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悟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ihongFu2010 对待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要永远心怀敬畏和感恩之情,热爱地球,善待自然。

博文

关公战秦琼: 嵇少丞 Vs 秦四清

已有 10049 次阅读 2013-8-2 11:03 |个人分类:天涯论道|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学者| 嵇少丞, 地震科学, 秦四清, 舌战

 由于忙于野外考察和科研课题的事,我好长时间没来科学网写博客了。在烈日炎炎的夏日,偶尔上网看看,见到嵇少丞教授与秦四清研究员为“地震”的事又开始新一轮舌战。因为二位都是我比较熟悉的朋友或同事(在我博客好友列表中他们中间就隔了一位王随继兄),在以前我还在私下劝劝他们不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现在我就不愿意做和事佬了,您们二位就好好“舌战”吧,让科学网的朋友们也好好“围观”一下,同时,也给大家科普一把“地震科学”中的一些基本问题。但我也要给二位提个醒:

1.您们二位都是科学家,吵架也要有“风度”;

2.这是科学网,不要随便散布“谣言”或传播“垃圾”;

3.围观您们二位吵架的有不少是青少年朋友;

 .....

 总而言之,祝二位早日吵出点成果,不要让“围观”的科学网友们失望!

  碧宏

2013年8月2日

 

​延伸阅读:关公战秦琼 (来自百度百科)

关公战秦琼出自侯宝林相声《关公战秦琼》。关公就是关羽,是三国时候的大将。秦琼初的大将。两人相隔几百年啊!怎么可能相遇呢。所以说,这个相声极具讽刺性。于是“关公战秦琼”这句话,就流传了下来,用于讽刺不懂装懂,不切合实际,盲目指挥的人。

 

民间所说“关公战秦琼”的典故,大致是这样的:
说起民

国时代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榘,此公实在可怜,山东的老百姓给他编造了许多笑话,内战名将成了弱智一般,其中就包括这个:
一日,韩主席闲极无聊,于是召唤名铁嘴前来,“来段快书!”
说书人不敢怠慢,“韩主席您今儿个想听哪一段?”
“那个~~~给俺来个关老爷战秦琼!”
“这~~这俩伙计差了四百年哪!”
“俺就是要听,你讲不讲?”
“讲……讲!”....
“说起那关老爷出阵,赤面长须,青龙偃月刀,胯下那赤兔马……来将何人?这边那秦琼手按黄膘马迎上前来,丁丁丁咣咣咣……霹雳啪啦,一场恶斗……”
说书人口沫横飞,韩主席总算满意了事。从此这世上多了“关公战秦琼”这一典故,专指不合逻辑生拉硬套的做法。
说法二
侯宝林《关公战秦琼》,被嘲弄的对象是韩复榘的老爹,据说这位爷有点神经病。有一天,他过生日,他的儿子请了一个戏班子到家来唱堂会,唱的是“千里走单骑”,那叫一个好,大家喝彩声不断,这位老爷子却

傻乎乎的没啥反应,末了问道,那红脸的家伙是谁啊,人说,关云长关老爷啊,他说,有啥了不起,难不成比咱山东好汉秦琼还厉害啊,叫他跟秦琼比比。众人皆倒,道,老寿星,这可没法比啊。老寿星不高兴了,发狠道,怎么没法比,饿他三天不管饭,看他比不比!
这个段子实乃是受一个地方戏《关公战秦琼》(又名《唐汉斗》)启发而成。这出戏在二三十年代流行于韩复榘一度管辖的鲁西北一带,常由河北梆子剧团上演。
这出戏主要叙说一位书生自幼与一位小姐订婚,但书生家道中落后,小姐之父起意退婚。小姐遂与书生相约于关帝庙互诉心曲,并将饰佩赠与书生。两人分手后,庙里的关帝周仓大为不满,认为两人玷污圣庙,关羽遂派周仓去捉拿书生,但行至书生家门时,却遇到门神-秦琼尉迟恭阻挡。周仓于是请来关羽,引起“关公战秦琼”,直到惊动玉皇大帝出面调解,最后书生高中衣锦还乡,形成洞房花烛大团圆的结局。
这是一出文唱武打齐备,生旦净丑俱全的喜庆神话戏。颇具有提倡男女婚姻自由的思想,在旧时代还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据说最早说《关公战秦琼》这段相声的是天津曲艺家小蘑菇,而并非侯宝林。那时相声里的主人公就是张宗昌,由此看来,这段相声的成形应于三十年代左右(即张宗昌一九二五年入鲁任军务督办被杀之后)。但是否小蘑菇创作,已不可考。据侯宝林的老搭档郭全宝谈:侯宝林五十年代初对此相声段子加以改编,将张宗昌换成韩复榘,是与当时“批判”梁漱溟先生有关。因当时有“韩复榘用枪杆子杀人,梁漱溟笔杆子杀人”的流行语,故易张为韩以加强戏剧性效果云云。可见,侯宝林只是一个改编者。至今台湾艺人在说这段相声时。主人公仍然是张宗昌。
张宗昌是臭名昭著的军阀,出身于地痞匪类,后被招安,最后混成割据一方的土皇帝。他还当过山东的“草头王”。这位满脸横肉、流氓成性的张“督办”,当时报纸上送给他“狗肉将军”的“雅号”(他也被呼为“长腿将军”,因其逢战必溃逃也)。
张宗昌入鲁任军务督办后,每年都要大肆为自己及父母妻妾祝寿,遍请京、津名角,极尽“风光”,像余叔岩梅兰芳等名角都曾被“邀请”去唱过堂会。虽然据考证,在张宗昌身上并未出现过《关公战秦琼》的荒唐事,但人们往往宁信不疑。因为这个相声段子在对军阀残暴与愚昧的揭露上,堪称是入木三分。
至于韩复榘,他一九三O年入鲁任山东省主席,而其父一九二七年已逝于北平,所以这桩愚昧之举也无从发生。而且,韩复榘出身书香门第,少时即能诗善文,尤以书法见长。不似张宗昌,不通经史,不懂戏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6625-713463.html

上一篇:5.12:祝福西蜀,祝福母亲
下一篇:警惕“抑郁症”-社会精英杀手

13 魏东平 陈辉 周永胜 苏德辰 戴德昌 秦四清 邹桂萍 李成 李汝资 侯成亚 葛肖虹 彭真明 Majorit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31 1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