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雪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ingchenxue 清晨雪无垠 宁静致远林

博文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学生 精选

已有 11587 次阅读 2017-4-29 06:51 |个人分类:寄语学生|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学生

                       ——批阅作业有感而发

每次批阅作业,

我的心情总是起起伏伏,难以名状,

时而舒畅,

时而沮丧。

中国的汉字,美轮美奂,

你们写得却像虫子爬过一样!

解题的过程,应该简洁大方,

你们却写得杂乱无章!

面对这样的作业,

我倍感忧伤……

    可是,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学生,我却如此迷茫!


   批改试卷、实验报告和作业是每位老师的分内之事,也是师生交流的一种方式。而这样的工作却成为我越来越惧怕,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事。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些学生的书写,实在是惨不忍睹!

   批改试卷是一个学期一次,批改实验报告的次数也为数不多,尚可勉强接受;批改作业却是一周一次,学生的字迹却是形形色色,良莠不齐,只有极少数工整俊秀,大多数如一团乱麻,而我批改作业的心情也是忽好忽坏,在波峰和波谷之间摇摆,真是虐心啊,在我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我只能打开音乐,舒缓一下难以平复的心情,硬着头皮继续看。

我于02年正式开始接班教课,记得当时学生的书写情况尚好,说实在话,有的学生写的字比一些老师的字还好上几倍,而我大概能从字迹判断出学生是来自于南方还是北方。通常来自南方的学生,例如湖南,湖北,广西等地的同学的字迹大多小巧清秀;来自河南,陕西以及东北、华北地区的同学,字迹遒劲有力,潇洒飘逸。这些学生的字,虽然风格不同,但是都赏心悦目,看到这些作业,犹如喝一杯杯香甜醇厚的酒,我的心情只有一个字:爽!

铁打的教师,流水的学生。我的学生毕业了一届又一届,而每一届那些优秀的学生的笔迹,我依然能够记起,只可惜当时智能手机还不普遍,也没有拿相机照相的习惯。这些优秀的笔迹,我只能独自留在脑海里了。

奇怪的是,每一届写的字好的学生越来越少了。

2016-2017学年,我代两个专业的课,高分子专业和化工专业,而高分子专业是1个实验班和4个普通班一起上课,1个实验班大约有40位学生,而4个普通班约有110位左右的学生。我收来的作业,差别真是大,实验班的同学作业字迹工整,解题思路清晰,只有极个别的不好;而普通班的学生的作业,写得工整的几乎是凤毛麟角!说句题外话,实验班的同学当时入校时,高考分要比普通班的学生的分数高很多。我在想,学生差距的根源是不是就在这里?

真想多给实验班上几堂课,即使累,但是上的也带劲!只可惜,他们的课只有一学期,他们上课极其优秀的表现,只能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再说化工专业,我代化工专业的课,将近10年,单从学生作业的笔迹看,我只能痛心的说,如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每况愈下。以前,女生的字总体要比男生的字好一些,当然,有些来自南方的男生的字相当漂亮(再强调一下是:以前),而现在,女生的字,也是龙飞凤舞,不客气的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丑!

于是,每周一次的批改作业的工作,变成了一件让我感到痛苦,我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事。

我在想,现在的学生怎么了?是扩招惹的祸?他们凭着这样的字迹是如何经过六年小学教育、六年中学教育而闯过高考这座独木桥的?按理说,能考上大学的,应该都是基础教育中的佼佼者,可是现实呢?追根溯源,孩子们大多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正式学写字,那时,小学语文老师是怎么让他们过关的?每次监考的时候,我总是特意观察学生们握笔的姿势,可叹,一个考场,多则60人,少则30人,握笔姿势正确的学生,寥寥无几!基础教育搞不好,如何去搞高等教育?我好似迷茫!

   有感而发,写了这么多,现在的我,只想回去做一名小学语文老师,从小抓起,让每一位孩子写好字,写好字!


2017年4月30日晨,补记:昨日凌晨完成的博文得到了广大博友的共鸣,甚是欣慰。希望能为改变现状尽一点微薄之力。忽然忆起,去年的四月,天津大学图书馆举办了天津大学(北洋大学)师生手稿、笔记、作业精品展,我曾去参观,并拍了一些老一辈学者的作业、笔记的照片给我的学生看,现与大家分享几张。




字迹背后,透着的,是一种精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6541-1051828.html

上一篇:春日,信手拈来
下一篇:监考随想

34 李本先 武夷山 朱晓刚 陈敬朴 张海权 黄秀清 郭战胜 黄永义 赵建民 信忠保 梁洪泽 李哲林 张彦虎 晏成和 陈莹 刘立 傅金城 曹建军 刘欣 罗春元 蒋永华 农绍庄 杨正瓴 张明武 赵玉宝 韦玉程 汪育才 李璐 guhanxian xlsd xchen haipengzhangdr biofans redastro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19 06: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