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抢救活着的历史见证人, 勿忘南京大屠杀 精选

已有 6056 次阅读 2008-12-13 13:00 |个人分类:北京奥运随感(08-11)|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南京大屠杀, 大屠杀幸存者, 口碑史料

抢救活着的历史见证人, 勿忘南京大屠杀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081213日发布

 

今天是南京大屠杀71周年,根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12日向记者通报, “从1994年8月第一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赴日作证言后,截至目前,纪念馆已派出38个批次共39位幸存者到日本向当地群众讲述当年历史”。(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8-12/12/content_10496093_1.htm

而抢救援助协会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记录在册的幸存者有1756名。1997年在世的幸存者只有1200名。2006年,大屠杀幸存者急剧减少到400多名。朱成山表示,南京大屠杀已过去71年,当时的幸存者能够活到现在的,最起码也71周岁以上了,对他们的保护越来越紧迫。

http://cn.chinagate.com.cn/society/2008-12/12/content_16937559.htm

其实,对于今年71岁幸存者不可能有什么有价值的记忆,因为他当年只有一岁,只有到了迄今已经76岁以上的幸存者才有较为可靠的历史记忆。对于这些活着的历史见证人有一个作为国家重要政物的保护问题,让他们安度晚年,延年益寿,并且提供条件为他们做力所能及的历史回忆整理;与此同时,还要尽量扩大新发掘的幸存者的名录,这是中国近代现代史工作者、社会工作者、口碑历史工作者责无旁贷的历史责任,笔者建议,将发现、保护、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研究纳入国家社科项目和某些学科的博士学位选题推荐项目,并且给予必要的项目研究资助。

 

附两篇报道:

******************************************88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存400多人(名单/近况)

中国发展门户网 www.chinagate.com.cn  2008 12 12 日 

 

  76岁的大屠杀幸存者严德凤老人鼻子里插着氧气管,手指上夹着生命护理仪,眼睛紧紧闭着。她睡着了,不时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她的小女儿严志健告诉记者,老人的病危通知书已经下来了,由于药物的副作用,老人常常会产生幻觉。

  除了病危的严德凤老人,两年之内,记者曾面对面采访过的4位幸存者王金福、史家金、吴国治、蔡秀芳已相继于去年过世。

  据了解,南京市在1987年首次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进行统计,记录在册的幸存者有1756名。1997年再次进行统计时,在世的幸存者只有1200名。2006年,大屠杀幸存者急剧减少到400多名。仅2006年上半年,统计在册的幸存者中有27人去世。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仅存400多人。

  “2004年第一次认证大屠杀幸存者时,我们给179名幸存者发放了大屠杀幸存者证明。”江东门纪念馆馆长朱成山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的发起人之一,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是一个民间组织,20047月正式成立。协会成立的当年,认定了179名幸存者,第二年认定了169名幸存者,2007年又认定了20名,今年则认定了18名。今年认定的18名幸存者名单将上报给南京市民政局,纳入民政系统的扶助名单。

  据介绍,新发现的这批幸存者来源渠道比较多,有的是媒体采访中发掘出来的,有的是学术调查中新被证实的,有的是自己与援助协会联系后,经过调查取证,被确认的。这批幸存者和以前纳入民政系统的300多位幸存者一样,在19371213日前后,身边有一位或多位亲人被日本侵略军杀害。其中今年新发现的幸存者孙永春老人,有4位亲人遭到日本侵略军的毒手。

  “幸存者的数量已经非常少了。”朱成山表示,南京大屠杀已过去71年,当时的幸存者能够活到现在的,最起码也71周岁以上了,对他们的保护越来越紧迫。20066月起,援助协会对幸存者进行了定期援助,除了给特殊困难幸存者发放慰问金和生活补助款外,还报销幸存者50%的医疗费。此外,这批得到协会认定的幸存者,还可以享受南京市民政部门每年1000元的生活补助。到目前为止,援助协会已发放71万元左右的援助资金。

  “人证、物证,他们是活的历史见证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会长秦杰本人也是大屠杀幸存者,他表示,再过10年,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人证很有可能全部不存在了。大屠杀幸存者的保护和证言的搜集整理,已成为一项和时间赛跑的紧急任务。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经盛鸿表示,大屠杀幸存者、慰安妇这些重要的历史见证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已越来越少。

  长期从事侵华日军细菌战研究的王选女士表示,侵华战争中有太多的历史缺乏文字记载,历史的还原只有依靠这些幸存者。幸存者对于历史研究的意义不仅重大,而且受时间的限制,对他们的援助更为急迫。

  19871756199712002006400多名目前400多名

  对幸存者的援助越来越急迫

  吴秀兰95岁分到一套廉租房

  95岁的大屠杀幸存者吴秀兰,不久前拿到了南京市政府分给她的一套廉租房。现在,老人仍和以前一样,和小女儿周美华一家住在夫子庙贡院街18号。她的那套房子正在准备装修。

  周美华告诉记者,1937年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日军突然开始轰炸中华门附近的房屋,24岁的吴秀兰和三个女儿躲在旁边的一条小河边,一颗炸弹落在她们的身边,年仅8岁的大女儿周五九和2岁的女儿周顺娣下半身就被炸飞了。老人伸手搂过女儿,可是搂进怀里的只有上半身。两个女儿在这场轰炸里一起失去了生命,老人的左腿也被炸断了。临死前,女儿手里紧紧抓着一个糖饼对吴秀兰说:“妈妈,这个饼……”

  多年后,丧女之痛仍在折磨着老人。老人一看到电视里有战争镜头,就会拿起枕头捂在脸上,还一定要女儿也捂上。由于年纪大了,她看到家里的小玩偶熊,就以为是自己死去的8岁女儿,她把小熊紧紧抱在怀里,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包在小熊身上,一边包一边拍着它说“别怕,别怕……”

  今年1019日,吴秀兰分到了一套42平方米的廉租房,坐在轮椅中的老人喃喃地说“高兴,高兴……”

  今年11月,家住马群石坝村的孙华贵向晨报投稿,他的这篇稿子名字叫《不该被湮没的血案》。122日,孙华贵又带着一张今年917日新颁发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明来到晨报,向记者表示稿件中所写的都是实情,“我父亲就是大屠杀幸存者”。

  在孙华贵的陪同下,记者看到了他的父亲孙永春老人。孙永春今年87岁,身体特别硬朗,耳聪目明。

  孙永春老人的命,是从71年前的屠杀场上捡回来的。老人回忆说,日本鬼子来了,他们一家从栖霞跑到当时的江宁县麒麟乡后库村。一天下午,一队日军开进了后库村,把全村男女老少都赶到打麦场上,将村里12名青壮年单独拎了出来,另一边架起了机关枪射杀他们。后来村民去料理后事,在死人堆里救出了3个,埋了9个。在被埋的9个人中,有孙永春的小舅舅孙嘉良,当时他正好20岁;孙永春的堂兄孙永城新婚不久,也一同遇难。

  孙永春说,当年如果不是他长得瘦弱,也会和村里的青壮年一同遭到射杀。他的命是捡回来的。

  1938年春天,局势稍微平静了一些。孙永春一家捧着亲人的灵骨回到石坝村。

  他们,是历史的铁证

  2006年至今,记者通过多方途径,与55位大屠杀幸存者建立了联系,两周前,记者再次探访这些幸存者,了解到他们的最近情况。

  姓名性别年龄最近生活情况

  严德凤女76在玄武医院抢救,已下病危通知书,此前一直和智障孙子生活在一起。

  陈素贞女88身体很硬朗,耳聪目明,有退休金。

  仇秀英女78不久前由于高血压住院半个月,现在和儿子生活在一起,有退休金。

  金秀英女79身体情况不错,生活方面也比较满意。

  李素芬女85身体比较好,和老伴生活在一起,老伴有退休金,生活马马虎虎。

  吴殿飞男83身体还好,和子女生活在一起。

  金宝华女75一只眼睛看不见了,身体不好,已不能下地走路。

  钱福镛男85身体还不错,原来的住房被拆迁了,现在和二儿子住在一起。

  于涌瑛女80身体不错,生活一般,有退休金。

  陈兰卿女88身体还行,和女儿住在一起。

  刘庭玉男88有脑梗和心脏病,和女儿生活在一起。

  番志芳女82中年丧子,老伴今年1月去世,现和女儿住在一起。

  马庭禄男75身体还行,生活自认温馨,老伴残疾没有退休金,和儿子一家住在50平方米的房子里。???

  刘素珍女78身体还好,和女儿生活在一起.

  程铭政男85身体还好,有退休金。

  吴秀兰女95低保户,和女儿居住在一起,没有退休金,生活较困难。

  杨永才男74身体还好,有退休金。

  刘兴铭男74身体还好,和老伴生活在一起,有退休金。

  陈德寿男77身体生活都好,和老伴生活在一起,有退休金。沈淑静女85有心脏病,每天要吃药,自己一个人居住。

  孙富祥男94身体非常好,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

  熊秀英女82身体还好,和儿子住在一起。

  梅寿兰女80和子女一起生活,有腿疾,不能行走,生活困难,没有退休金。

  周秀华女88身体比较好,和儿子生活在一起。

  经智珍女80身体还好,生活安定,有退休金。

  沈宗海男81身体很好,和子女生活在一起,喜欢集邮,有60年的集邮经历。

  佘子清男76身体还好,有退休金,和子女生活在一起,三代人住在50平方米的房子里。

  李素云女87身体还好,一个人居住,有退休金,定期有义工上门照顾。

  程福保男76有高血压,军队退伍干部,和儿子一起住,退休金较高。

  唐复龙男80安有假肢,和老伴一起住,有退休金。

  薛礼祥男79脑血栓,意识渐失,大量医药费没有着落,生活困难。

  姚秀英女77身体多病,老伴今年1111日去世,和女儿生活在一起。

  王恒男86身体还好,有退休金,生活一般。

  夏淑琴女80身体生活都很好。

  孙永春男87身体硬朗,和老伴一起生活,自己种了一片菜地,有固定生活费。

  王金福男9120071月过世。

  蔡秀芳女8620075月去世,此前和女儿生活。

  吴国治男9020075月过世。

  史家金男8220078月逝世,此前和老伴生活。

  另有骆中洋、姜根福、李如兰、寇志刚、王振举、冯金秀、谢桂英、张秀英、朱秀英、汪敏、刘家荣、缪庭华、鞠汝霞、薛玉娟、谢秀英、李米兰等幸存者,因搬迁或电话停机保号等原因未能联系上。

  作者:朱福林/来源:南京晨报

来源: 南京晨报

http://cn.chinagate.com.cn/society/2008-12/12/content_16937559.htm

******************************************8

为历史正名 赴日作证言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达39

 

20081212 19:31:23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12月12日电(记者蔡玉高、车宏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12日向记者通报,从1994年8月第一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赴日作证言后,截至目前,纪念馆已派出38个批次共39位幸存者到日本向当地群众讲述当年历史,并与他们进行对话。

为纪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71周年,应日本熊本日中友好协会邀请,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张兰英自12月9日抵达日本后,便开始以“南京大屠杀证言集会”为题,向当地群众讲述自己当年目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历史史实,控诉日军血腥暴行。与此同时,另一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黄惠珍也在日本的大阪、东京等城市作证言。

朱成山介绍,上世纪80年代开始,日本国内右翼分子大肆歪曲侵略中国的历史,他们甚至篡改教科书,这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为了让日本国内民众能对当年的历史有正确的认知,1994年8月,他带着幸存者夏淑琴到日本与当地的群众进行面对面的交流,现场来了很多人,他们中绝大多数对南京大屠杀历史没有了解,而夏淑琴的讲述则深深震撼了他们的心灵,让他们重新认识了那段历史。

“幸存者是那段历史的见证人,他们的亲身经历比任何证据都有力量。”朱成山介绍,此后,每年的12月13日即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日前后,纪念馆都会让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奔赴日本,与当地的学者、群众进行交流。

朱成山表示,正确认知历史是中日双方进行和平友好交流的基础,他希望通过幸存者亲赴日本“为历史正名”的方式,让更多的日本民众对那段惨痛历史有正确的认知,从而为两国人民的世代友好打下坚实的基础。

http://news.xinhuanet.com/newscenter/2008-12/12/content_10496093_1.htm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50960.html

上一篇:莫把萨科齐的对华关系态度当作法国人民的态度
下一篇:参加中华美国学会年会有感

6 王春艳 曹聪 赵美娣 吉宗祥 侯振宇 yinglu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30 18: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