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红楼梦会心录》增订版后记【《红楼梦学刊》2015.6】

已有 235 次阅读 2019-11-19 07:17 |个人分类:个人藏书书目|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红楼梦会心录》增订版后记红楼梦学刊2015.6

【吕启祥纸媒论著(吕启祥论著作目录编号GL282)】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9年11月19日发布(第23067篇)

 

2019年1月6日-10月25日笔者通过博客先后发布,个人收藏图书的英文图书书目和个人在纸媒发表的论著、译、评、介学术资料等。完整保存这些学术资料,符合笔者践行学术报国的心愿和学术为公、实事求是、与时俱进、资源共享的宗旨,也一个普通教育和学术工作者的学术探索历程。对于笔者和家乡主管单位达成全部无偿捐赠的承诺,也是提供了一个完整目录检索。

   26日起,陆续发布吕启祥在纸媒图书报刊上发表的论著等目录。这些也将无偿捐赠给我的家乡主管单位。

 

吕启祥文《红楼梦会心录》增订版后记,《红楼梦学刊》2015年第6期第62-65页。载吕启祥著《红楼梦会心录》第561-563页,商务书馆201512月增订版。载吕启祥著《<红楼梦>校读文存》第472-475页,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6年版。

照片8张,《红楼梦会心录》增订版后记

1

 DSCN5975.JPG

2

 DSCN5976.JPG

3

 DSCN5977.JPG

4

 DSCN5978.JPG

5,

 DSCN5979.JPG

6,

 DSCN5980.JPG

7.

 DSCN5981.JPG

8.

DSCN5982.JPG

红楼梦会心录(增订本)后记

 

这部书稿落户商务,看似机遇偶然,背后也有某种必然的因素。那缘由是我的外祖父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曾服务于上海商务印书馆。也就是说,他曾是商务的老编辑。这一层旧缘,我从未向现代的商务人----从领导到责编----提起过

外祖葛姓讳陛纶字需生(1877-1940),在我保存的《山阴天乐乡葛氏宗谱》中有一篇他的传记,叙及“君之文虽不得志于科举而贡献社会裨益乡土”,青年时代即“受上海各大书局之聘,任编辑有年,著有中国历史地理概论暨教科用书多种,风行海内”,嗣后绍兴同乡会设学校于上海,举为校长,又执教各校,故君中年以后居沪为久,门墙桃李,遍及江南。民二十年复执笔商务印书馆”,由此可见外祖父曾先后两度执编商务,其著述及诗文积稿满箧,日本第一次侵略上海悉付之一炬,半生心血,尽成劫灰,由是返里教学,在战乱忧患中辞世。外祖父终其一生为乡村教书先生,并非名人,他居沪正值商务的全盛时代,据《顾颉刚自传》(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1月版),当时编辑部有300多人,全馆职工3000多人,已经是现代化的出版企业了。于今,将近一个世纪过去,商务又迎来了新的盛时。我心中存想,如能在商务出一本书,也算是对先人的一点缅怀吧。

我与红学结缘很迟,是中年以后的事;直到如今,可算是一个《红楼梦》执着的读者和寻味者。

生逢战乱,我在抗日战争沦陷中的上海读小学,中学转到广州,已经是新中国建立之初,其时社会风气重理轻文。1954年高中毕业奉派至全省最僻远的海南中学,教化学和数学。三年后1957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时留系在中国现代文学教研室任教。1961年有幸参加全国文科统编教材《中国现代文学史》编写组,得见唐弢、王瑶、刘绶松等前辈专家的学养和风范,由此得到了“史”的观念之启蒙和写作的基本训练。一年后返校教课。1964年被先借后调到中宣部文艺处。其时主管文艺的是周扬、林默涵、袁水拍等前辈领导人,在此工作使我开阔了眼界,也受到了写作的训练。

在此之前,我对《红楼梦》没多少兴趣,只草草翻过,觉它琐碎平淡,情注儿女;鲁迅著作倒是认真通读过的。

正当1966我的而立之年,“文革”风暴来临,中宣部成为“阎王殿”,军管后于1969年将全员下放到贺兰山下的“五七干校”,我撇下了出生仅几个月的女儿,长达四年之久。艰苦的劳动不必说,精神的桎梏令人尤感窒闷。此时翻开尚许阅读的《红楼梦》,在那文化沙漠中真是如获甘霖、如逢知己,盖因自己颇有了人生阅历,看够了周遭“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把戏,切己的人生感受同《红楼梦》的意蕴不期而然地相通了,读下去有无穷兴味、诸多感悟。对我而言,起初并非受宝黛故事之类吸引,倒是与书中那沉浮变幻真假难辨的人生世态感通。这大约是种因结缘之始吧。

 七十年代中后期,先借后调到了“红楼梦校注组”,在前辈和同仁带动下,方认真阅读原著,嗣后参加《红楼梦大辞典》的编写。这两项均属基础工程,我虽非主力,亦收益良多。此后,对于版本等并无专门研究,但始终关注,深知实证工作之重要。自己也作过一些爬梳史料、辑评版本,写过若干以编校注为基础的心得。在完成集体项目的同时,我将自己对作品的研读所得陆续成文,大体上1983年以前之文编入《开卷录》,84-90年之文编入《会心录》,90年代之文入《寻味录》;世纪之交与友人合作编过百万字的“稀见资料”,2004年编过一本自选集《红楼梦寻》。以上诸书印数很少,影响有限。这本《会心录》的大陆增订版,增删原书,将近十年来所作选编收入。

  在我,始终是将《红楼梦》作为小说、作为文学艺术来看待的。阅读中凡会心处常有诗意美感在焉。作品的不朽价值无论是社会的、历史的、哲学的无不仰赖其审美品格来实现。这是我的着眼点和着力点。我的为文无论是人物分析、艺术开掘、意蕴阐发均由此出发,亦归结于此。放眼四顾,滔滔学界,滚滚红潮,功利化的大环境确实不利于学术的健康发展。然而历史无情亦有情,泡沫泥沙终会淘汰,真知灼见终将留存。我不希望红学那末热闹显眼;复归平静,回归到一部小说,才是她的本色。自1985年起,被评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退休至今,已经十六年了。倘有余力,我愿在寂静中守望《红楼梦》的文学家园,出于良知,也出于兴趣。

 

本书编写的缘起和体例在前言中已有交代。承责编和友人美意,曾建议忆念师友部分划出,日后收入同类之书。但考虑到其中固然不乏名家,却也有不少是像我一样的普通学人,如不留存于此,将会淹没。我本人退休已久,近年偶尔参加学术会议常惊诧于学问虽未长进而年齿已届祖母级,所记叙的学术姐妹多数年长于我,为留存史料计,仍保持原来编次。忆想三十多年前的学术会议女学人仅及什之一,如今则满眼都是女教授女博士了,观之振奋,亦生感慨。

其庸先生年事已高而毫不懈怠,多年来为编校他的大型丛稿及续编外集、创作诗书画日以继夜,殚精竭虑;感召之力,泽及学林后辈。他不止一次建议我在大陆再版《会心录》,另将新世纪之作编集;自己思忖既非名家,亦不图多销,为节约出版资源计,就合编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的一本书。可谓亦新亦旧,其中关涉小说人物的诸文曾被多种选本所收,同我此前的自选集也有所交叠。至于本世纪之文则首次收录,包括我今年新写的文章。总之,意在学术留痕而已。

本书责任编辑厚艳芬是二十多年前就已结识的学友,她通阅全稿、补阙匡正、所付辛劳自不待言。这里,还要特别感谢商务印书馆总经理于殿利先生的关切。朱绛先生专为本书题签和书画所作的精美摄影。此外,对于所有为此书出版辛勤工作的朋友,在此一併敬表谢忱。

 

          作者    20127

                             2013年冬修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206657.html

上一篇:小议民生问题个案“第一时间”的出现、发现和解决
下一篇:《<红楼梦>校读文存》前言【《红楼梦学刊》2016.5】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5 21: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