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为最早赴美的中国农民工群体摇旗呐喊【《世界知识》(2015.3.16)】

已有 320 次阅读 2019-10-20 07:34 |个人分类:个人藏书书目|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为最早赴美的中国农民工群体摇旗呐喊【《世界知识》(2015.3.16)】

【个人纸媒文章(黄安年个人纸媒文章目录编号GWH 749)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9年10月20日发布(第22773篇)

 

8月5日-9月16日,笔者在纸媒报刊上发表的个人文章总共364次篇(GWH101-464,截止2008年),陆续发布在个人博客上。“次篇”表明某篇文章有可能在不同纸媒被发表或转载。个人在纸媒图书上文章目录78种(GWH001-GWH078)中的近百次篇未计在内。部分个人报道和论文打印稿、纸媒对笔者的书评和报道、个人译校文章也未计算在内。此前2019年1月6日-4月2日笔者通过博客陆续发布个人收藏图书的英文图书书目(US001-US538号)。4月5日-5月28日发布个人论著收藏图书书目(GH001-GH041)、《黄安年文存选》目录。

为保障个人纸媒文章目录的完整性,便于自己和读者查找,也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改革开放以来在纸媒报刊的个别文章暂不发布。个人藏书书目工作自今年初以来已经整整八个月多了。书目力求穷搜,目录检索是我国固有的学术传统,也是学术传承和历史记载的必要平台,个人藏书目录的完善将为集成为一个微“数据库”创造条件。

完整保存这些纸媒论著、译、评学术资料,反映了笔者践行学术报国的心愿和学术为公、实事求是、与时俱进、资源共享的宗旨,也从一个普通教育和学术工作者的学术探索历程。

  916开始发布纸媒评论个人论著文章(GWH501起编号)、|个人部分论文稿(GWH601起编号)、个人撰写的部分报道(GWH701起编号)、发表的个人译文(GWH801起编号)、发表的个人校文(GWH901起编号)

这里发布的是梁碧莹文《为最早赴美的中国农民工群体摇旗呐喊》,载《世界知识》(总1649页)2015年3月16日版,第74页。收入黄安年文存2015年卷。

照片2张,拍自“《为最早赴美的中国农民工群体摇旗呐喊》1

 

1

 DSCN7380.JPG

2

 DSCN7381.JPG

     为最早赴美的中国农民工群体摇旗呐喊

——读《道钉,不再沉默: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

 

梁碧莹

黄安年教授的新著《道钉,不再沉默: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台湾新北市,华艺学术出版社2014年版),是一部记载十九世纪中期华工参加建设北美太平洋铁路的力作。全书收录了52篇文章,加以大量图片佐证,这是作者对建设北美太平洋铁路的华工进行长期研究的成果,无论从美国史、中美关系史、中加关系史、华侨史研究角度看,本书均可称得上是上乘之作。

翻开华人移民美国的历史,在十九世纪经历了三次中国人移民美国的高潮,这就是50年代的加利福尼亚淘金热;60年代修建横贯北美大陆的铁路热;70年代发展加州农业热潮。黄安年教授的大作,正是讴歌修建横贯北美大陆铁路的华工,以大量的事实和图片,还原华工在建设北美铁路的全过程,他们以血和汗在荒芜人烟、漫山遍野上艰苦劳作,为美国的铁路化、现代化作出贡献。

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是值得大书特书,甚至为之摇旗呐喊的。事实是最好的说明。19世纪60年代修筑铁路的大发展,掀起了华人移入美国的第二次高潮。186271,美国国会通过《太平洋铁路法》,授权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和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修建一条横贯东西的铁路干线。这条铁路干线东起内布拉斯加(与东部铁路网相接直达东海岸),西迄加利福尼亚西海岸。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负责东段,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负责西段,双方由东、西双向建筑。这个浩大的工程面临着资金和劳动力不足的两大难题。在资金问题上,国会决定除向铁路公司赠予铁路沿线大片土地外,并补助巨款:平原地区每英里16000美元,沙漠高原地区32000美元,山区48000美元。劳动力问题随后成了最大的难题。铁路东段由于多为平原,又雇佣大批爱尔兰移民,加上铁路通过密西西比河,较容易取得物资供应,因而进展较快,1866年春以每天1英里的进度向前推进。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承建的西段,从萨克拉门托起向东修建,从18631月破土动工,两年时间只铺设了50英里铁轨。由于该地段多为险峻山区和沙漠高原,在艰苦的条件下,许多劳工都不愿前往,即使到了工地,每5人中就有3人打退堂鼓。

据太平洋铁路工程承包商查理士·克罗克回忆,开始修造太平洋铁路时,工地上完全使用白人劳工。过了一年半的光景,发现没有办法雇到足够数目的白种工人,甚至用大工钱招来白人劳工,也连800个也没法招足。困境中的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简直什么办法都用了,雇佣在押犯、墨西哥人、解放了的黑奴等,都无济于事。克罗克不顾反对,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试用了50名华工。出乎意料,华工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从此,筑路华工不断增加,竟占西段工人总数的4/5。筑路华工的坚韧不拔、纪律严明和献身精神,使人们惊异不止。开掘山顶遂道的劳力全部是华人。华工用原始的办法坐在绳索吊着的筐子里,从山顶放下来,悬空用铁锤和橇棍把岩石一点一点地敲开,开出一段狭窄的通道。华人成了平地基、钻探、砌石、爆破等工作的多面手。1866年冬,华工筑路至海拔7千英尺多恼峰,当时,积雪8英尺深,没有一个美国人敢于面对这一挑战,华工却在这恶劣的环境下施工,连续雪崩致使约5001000名华工丧生。建议雇佣华工的克罗克说:假如我今天有件大工程要赶紧干好,我一定要用中国人来干,因为他们非常可靠、稳当而且有干重活的能力。曾鼓动过排华的斯坦福在事实面前也转变对华工的态度,他在遗嘱中写道,他的庄园将永久地雇佣大量华工。

1869510,第一条横贯北美大陆的中央太平洋铁路和联合太平洋铁路提前完工,这是美国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事件。这条东西大动脉宣告完工,正是美国人、爱尔兰人、华人共同劳动的结晶,他们在7年的劳动中,共同完成了估计要花14年的工程。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建成,沟通了美国东部各老州和太平洋沿岸各新州之间的联系,对开发西部地区,发展美国经济起了很大作用。在庆祝会上,只有克罗克提及华工的贡献。他说:我希望各位不要忘记,我们建设这条铁路之所以提前完工,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那些被称为华人的穷苦和遭受歧视的劳工,归功于他们所表现出的忠诚与勤劳。这就是美国移民史上著名的一句话历史。《道钉,不再沉默: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一书详细介绍中国第一代农民工群体在美国修筑铁路,不畏艰险地劳作,冲破万难求生存,在岐视中求立足的过程。该书也用颇大的篇幅论述建设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的华工。

本书的最大特点是图文并茂。2006年作者编著的《沉默的道钉——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图册一书由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它的英文版在五洲传播出版社同时由张聚国博士翻译出版。该书主要是以图配文,在一千多张珍贵历史图片中精选了200幅左右,限于篇幅,文字说明只用了五万字。2010年白山出版社出版了《道钉,不再沉默: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的简体版,2014年在台湾出版了繁体版。前后两本书可谓姐妹篇,后者除了把前书的图片浓缩在书内,而大量增加文字分析、评论部分,使其学术性得到充分的彰显,使读者对铁路华工这一群体有了全方位的了解。这些珍贵的历史图片和翔实的文字,充分反映了19世纪中晚期数万华工漂泊海外的坎坷遭遇,展现了一百多年前在北美建设的华工从生存挣扎到立足生根,为当地文明的发展所做的巨大贡献。值得称道的是作者为本书的初版、修订付出的辛劳。作者多年来在国内外许多高等院校、博物馆、图书馆、展览馆、网站等单位,搜索了大量的信息,通过比照、甑别而精心筛选,并八度修改,这种精益求精精细的绣花针功夫,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历史学家的责任是通过研究尽可能地恢复历史的真实,黄安年教授潜心从事的华工和北美太平洋铁路的研究具有现实意义,是一个值得高度关注的课题。正如书中所说:这一课题研究在美中关系史上富有历史的、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和自由人权等多方面的启迪意义。就美国现代化发展史、美国社会发展史、美国移民史、美国自由人权史的角度看,研究这一课题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

本书突出了两个关键词:沉默的道钉道钉,不再沉默。这正是作者道出了研究19世纪北美筑路华工的初衷,也反映了作者对这一领域的研究是具有深厚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的。

沉默的道钉指的是中国许多无名的筑路英雄,铺就了横贯北美大陆的太平洋铁路,却像无数沉默的道钉那样,默默无闻,甚至尸寒僻野,深埋于道轨之下,迄今仍然不知姓名。黄安年教授指出:北美铁路华工是道钉、铺路工,是为美国近代化铺路、打基础的;这些铁路华工又是沉默的弱势群体,是没有话语权、没有引起重视的中国第一代大规模远涉重洋到达北美的农民工。今天我们需要纪念的正是这些处于下层的、为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贡献的沉默道钉们。从美国经济发展史、美国的崛起以及移民对美国发展的作用来看,这一课题的研究均有深刻的学术价值。本书确实做到如作者所期望的尊重史实,言之有据,以史为鉴知识性、可读性、学术性兼顾,雅俗共赏恪守知识产权,严守学术规范等。

道钉,不再沉默,这句话饱含深层的意义,是作者学术上的升华。作者说:我们今天要让这些道钉不再沉默,让沉默的道钉们将不再被漠视。笔者认为,道钉,不再沉默这句话起码有四大含义:第一,那些沉默的道钉们,那些中国第一批海外农民工们建设北美铁路的贡献,是谁也无法掩盖的;第二,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筑路华工的奋斗、生存、抗争的艰难历程,将在世人面前,明明白白彰显出来,成为中美、中加乃至世界各国人民关注的焦点;第三,随着新资料的发掘和发现,将对中国在北美的筑路英雄们有深入和进一步的解读;第四,华工们所发扬的道钉精神将世世代代流传下去。也就是说,作者通过此书,帮助人们了解筑路华工的历史和他们的贡献,华工建设太平洋铁路表现了中国人民对美国崛起历史性奉献,透过他们的奋斗史,展示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作者满怀深情地表达这本书是为纪念筑路华工而作,他倾注了对于沉默的华工们的深切思念,愿他们永远活在中国、美国、加拿大人民心中。

华工的作用是无与伦比的,连美国官员也承认没有华工。就没有美国西部的垦殖。梁启超在《新大陆游记》也称美国加州的繁荣实吾国人民血汗所造出之世界也。这些足以表明华工对于美国经济的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正如作者所说:他们以中国人特有的吃苦耐劳和出众的聪明才智,为筑路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取得了决定性的贡献。作者讴歌华工的奉献精神,是要告诉人们,历史是不该被遗忘的,历史会给这些勤劳淳朴、不畏艰险的中国工人以公正的评价。1964年美国内华达纪念建州100周年,建立了华工纪念碑,碑文写道:华人先驱,功彰绩伟。开矿筑路,青史名垂19769月,南加州华侨历史学会建立了南太平洋铁路与圣费尔南多大隧道华工纪念碑,碑文铭刻着:加州铁路,南北贯通,华裔精神,血肉献功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华工的卓越贡献被淹没在一片排华声浪中,而华工的廉价劳力居然成了排华的主要依据。华工的遭遇与贡献成了极大的反差,简直是天渊之别。高强度、高风险劳动致使大批华工死亡,幸存者遭受到酬金微薄、种族歧视和排华浪潮等不公正待遇。尽管华工表现得多么出色,他们与白人不能同工同酬。白人劳工的工资是每人每月35元另供给膳宿,而付给中国人的工资是每人每月30元,膳宿由他们自理。华工在异国他乡立足不容易,生存不容易,发展就更不容易。从铁路华工的工作和生存状况,亦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的排华史。

华工旅美史也是一部血泪交织的沧桑史。当美国西部开发需要劳力时,勤劳耐苦的中国劳工尚有谋生的机会。但随着西部淘金热的降温和大铁路的完工,劳动力逐渐趋向饱和,失业大军也日益庞大。欧美劳工便认为工价低廉的中国人抢夺了他们的饭碗,导致他们工作收入降低甚至失业。1873年美国经济危机的爆发,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华人的遭遇更是雪上添霜,成为首当其冲的牺牲品。中国华工的杰出贡献和无私奉献换来的却是随后美国政府的排华政策。

华侨与祖国,无论在哪里,中国人的家园观念始终如影随形,挥之不去,无处不在无处在,是融化在血液里的东西。在美国排华的关键时刻,华人及其商会组织不断向祖国求救。正是华人在海外遭到不平等的遭遇,促成清政府向国外派遣驻外公使,而第一批遣使的国家就是美国,遣使的根本原因与华侨问题突出分不开。从1875年清政府任命驻美公使到1911年清帝逊位,晚清驻美公使实际赴职者有8人,他们是:第一任公使陈兰彬(1875年任命,1878年上任-1881年,兼驻西班牙、秘鲁公使),副使容闳,郑藻如(18811886年,兼驻西班牙、秘鲁),张荫桓(18861889年,兼驻西班牙、秘鲁),崔国因(18891892,兼驻西班牙、秘鲁),杨儒(18921897年,兼驻西班牙、秘鲁),伍廷芳(18971902年,兼驻西班牙、秘鲁;19071909年,兼驻秘鲁、墨西哥、古巴),梁诚(19021907年,兼驻秘鲁、墨西哥),张荫棠(19091913年,兼驻秘鲁、墨西哥、古巴)。晚清驻美公使是代表中国与美国发生关系,他们在美国参与各种政治交涉、经济、文化活动,保护在美华人的利益。早期赴美华人以广东人为主,而晚清驻美公使大部分也是广东人。

翻阅晚清中国驻美公使资料,他们的职责重点放在维护旅美华人的利益,一旦华人的生命财产遭受侵犯,即主动出面与美国政府当局交涉。第一任公使陈兰彬在美国时,美国国会正在讨论排华法案,陈兰彬和容闳会见了美国国务卿,严正指出法案是对中国的侮辱,所使用的语言是无礼和粗俗,美国如此粗暴对待在美华人,是否会考虑到中国人民如何对待在华的美国人。为保护华侨的权益,经清政府批准,陈兰彬在华人聚居的旧金山建立了领事馆。

驻美公使伍廷芳更擅长以法律为武器,与美国政府的排华法律进行交涉。他游说于美国政界和民间,站在舆论的舞台上,诉说华侨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争取美国人民乃至国际上的同情和支持,最大限度保护在美华侨的权益。伍廷芳还利用演说对那些丑化华人的言论进行批驳,指责美国种族主义的不是,呼吁美国尊重人权,维护华人的权益和人身安全。他指出:美国人一直没有认真研究中国问题。他们对中国人存在许多误解,看问题不全面,不公正。他一再强调,中国人来美国,是用劳动换取报酬。他们等价交换,诚实无欺。他们受到排斥不是因为他们不好,而是因为他们太善良了。梁诚任驻美公使时,美国立法排华和暴力排华同时并行,越演越烈。对美国排华法案的长期愤怒,1905年中国人民像火山般爆发了一场规模巨大的反美拒约运动。梁诚一方面与美国政府交涉,为受迫害的华人向美国政府索赔;一方面又建议清政府,利用民间的抵制美货运动对美国政府构成的压力,争取中美在华工条约的谈判中取得主动。

《道钉,不再沉默:建设北美铁路的华工》还介绍华工在美国排华期间的悲惨遭遇。作者批评1882年美国第一个排华法案,他指出:“1882年美国国会正式通过了排华法案,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针对一个国家人民的排斥法律,从而成了美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史、移民史、政治史和人权记录史上最可悲的记录之一。”1882年《排华法案》规定10年内不准华人入境、不得准许华人归化为美国公民等。从此,排华就成为美国的国策,标志着中国人向美国自由移民时期的结束,美国从地方性排华转向全国性排华。曾居住在中国达13年之久的美国驻华公使田贝指出,这一排华法案首创了国内立法破坏国际条约的恶例。历史学家也讽刺说:美国传教士真难向中国人解释为何中国人可以进入白人的天堂,却不能到白人的国土?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也承认,排斥华人移民岐视政策造成严重后果,我们国家过去对中国非常不公平,而且已经做了错事。直到194312月,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签署法令,废除一切现存的排华法令;每年允许105名中国人移居美国,其中75%的定额给来自中国本土的移民;允许那些合法进入美国的华人加入美国国籍。美国排华法案才正式宣布废除。从1882年到1943年,这60年被称为美国华人史上的黑暗时期

作者长期以来持之以恒一直跟踪考察和研究北美铁路华工这一学术领域,这种动态式的研究,不是静态式的研究为笔者所敬佩。也就是说,作者对这一领域的关注并没有因为本书的出版而画上句号。值得欣喜的是,华工与北美太平洋铁路这一研究课题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既有新资料的发现,也有采用新的方法进行研究。作者虽然已步入七旬岁月,仍然以饱满的热情和精力投入此项研究工程。他向学界呼吁,要发掘能够证实华工遗族的原始资料及相关材料;了解相关人的家谱、回忆录、论著;寻觅筑路华工的遗址或墓地;抢救北美铁路华工口述历史等等。他还提倡中外学术机构协力研究,推进深度研究,以期在原有研究的基础上,突破某些难点。黄教授还身体力行。2014年参加在广州举办的学术会议后,自费到图书馆、博物馆查找资料,还专门探寻广州白云山华侨千人墓,进行考察和拍照。这种以严谨的态度,寻找散落在各地的先人足迹,还原历史真相的学术精神是值得我们敬佩的。我们期盼学术界在这一领域有更多新成果问世,使华工建设北美太平洋铁路可歌可泣的壮举,为世人所传颂。

 

(梁碧莹,中山大学历史学系教授。20141027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网首发http://www.ahrac.com/xsdt/dspl/3356.html20141028黄安年的博客受权发布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839157.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202659.html

上一篇:让道钉不再沉默--《沉默道钉的足迹》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人民政协报》(2015.12.7)】
下一篇:“资深教授”背后的利益纠葛【《民主法制时报》(2014.4.21)】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5 00: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