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雪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ingchenxue 清晨雪无垠 宁静致远林

博文

我们的老师怎么了?

已有 2460 次阅读 2018-12-17 11:58 |个人分类:人生感悟|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我们的老师怎么了

今年冬夏两次的四六级监考,我都参加了,每次监考,教务处安排的挺巧,搭档的老师都是其他学院不认识的老师,可是通过几个小时的共同监考,我却生出了很多感慨。

六月份时,监考老师每人领一个表,挂在考场上,供学生参考时间,开考前,还要求学生交出手机,放于讲台上。

和我一个考场的监考老师,离考试结束大概还有五分钟的时间,她开始陆续把收上来的手机发给学生,当时,我就懵了,急什么啊?等收完试卷,再发手机也不迟啊,学生正在紧张的做题,现在发下去,会不会打扰到他们?我还没回过神来,她已经把墙上的表取下来放在袋子里了。这回,我真的怒了!那是让学生看的,考试还没结束!

上个周末,监考四六级,这次搭档的老师是一个女老师,之前不认识,简单寒暄了几句,知道是某学院的行政人员。一起从领卷处领了试卷,去监考的考场,路上,她就研究好了路线:一会交卷时,哪条路最近,最快,人最少。离结束还有五分钟的光景,她紧紧的盯着墙上的挂表,看那架势,恨不得把表拨快一分钟,当秒针滴答滴答转到12时,她立马收卷,刻不容缓,比发射火箭还准时。

去交卷地点的路上,我看到那么多的老师抱着刚刚收好的试卷奔跑,气喘吁吁的,像是上演一场奔跑的兄弟,还听他们边跑边说:“得抓紧跑,不然一会就要排好长好长的队。”我心里想:至于吗?教务处的老师还在那里紧张而认真的清点试卷,你们急什么?

说到底,这么多监考老师,如此争先恐后,匆匆忙忙,就是为了一个目的:提早赶到交卷处,省的排很长时间的队。哎,一声叹息,本应安安静静的考场,却成了紧张激烈的战场。

在一线教书,已经十年有余,我对学生们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当20岁左右的年轻人站在我的面前,当他们尊敬的喊我一声“老师”,我的内心就会升起一种不容推卸的责任和担当。譬如监考,我觉得作为监考老师最基本的责任就是:保护安静的考场,让学生们的答题思路不受打扰,安静,安静,再安静。可是,四六级考试呢?老师们只是为了能赶在别人前面去交卷,而不惜丢掉了监考老师的义务。等一等,好吗?让学生们安静的做题,每一场考试,对于学生都至关重要,等到考试正式结束,我们再收拾东西,从容的去交卷,好吗?我们节省排队的几分钟,比起学生的成绩和前途,哪个重要?

 

       今年的冬天,雾霾有几度侵袭津城。凡是大雾的早晨,高速封闭,班车就会堵在路上。眼看上课的时间就到了,班车还在半途中龟速行驶,想想已在教室里静静等待的学生,想想设计好的两堂课的教学内容,我心里不由得焦急起来。再环顾车厢,车里一片沉默,老师们大有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淡定。

等班车到站,我跳下车子,飞速奔向教室,能快一分钟,就快一分钟。隐约听到后面的一位老师念叨:“你急什么啊?班车晚到,又不是你的错,我先去趟办公室,签个到,再去教室。”

我的天啊!我都急得火上房了,你还在那里悠哉游哉!

 

       该急的时候,不急,不该急的时候,比谁都急。

       我们的老师,到底怎么了?

                                                                                                                   写于2018年12月17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6541-1151993.html

上一篇:作业是写给老师的情书
下一篇:当老师遇上黑板

20 刘建兴 刁承泰 王安良 王从彦 何海 彭思龙 晏成和 晏泽 武夷山 冯大诚 郑永军 薛斌 蒋鸿基 姬扬 王桂颖 钟定胜 夏炎 liyou1983 chenhuansheng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3 16: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