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一次在上海乘坐网约车的经历

已有 2716 次阅读 2016-8-4 09:50 |个人分类:个人所思所想(09)|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一次在上海乘坐网约车的经历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684发布

 6下七上在上海的半个月时间里,住恒丰路万怡大酒店。每天出门,主要交通工具是地铁和公交车,有时打车,绝大多数是出租车,只有一次乘坐网约车(滴滴车)。

在我接触的出租汽车中几乎都对滴滴车抢了他们的生意感到不满,说出租车这活没法干的,现在上海85%的市场被滴滴车占领,他门无需缴纳份子钱,也没有意外事故的法律保障等等,不过年轻人多半愿意呼叫滴滴车,说方便出行,容易要到车,二出租车再外面叫到很难。一言之,出租车行业越来越萎缩了。出租司机希望政府给出租司机一个明确的政策。还有一个出租司机告诉我,他当出租司机是两利考虑,一为家用,二为出租服务,这样两不误。对于最近刚刚出台的新政,他们是否满意,不可得知。

 74晚,我们在弟弟家作客,20:30后自住玉田路东体育会路口的弟弟家,回位于恒丰路普泽路口的万怡大酒店。侄儿媳妇为我们叫了一辆滴滴车,三分钟后车到。事前并不知道车辆和司机的情况,一到车前,我发现这辆滴滴竟是来自安徽的。

车上问起了,怎么从安徽来这儿的。司机倒很直白地说,家住合肥,有妻小,想到上海来干活,机会多。一个半月前自合肥开车过来,在宝山租了一间房三百多元一个月,装了一个滴滴软件就可以揽活了,自己对这里的交通路况很不熟悉,交通规矩很多,已经被罚了好几次,总共1000多元,还计了6分,时间长了就好了。说着说着,他问,对不起你们去哪里?我说恒丰路万怡大酒店,距离上海火车站一站路程。他反问我,上海火车站在哪里?

我说,你怎么连上海火车站都不熟悉啊?他说,对不起,头一次跑这地方,等我将GPS定位系统搞好,谁知他怎么一搞,把原来的约车记录给删除了,原记录上已有记载约车人通过支付宝支付。他搞不清楚需要多少钱。说这么办吧,你给我30元,我给你们拉到目的地。我说,我们来时打出租车只有25元,你这滴滴车怎么成30元了?滴滴车比出租车还贵?他说,对不起,那就25元吧。又问您认路吧。我说大方向没问题。

就这样,滴滴司机总算在我的引导下开到了万怡大酒店。

我想如果这样的没有经过严格培训和法律约束的外地“司机”也加入了上海滴滴网约行列,那就热闹了,上海的社会车辆(私人的、公家的),外地的社会车辆含江苏、浙江、安徽等地统统涌进上海,这“供给侧”难道不会出现新的“车能过剩”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994420.html

上一篇:再读杨生茂先生几封对赠送书刊的复信
下一篇:亲友告别邓庆佑仪式在佑安医院举行

2 徐令予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3 17: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