第一个电子天平,买了第一个两头沉的写字台,但一直还没有一间自己独立的办公室…

我在这里做过博士后进站报告、出站报告、留所竞聘报告、副研究员晋升报告、研究员晋升报告,还在开放实验室的学术年会上应邀做过两次学术报告... ... 也是在这个院子里,我当年周末一大早从位于新街口的北京师范大学骑车赶过来,参加当时还很稀罕的王先生组织的Seminar… ….

我们在院子里走着,一幕幕往日的景象就象过电影一样在眼前晃着。 这里是我成长的地方,也是我长大的地方,这里有太多太多很深的记忆,怎么能不让人留恋呢。实际上去年10月份也是体检的时候,我体检完后,就独自一个人在院子里转了好长时间,在那棵石榴树下望着刚开始饱满的石榴发呆,到我的动物饲养房看那空荡荡的房子,看到地上还有几个熟悉的老鼠笼的盖子,我还捡起来看了看。看着那几棵刚长大的银杏树,还有电工房前的那棵枣树和那棵柿子树…

老动物所食堂的饭菜一般,饺子不错,那饺子个头那个大啊,还有四喜丸子... ...

搬到新所,每天要坐所里的班车上下班了。怀念在老动物所步行上班的日子,怀念晚上周末节假日在办公室加班的日子。现在周末节假日去办公室不方便了,晚上在办公室读书更是一种奢想了。说来也奇怪,不在办公室,感觉看业务书和文献资料效率就不高,好像找不到感觉,不知什么时候养成这个坏习惯了。也好,看看电视,写点博客吧。

据说所里还拍摄了具有纪念意义的记录片《中关村路19号》。我们会怀念曾经奋斗过的中关村路19号,留恋进入知识创新工程后快速发展的北四环西路25号,享受充满奥林匹克热情的朝阳区大屯路,相信明天会更好。

祝福动物研究所!

  (王德华  2008.8.1


  




物是人非了

这两棵树熟悉吧?这牢固的苏式建筑可是冬暖夏凉啊


曾在这里留过影


对面是科学院的图书情报中心

好熟悉的小道,前右侧有几棵银杏树

前面是食堂和多功能厅


小槐树旁边是宣传栏


新动物房不见了,第一次看到这棵杨树的全貌


前面左侧有几棵石榴树



人家声学所要建新所了



是不是还是很眼熟啊

生物楼 (照片来自网络)



看着院内的山楂花,也觉凄凉





位于朝阳区大屯路奥运科学园区的新动物研究所 (2008.4)



注: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现通讯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

   邮编:10010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757-1153623.html

上一篇:如何扭转生物学界“重微观轻宏观”的现象?
下一篇:中文学术期刊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吗?

23 李学宽 王善勇 郑永军 张家峰 杨正瓴 张珑 李毅伟 杨婵 黄仁勇 黄永义 张忆文 黄秀清 侯沉 厚蕊燕 张叔勇 李东风 周忠浩 戎可 李学友 彭真明 张晓良 周猛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3 08: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