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如今课程教学计划表是否形同虚设

已有 590 次阅读 2019-5-22 07:15 |个人分类:教育改革思考(07-11)|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如今课程教学计划表是否形同虚设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9522发布(第21664号)

    讲课需要有教学计划表,“按照学校规定,各系有本科教学课程任务的教师在开学的第一周内,需向系办公室送交该学期的课程教学计划表。”“我们一直批评美国等西方国家大学教学中的自由讲学,但是他们对于按时提交教学计划表却是十分认真的。不少课程还有详细的讲授大纲。”20年前我在教学巡视报告时担心课程教学计划表形同虚设,那么现在呢?

****************************

  再谈切莫让课程教学计划表形同虚设

             --1998-1999年第二学期本科教学巡视报告之六

                                         黄安年   1999331

教务处 并请转 谢维和副校长:

    ----按照学校规定,各系有本科教学课程任务的教师在开学的第一周内,需向系办公室送交该学期的课程教学计划表。它有利于推动教师全面规划课程教学、便于教师本人和教学主管部门检查教学进程,也方便图书管理部门配合教学。事实证明,这一规定对于检验教学质量是起作用的,当然计划并非法令,在执行过程中需要随时调整。现在的情况是教师按期送交的很少;认真按项目逐项填写的更少。我以为现在有重申这一规定并认真检查执行情况的必要。下面所列出的是历史系本学期课程到39上午为止已经交表的只有四门课(张升的<<古代历史文选>>,李志英的<<中国近代经济史>>,杨共乐的<<希腊罗马史>>,史革新的<<中国近代学术史>>),而这学期历史系本科生四个年级开设的基础课和选修课程共有21,就是说,80%以上的人没有交。这里包括学校已经下达这学期本科教学特聘岗位聘任的四位老师也没有交。”----摘自<<切莫让学期课程教学计划表形同虚设--1998-1999年第二学期本科教学巡视报告之二>>(1999.3.10)

 

以上引述三周前我写的一份巡视报告的内容。三周后今天,历史系的交教学计划表的情况没有变化,在17门还没有交计划表的教师中,还没有一位交给历史系教务员的(1999年3月30下午于教务员核实)。作为教学巡视员的职责是如实反映,“实话实说”。如何解决请职能部门考虑。学校领导设置巡视员制度总不是为了装装门面,总是要解决问题的。了解教学计划表似乎超出了听课“范围”,然而每次听课不了解其总体计划,我们难以发表符合实际的意见。我们不指望问题都能得到及早解决,但是总要有所回应才是。

    下面提供的是哲学系、经济系、教育系的情况。据3月30日下午我直接到这三个系教务办公室分别向教务员了解并看了教学计划表的情况如下:

    据哲学系教务员说:不知有什么上课的教师需要交学期课程教学计划表一事,教务办公室没有收到这样的表。这几个学期都是这种情况。

据经济系教务员说,绝大多数教师在学期开始头两周已经交来了学期课程教学计划表,共16门课的教学计划表计开沈越的<<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部分>>和<<当代西方经济流派>>、詹君仲的<<近代西方经济学说>>、施菊英的<<世界经济史>>、钟宜的<<高等数学>>、冯文荣的<<税收概论>>和<<国际税收>>、李萍的<<劳动人事管理>>、何璋的<<国际金融实务>>和<<国际金融>>、彭延广的<<资本论第一卷选读>>、袁连生的<<证券投资学>>、李由的<<公司概论>>、李晓峰的<<货币银行学>>、袁强的<<线性代数>>、狄承峰的<<宏观经济学>>等。

    没有交教学计划表的是刘松柏的<<管理学>>、赖德胜的<<经济体制改革>>、王力军的<<经济法>>、张晓强的<<国际结算>>、唐任五的<<中国经济学说>>、杨春明的<<经营战略>>、陈燕峰的<<管理会计学>>、戴贤远的<<专业外语>>等8人。

教育系的情况是全部按时在“开学后两周内上交”齐备。他们的做法堪称独创,值得称道。把<<北京师范大学课程教学计划>>表列入该系的<<工作任务书>>中,规定任务书上交“原则上不超过两周,无故超过两周不交齐的教研室或个人按不接受工作任务处理。”该系教务员特别强调教学计划表和任务书是直接和当月奖金挂钩的,就是说如果某教师提不出正当理由按时交上,意味着该教师“下岗”。

    历史系没有交表的有马卫东的<<史学概论>>和<<历史教学法>>、刘林海的<<世界中古史>>、曹大为的<<中国古代史>>(下)、郭小凌的<<西方史学史>>、张皓的<<中国现代史>>、金相春的<<世界现代史>>、向燕南的<<中国近现代史学史>>、王开玺的<<晚清政治史>>、刘淑英的<<汉书研读>>、汝企和的<<中国历史文献学>>、晁福林的<<先秦史>>、赵世瑜的<<专业英语>>、宁欣的<<中国古代经济史>>、孙燕京的<<中国近代文化史>>、耿向东的<<文化大革命史>>、杨宁一的<<日本近代史>>等共17人。

    尽管我们一直批评美国等西方国家大学教学中的自由讲学,但是他们对于按时提交教学计划表却是十分认真的。不少课程还有详细的讲授大纲。我们不能把计划当成不可更改的法律,我们总不能没有“设计图纸”,“边施工、边设计”。

               北京师范大学本科教学巡视员   黄安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180415.html

上一篇:《奠基开创念师友》目录(征求意见稿)
下一篇:教学设备“即时修复”今如何?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8-21 03: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