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20年前文科毕业班教学状况今如何?

已有 2597 次阅读 2019-5-20 07:15 |个人分类:教育改革思考(07-11)|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20年前文科毕业班教学状况今如何?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9520发布(第21655篇)

  20年前我撰写的《文科毕业班教学安排引发的思考》报告提出:  

 1.如果学分已经满了,为什么不让提前毕业走人,早些走入社会?既然又不让提前毕业走人,为什么让几乎全部毕业班同学在毕业最后一个学期前都“满了学分”呢?

    2.既然本系课程学分已经开够了,为什么不为有足够精力的学生创造“双学士学位”和学士学位课程和硕士学位课程的连读(尤其是保送研究生)的条件呢?

    3.既然本系课程学分已经开够了,为什么不为学生走上社会谋职提供选修校内相关课程的条件呢(指规定这些“已经没有本系课程可选”的学生,应选例如2门外系有关部门课程)

    4.怎样真正把好毕业论文关?全校文科这些年有多少因毕业论文不通过而不能授予学士学位的?怎样切实改变“严进宽出”的情况?

    5.毕业班的管理怎样切实加强呢?“头年严,中间紧,最后时刻大放松”将会带来什么潜在后果呢?

    从根本上说,它涉及培养体制和计划、课程计划体系、学分制设计、分配制度改革等重大问题。

  我相信,在职教师和在读学生会给出各自的解读的。

********************

文科毕业班教学安排引发的思考

             --1998-1999年第二学期本科教学巡视报告之三

                                         黄安年   1999310

说起文科毕业班,一般印象是:课程要求较轻、教学纪律松弛、老师为学生缺课犯怵、学生忙于考研求职、毕业论文松之又松、管理趋于“宽出”状况。这类现象看来这些年有增无减。上学期历史系为“确保文科基地毕业班更多的同学考研”而降低考试要求,将选修课程由考试改为考查的做法,已经引起不少教师“无奈”的担忧,似乎课程要求严格会影响考研,进而影响基地班成果的“估量”。尽管目前尚不得知,该系毕业班考上研究生在全体学生中所占的比例,但是有一点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在四年的课程学习中,毕业班的课程学习质量水份多,令人担心。

这学期历史系开设了选修课六门:<<中国近代学术史>><<中国近代经济史>><<中国历史文献学>><<文化大革命史>><<日本近代史>><<希腊罗马史>>。其中<<中国近代学术史>>在上学期末登记预选的人数有30多人,但是这学期第一周只有4人,第二周3人来听课,其中还包括课任教师的研究生一人。对于出现这种情况教师自然非常窝火,系里则也感“无奈”,因为毕业谋职难,学生找不到工作到头来对系里造成影响。有的学生则另有一番高论,说“别的系已经不上课了,我们还上课”,似乎“亏”。我对此深感惊讶,以为只是妄论,于是查了一下文科各系毕业班的课表,发现教务处为巡视员提供的课表中少了中文系和经济系国际经济专业和国民经济管理专业的毕业班课表。我怀疑教务处漏印了这三个系和专业的课表,似乎“不妥”。谁知魏红同志经了解告诉我,这三个系和专业的学分已满,不再开设其他课程了,个别同学可以去听1996年级的有关课程。那么其他系的情况呢?

从教务处提供的课表看:

    艺术系音乐专业,选修2:<<合奏>>,<<配器法>>

          影视专业, 选修2:<<名片分析>>,<<世界经典影视片读解>>

    经济系经济学专业,选修2:<<证券市场于投资学>>,<<公司概论>>

    教育系教育管理专业、教育学专业,选修6门相同:<<超常儿童教育>>,<<教育文化学>>,<<家庭教育>>,<<性别与教育>>,<<职业教育概论>>,<<教育经济学>>

    教育系幼儿教育专业选修7,其中有<<学前教育比较>>,及上述两个专业的6门课,实际上教育系三个专业共修7门课。

    哲学系哲学专业,选修6门:<<科学史>>,<<价值论>>,<<哲学原著选读>>,<<专业英语>>,<<经济伦理学>>,<<文秘学>>

    哲学系政治思想教育专业,选修6:<<中西哲学比较>>,<<价值论>>,<<计算机文化>>,<<经济伦理学>>,<<易学概论>>,其中有2门与上述专业重复。

    哲学系法学专业,选修5,选修5:<<比较合同法>><<<专业英语>>,<<金融法>>,<<会计法>>,<<税法>> 哲学系三个专业共开设不同教师讲授的课程13门。

仔细研究了毕业班的课程,不难发现,历史系学生的抱怨不无“道理”。问题在于,学生希望课程少开的倾向反映许多值得深思和研究的问题:

    1.如果学分已经满了,为什么不让提前毕业走人,早些走入社会?既然又不让提前毕业走人,为什么让几乎全部毕业班同学在毕业最后一个学期前都“满了学分”呢?

    2.既然本系课程学分已经开够了,为什么不为有足够精力的学生创造“双学士学位”和学士学位课程和硕士学位课程的连读(尤其是保送研究生)的条件呢?

    3.既然本系课程学分已经开够了,为什么不为学生走上社会谋职提供选修校内相关课程的条件呢(指规定这些“已经没有本系课程可选”的学生,应选例如2门外系有关部门课程)

    4.怎样真正把好毕业论文关?全校文科这些年有多少因毕业论文不通过而不能授予学士学位的?怎样切实改变“严进宽出”的情况?

    5.毕业班的管理怎样切实加强呢?“头年严,中间紧,最后时刻大放松”将会带来什么潜在后果呢?

    从根本上说,它涉及培养体制和计划、课程计划体系、学分制设计、分配制度改革等重大问题。

    一位同学在大学生活四年,如果我们没有帮助他们充分利用好最好一个学期的时间,则是遗憾的。建议学校有关部门切实研究一下毕业班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巡视员  黄安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180059.html

上一篇:如今新学期课程教学计划何时告知?
下一篇:20年前北师大历史系本科选修课“偏瘫”现象好转了吗?

1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0 14: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