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提前下课”风今何在?

已有 692 次阅读 2019-5-20 07:11 |个人分类:教育改革思考(07-11)|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提前下课”风今何在?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9520发布(第21653篇)

  20年前笔者就北师大的“提前下课”进言“这个问题可谓几十年来积重难返,它反映了我校的综合治理尚未形成良性循环。问题表现在教师不得已提前下课上,问题从根本上说发生在学校的综合管理水平上。如果不能限期切实解决这个问题,学校有关领导是否应当自责,至少不能心安理得地继续领取特殊补贴,而且还应该有勇气自动停发有关部门奖金才是。这样才真正起到奖罚分明的作用。

  现在的情况,在职教师和在读学生比我清楚,何况我已经退休20年且布住校。倒是感到教师选择何时上课?学生选择何时的课?都是很有讲究的。

************************

“提前下课”之风何时了?

             --1998-1999年第二学期本科教学巡视报告之一

                                         黄安年   1999310

 

   *************************************************************************

            切实制止提前下课风

    多年以来,我校上午第四节课及下午第三节课提前下课已成惯例。我在1998年6月26日给主管教学工作的校长的信中提到:“如果作一个简单统计,这类课程每次损失15分钟,每天如果按上7节课计算,每节50分钟,共350分钟,但实际上只上了335分钟,少了15分钟,占0.957%,即1%的时间,如果每周5天,每学期20周计算,则每学期总共少了1500分钟,合30个学时!一个学生四年间总共少学了240个学时! 这个数字难道不值得重视吗!如何解决,需要学校有关部门来协调,靠过去下死命令不准提前下课解决不了问题!”,现在又是半年过去了,依然如果,既然问题没有解决,还得旧事重提。我以为这个问题可谓几十年来积重难返,它反映了我校的综合治理尚未形成良性循环。问题表现在教师不得已提前下课上,问题从根本上说发生在学校的综合管理水平上。如果不能限期切实解决这个问题,学校有关领导是否应当自责,至少不能心安理得地继续领取特殊补贴,而且还应该有勇气自动停发有关部门奖金才是。这样才真正起到奖罚分明的作用。

                        ----摘自<<关于本科教学巡视的听课总结和改进教学工作的

                        建议(1998-1999学年第一学期)>>黄安年1999年1月12日)

 ***************************************************************************

教务处 并请转 谢维和副校长

现在一提起教学巡视员的工作,凡熟悉的朋友均对我说:“这项工作费力不讨好”,还有的干脆说:“反正你已经挨骂了,也不怕再骂。”看来退休教师倒有这个好处,因为骂也不怕。即便是说了也白说,可没解决问题还得说。作为这学期的头一份报告,我说的还是这个老大难问题。从第一周到3月9日我已听了五次课,其中两次分别是下午三节的连选的课和上午第三、四节课,前者16:20分下课(中间休息一次应为16:45分下课),后者11:27分下课(中间不休息,应为11:45分下课),这是历史系的情况。下课时,我将文史楼教室看了一遍,在继续上课的已经不多了。尤其是上午情况更突出,11:30,我看遍文史楼一、二、三层教室,除了外语系有三个小班尚未下课外。我没有再作详细统计,看看别的教室也属于这类情况,但是开学就担心的情况终究已经出现了。饭前提前下课已经形成习惯,为什么北大、清华等校已经解决的这个问题,师大解决不了?切实制止提前下课风的问题,这学期怎样才能解决呢?

 

                     北京师范大学本科教学巡视员  黄安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180055.html

上一篇:就1998-1999学年第二学期北师大每节课50分钟答刘庆生教授
下一篇:如今新学期课程教学计划何时告知?

1 吴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9 12: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