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故友薛瑞生

已有 1705 次阅读 2020-7-1 10:41 |个人分类:学术问题研究(2017--)|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故友薛瑞生

故友薛瑞生

授权发布吕启祥文 黄安年的博客/2020年7月1日发布(第25239篇)

     很久没有薛瑞生的讯息了,他是西北大学的教授,终身在教育学术土地上默默耕耘,一个诚朴、执着、坚韧的学人面影和带陕西味的声口始终萦回在我心中。昨天(29日)传来他病故的消息,陡然又增加了故交零落的萧索之感。

几十年来,他赠过我多种著作,从书架上比较易找的地方一下子翻出来四种:《红楼采珠》(1986)、《〈红楼梦〉谫论》(1998)、《东坡词编年笺证》(1998)、《乐章集校注》(1995),还有关于李清照的一时找不到。每本都有他签送手迹。上举前两种是红学方面的,红学以外主要是宋词的叠集整理,其中东坡词的编年笺证一书体量尤大,有八百多页,考订详实,功力深湛,繁体直排,精装宜藏。(见照片)

薛瑞生教授研读《红楼梦》早在七十年代中期就已开始。他任教高校为77届学生开讲《红楼梦》专题课,其中许多章节在刊物上发表过,这教课的讲义和文章就集结成《红楼采珠》一书,在学界开启先河,影响广泛,以致脱销。八九十年代是他教学科研最忙碌的时光,也是成果丰硕的时段。我们因学相识相交,不仅见面,也有书信往返。

我向来没有留信的习惯,师友信件多已流失,仅偶有“漏网”幸存者。在这幸存少量信函中,竞有薛瑞生的两封(见照片),真难得也。

薛兄书信惯于竖行,行文有古风,诉说他从晨五点到夜十点的“玩命”文字生涯,如驴上磨,不得稍息。信中以他的方式对我谬奖有加,说“天下文章数三江,三江文章属余杭”,盖因我籍属余姚,故学有渊源,这实在是误解,只能看作对我的鼓励。倒是信中有一件事,信中叙及颇详,使我的记忆复活,那就是我曽为他向郭预衡先生请求题签,他收到了郭先生寄去的“唐宋八大家文抄校注”和“东坡词编年笺证”两书的题签墨宝;还特别提到此前有件令他“愧怍非常”的事,郭先生所题“乐章集”书签竟未用,是“店大欺客”所致,这次“如他们再不用郭先生的题签,我宁肯不出。”

这里活画出了一个倔强的学人形象。前文提及东坡词是一本倾注了极大心血近千页的学术著作,“宁肯不出”真是掷地有声。薛兄对郭先生的愧怍之情和敬重之心由此可见。郭先生是爱才的,对薛兄有学问上的重要指点和深度沟通。郭先生任教北师大,是我的老师,记得“乐章集”的题签先前也是我去求取的,由于在名牌出版社出书,用何题签并非薛瑞生能做主,他的愧疚和无奈,他对郭师的敬重和对墨宝的的珍惜,在致我个人信件中真切地表露了出来。从这件往事可以见出薛瑞生教授为学为人的而一个侧影。

对己严苛和淡泊名利其实是同一个人的两个方面。薛瑞生的低调就是这样。他褪去光环,没有那些时下常见的一串职衔、称号、荣誉,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学术地位。

就红学而言,他早就辞却了一切,不图虚名;然而红学是他最早倾心用力结出硕果的领域,红学不会忘记他。

对于自己,严格到近乎苛刻,有“不须扬鞭自奋蹄”的状态。他也盼“卸磨”,但说退休后“却没有‘刑满释放’的轻松感”,还有两本书稿压着待“玩命”,语出幽默、沉重可感。

学术从来就是长途跋涉,一代接着一代。薛瑞生是一辈人的优秀代表,但愿红学界能认识和铭记他的成就和影响。

                            写于2020630

照片16张中前12张是四本书的书影,后四张是两封信的影印件

1

 DSCN9272.JPG

2

 DSCN9273.JPG

3

 DSCN9275.JPG

4

 DSCN9276.JPG

5

 DSCN9278.JPG

6

 DSCN9279.JPG

7

 DSCN9280.JPG

8

 DSCN9281.JPG

9

 DSCN9284.JPG

10,DSCN9286.JPG

11

 DSCN9287.JPG

12

DSCN9291.JPG

13,

DSCN9292.JPG


14,

DSCN9293.JPG

15,

DSCN9294.JPG

16,

DSCN9295.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240174.html

上一篇:笔者2020年6月博文目录
下一篇:S·B·克拉克、T·F·马伯格著《美国文化的经济基础》(英汉对照版)【今日世界出版社1974】

1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7 0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