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红楼梦会心录》增订版前言【《曹雪芹研究》2015.4】

已有 245 次阅读 2019-11-18 07:41 |个人分类:个人藏书书目|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红楼梦会心录》增订版前言曹雪芹研究2015.4

【吕启祥纸媒论著(吕启祥论著作目录编号GL279)】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9年11月18日发布(第23063篇)

 

2019年1月6日-10月25日笔者通过博客先后发布,个人收藏图书的英文图书书目和个人在纸媒发表的论著、译、评、介学术资料等。完整保存这些学术资料,符合笔者践行学术报国的心愿和学术为公、实事求是、与时俱进、资源共享的宗旨,也一个普通教育和学术工作者的学术探索历程。对于笔者和家乡主管单位达成全部无偿捐赠的承诺,也是提供了一个完整目录检索。

   26日起,陆续发布吕启祥在纸媒图书报刊上发表的论著等目录。这些也将无偿捐赠给我的家乡主管单位。

 

吕启祥文《红楼梦会心录》增订版前言,《曹雪芹研究》2015年第4期第156-158页。载吕启祥著《红楼梦会心录》第1-4页,商务书馆201512月增订版。载吕启祥著《<红楼梦>校读文存》第469-471页,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6年版。

 

照片7张,《红楼梦会心录》增订版前言

1

 DSCN5955.JPG

2

 DSCN5956.JPG

3

 DSCN5957.JPG

4

 DSCN5958.JPG

5,

 DSCN5959.JPG

6,

 DSCN5960.JPG

7,

 DSCN5961.JPG

红楼梦会心录(增订本)前言

 

        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中期,启功先生为我题了“红楼梦会心录”的书签。其时他还颇有余暇,一气写了三条,两竖一横,任我择。到了90,承其庸先生的鼓励和促进, “会心录”将在台北印行,于是我又烦启先生写了繁体的,这就是92年出版的该书封面题签。原先所写的几条简体书签便郑重收藏起来,心想,有朝一日出大陆版必定用上此签。这一心愿写进了启先生逝后我的悼念文字里。

        二十多年过去,这样的机缘果然到来,“会心录”得以在大陆出一个增订版。之所以要出,一方面因为台湾版不在大陆发行,仅有少量赠就近师友;另一方面亦想借此将新世纪以来所写增入。过往,我的书从来印数很少。1983年以前的编为《红楼梦开卷录》,当时印了5000册;8490年之文收入《红楼梦会心录》,台北发行,印数之少,可以想见;《红楼梦寻味录》收九十年代之作,在大陆出,仅印1500册,友人告我曾在北京某书店一瞥即无踪影。对我而言,数量多少并不重要,能有若干册使师友寓目、有以教我便知足了。

        现在来说说这个增订本的内容和编次。原版《会心录》除删却几篇讲稿性质的和重复者外,均予保留;同时将本世纪以来所写的长文短章约廿余篇增入。两者分量大致相当。此番不依原会心录次序,将所有篇目按内容重新编次,分三部分:

      一, 诗意美感在会心;

         二, 校释比照细研读;

                        三,良师益友长相忆 。

      第一部分,诗意美感在会心,我之喜爱和研读《红楼梦》往往由此出发,亦归结于此。盖因《红楼梦》是小说,是文学作品,阅读中凡会心处常有诗意美感在,它能开阔人的眼界,提升人的精神。作品的不朽价值无论是社会的、历史的、哲学的无不仰赖其审美品格来实现。这是我的着眼点和着力点。因而有关作品本身包括人物剖析、艺术探索、意蕴阐发等都归入了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较多实证性内容。多年以来,我参加过红楼梦的校注、辞典的编纂,关注过刊物、改编,还作过某些相关作品的比照等,这一切当然离不开对作品本身的仔细校读。以前出自选集,有意舍弃了这类文章,以避枯燥;如今原会心录中的此类文章仍原样保留。如为北师大版(以程甲本为底本)校注本写的一篇书评,今天看来仍有意义;至于对人文新校本校读记和注释说明已收入《开卷录》,本书只收廿五周年述旧一文,也算一种历史的印迹。又如《红楼梦大辞典编纂旨趣述要》这篇长文写于1990年,可看作是对初版的一个学术总结。需要说明的是辞典已出增订版,我本人并未参与此项增订工作,只是将初版讹误和若干期望悉数托付修订诸君。因而辞典若因增订而充实丰富,我并无寸功;若仍沿原误或产生新的问题亦非我所能料想,更无能力、精力重检。因而本书中有关辞典之文乃是对初版而言;只是觉得当年编纂的初衷和设想并不过时,仍可供来日再修订时参考。上举师大版及辞典两文乃《会心录》中颇费心力的篇章,故略加说明。

至于第三部分,旨在记取诸多师长学友的教诲和帮助。每一个人的成长都有所依凭,灌注了前人和时贤的心血智慧。我深知自身学术上的成果十分有限,倘若离开了众多师友的培植,那就连这一点果子也结不出来。这部分所收包括健在的和已故的,受教有深浅,交往有长短,虽一点一滴,亦当铭记。在编次上稍作区分,如记写郭预衡先生有两篇,一在先生生前,一在逝后,即分别置于前后两处。尚须提及的是因本书早已交稿,关于师友之文有的未及收入,有的限于篇幅而舍弃。只有待诸来日了。

还要郑重申明的一点是本书时间跨度大,原《会心录》为84-90年间之作,新增的是新世纪所写,当中隔过了整个九十年代(已入《寻味录》),而本书编排又不以时间为序,因而也许有某些不协调。但我的原则是保持原貌,以为这总比强求统一要好。试想,本书中最早的文章写于1984年,最近的则到2013,将近三十年间,从行文到规范不可能没有变化。比方说八十年代各刊物对注释格式并无统一要求,尤其如《文史知识》等刊夹注即可,简明切要,我本人亦习惯于此。我理解学术规范的精神在于尊重前人和他人,不在形式;学术文章可以多种多样,不必千文一律。如今除校改错字个别篇稍有增补外仍各依发表时原样收录,望读者包容鉴谅。

冥冥中似有天意。以书名论,本来依逻辑关系应是先开卷,再寻味,而后有所会心;此番重出《会心录》增订本,把原先的次序顺过来,倒合乎情理了,这是原先没有想到的。

本书初版时,即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初,其庸先生曾为题一诗一画于书前,原件准备送我,讵料带往上海装裱时在宾馆被斯文偷儿窃走。嗣后先生又重新书写该诗和作画,精裱相赠,我妥为收藏,即今置卷首者。这椿往事,先生已不复记忆,在我则印象深刻,特记于此。以诗画相赠,对后学是一种鼓励,我有这点自知之明。九十年代,郭预衡先生亦曾赐赠手卷一幅,也是我十分珍惜的师长墨迹,今并置卷首,以为永久的纪念。

                             2011年5月 2013年冬修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206540.html

上一篇:坚守史实根基 关注学术生态【《曹雪芹研究》2016.2】
下一篇:《红楼梦》校读文存 后记【《曹雪芹研究》2016.4】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6 18: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