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温故知新:有感于20年前的教学巡视

已有 389 次阅读 2019-5-19 07:49 |个人分类:个人藏书书目|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温故知新:有感于20年前的教学巡视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9519发布(第21650篇)

  1998年我从在职编制上退休,但是依然承担急救性教学任务,还担任了一段学校委派的文科教学巡视组负责人的工作,主要是深入第一线到本科生课堂上听课,发现本科教学教书育人中的经验问题。最近整理我的文存,翻检到整理装订成册的《本科教学巡视听课记录和报告》(1998-1999学年)(1998.9.2—1999.6.30)感概万千,这些原始记录的打印稿当时呈报学校主管教学的谢维和副校长,至于学校教学档案是否保存不可得知。2007年9月5日,我的博客《关于本科教学巡视的听课总结和改进教学工作的建议(1998-1999学年第一学期)》发表,其中按语写到:高等学校的基本任务是教书育人,而育人的基本途径是通过教书,教书包括教好基础课、选修课、公共课、研究生课等不同类型和层次的课程,其中最基础的还是本科基础课。如果高校不把课程教学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如果有经验的教师不上教学第一线,如果师资力量一味向高精尖的研究型的项目倾斜,而完全脱离教学,那就和研究院所就没有什么区别了,那就不叫教授而改称研究员了。再说我们的研究成果也需要在教学中体现出来,教学和科研应该也可以相辅相成的。

 

成立本科教学巡视组是监督本科教学质量的重要一环,近年来研究生教学也设置了巡视组,但是这些组织不能不意味着可以取代领导干部深入第一线听课,不能将巡视组流于形式。

 

    我记得58年前的1961年,我被学校从历史系教学岗位调入校部行政部门从事教学和研究的调查研究工作,当时学校主管领导就规定每周要有1/3以上时间去听课,所以那时我就听了不少课,增长了文史哲经政教外等系的知识,那时同时被调入的还有童庆炳同志及理科的方福康同志(我们都在一个支部,并和教务长一起过组织生活),那时是几乎每周都有二三次教务长和我们在一起碰头会的,有时教务长直接下去一同听课,并和任课老师交换意见的,可1998-1999年间变成了巡视员代表学校领导听课了,反映上去的意见也得不到及时反馈。现在的情况不得而知,学校领导每学期有几次自己听课去了,只有他自己知道,至少从北师大校报热衷于第一时间报道领导活动来看,真还难以找到。

***************************

关于本科教学巡视的听课总结和改进教学工作的建议(1998-1999学年第一学期) 

黄安年文  发表:2007年9月5日

 

按:高等学校的基本任务是教书育人,而育人的基本途径是通过教书,教书包括教好基础课、选修课、公共课、研究生课等不同类型和层次的课程,其中最基础的还是本科基础课。如果高校不把课程教学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如果有经验的教师不上教学第一线,如果师资力量一味向高精尖的研究型的项目倾斜,而完全脱离教学,那就和研究院所就没有什么区别了,那就不叫教授而改称研究员了。再说我们的研究成果也需要在教学中体现出来,教学和科研应该也可以相辅相成的。

 

成立本科教学巡视组是监督本科教学质量的重要一环,近年来研究生教学也设置了巡视组,但是这些组织不能不意味着可以取代领导干部深入第一线听课,不能将巡视组流于形式。这里发表的是我在学校最初成立巡视组时1998-1999学年第一学期的报告。

**********************************************

 

关于本科教学巡视的听课总结和改进教学工作的建议(1998-1999学年第一学期)

 

黄安年   1999年1月12日

 

一·基本情况

   根据学校党政联席会议决定成立本科教学巡视组的职责精神,巡视组成员应“深入教学课堂听课,了解和检查本科教学情况,研究和和提出改进教学工作的建议。”作为文科的教学巡视员,我基本上完成了本学期的任务。从开学第一天起的1998年9月2日到本12月中,共听课29次58节课(其后因患感冒和集中准备中央教育电视台的《美国经济史》录像课程及参加中美建交20周年学术讨论会等原因而没有听12月中到1月初的课程)。在所听的上述课程中,属于公共课程的有心理学、哲学、邓小平理论、大学语文、政治经济学资本主义部分等5门;属于历史系的基本课和选修课程共17门;属于哲学、经济、教育、中文系的课程6门。主要是系统地听了历史系本科的课程,同时兼听部分的公共课程和文科的相关课程。所听授课教师从副校长到刚上讲台的年轻博士生都有,基本上涵盖了目前的教学状况,所有这些听课均有记录并经整理以电脑打印出来。1998年10月14日,在听完15节课后还专门写了一份《关于1998年学年第一学期听课情况的第一次报告》给教务处。在修订文科教学计划过程中,为全校公共课必修课的结构比例和课程设置、全校公共选修课、编制全校课程表等三个问题,还向教务处和谢维和校长提出了一份书面建议。

 

二· 对教学巡视的评估

  我参加教学巡视已近两个学期,深感对于教学巡视的的评估本身需要作一个评估。我以为这里有一个真正要解决问题的评估还是走过场式评估的问题。如果真评估就要真正解决或逐步解决实际问题,以期真正达到学校党政联系会议决定成立本科教学巡视组的初宗。而如果流于形式,这样既达不既定目的,又可能在实际上造成某种假象,从而影响了教学改革的进程和教学质量的提高。此外,从经济上说学校支付巡视费用的效益也会受到影响;从精力上说,对于巡视员和学校有关部门方面都将会带来某些负担。

  

    客观地说,教学巡视制度的推行将对确保和逐步提高教学质量,改进教学起到积极作用。我在1998年10月14日的《报告》中提到:“一个明显的事实是,无论是青年教师或中年教师,有多年教学经验的老教师都相当‘在乎’。有的感到紧张和有压力,还专门征求意见。有的说自己任教10多年来没有人听过自己的课,每讲课靠自觉,也有些“疲了”。这种情况说明,讲好每一门课和每一次课是很重要的,对于教师来说,要强调讲好每一堂课,有了这一条,教师就不怕随机检查。附带提及有的教师要求学校当局要派人巡视研究生课程教学情况,这方面的问题希望引起研究生院的高度关注,因为那些课程基本上是无人现场监督的局面。”事实上,如果这种巡视涉及到实际评估学校的教学状况,或者涉及对于教师特聘而进行真实评估,那其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不过如果是为了应付,则其效果肯定是大打折扣的。例如上级单位在去年11月的某个星期四对于我校的各系普遍听课,绝非是真正的“随机”,很多人觉得校方某些部门对这次“随机”如临大敌,精心设计,以度难关。尽管如此,事后仍一如既往,但并无改进的起色,从而对巡视的真实效果产生了怀疑。

 

  从领导工作的角度讲,我们的巡视组对于教学工作能够起的作用,只有两条,一条是:“听课记录及结果,将作为学校教学评估的内容之一,并集中整理后由学校向各系反映。”这一点的落实情况不取决于巡视员而取决于教务主管部门。另一条是:“校领导直接听取专家意见”。对于这一条明显取决于“校领导”,但是自巡视组成立至今,校领导只有与专家们两次短促见面,总共时间算起来没有超过两个多小时。这从一个方面说明,巡视组的作用和效果在相当程度上和校长的重视程度相联系的(不仅是主管校长,而且包括正校长)。学校关于巡视组的规定并没有要求校长或教务部门对于巡视组提出的建议必须作出相应的反应,这就是说,相对于巡视组建议的答复也属可有可无。在这种情况下,巡视组处于看似必要实际上并不重要的地位。

 

三· 对教学改进的建议

  教学中的问题反映了整个学校机制的运行,绝不只是教务部门或分管教学校长的事,教学工作的改进反映了学校是否真正转入了提高教学质量、培养适应21世纪需求人才的轨道,教务部门、总务部门、政治工作部门需要紧密配合相互促进,形成良性循环。为了切实改进教学,我建议学校当局在1999年内切实许诺做到几件实事,做不到可以创造条件明年办到。把这些实事公之于众,到年终时不仅有关部门需要述职,而且要由全校师生来考核(例如采取民意测验方式)。这些实事这里不妨举例说明:

 

1.切实制止提前下课风

    多年以来,我校上午第四节课及下午第三节课提前下课已成惯例。我在1998年6月26日给主管教学工作的校长的信中提到:“如果作一个简单统计,这类课程每次损失15分钟,每天如果按上7节课计算,每节50分钟,共350分钟,但实际上只上了335分钟,少了15分钟,占0.957%,即1%的时间,如果每周5天,每学期20周计算,则每学期总共少了1500分钟,合30个学时!一个学生四年间总共少学了240个学时! 这个数字难道不值得重视吗!如何解决,需要学校有关部门来协调,靠过去下死命令不准提前下课解决不了问题!”,现在又是半年过去了,依然如果,既然问题没有解决,还得旧事重提。我以为这个问题可谓几十年来积重难返,它反映了我校的综合治理尚未形成良性循环。问题表现在教师不得已提前下课上,问题从根本上说发生在学校的综合管理水平上。如果不能限期切实解决这个问题,学校有关领导是否应当自责,至少不能心安理得地继续领取特殊补贴,而且还应该有勇气自动停发有关部门奖金才是。这样才真正起到奖罚分明的作用。

 

2.印制供全体师生使用的统一课程表

  我在1998年10月14日《报告》中提出建议:“尽快编制全校统一的大课表,分别不同课程类型(含公共、基础、专修、必修、选修、硕士研究生课、博士研究生课等)排出统一课表,规定学生选课条件,使得学生便于在全校的课程中有更多的选择余地,也促进学生间的学术交流,有利于教学质量和水平的提高,充分利用教师的人才和课程资源。”在1998年11月17日的信中,我进一步阐述这一意见说:“ 为了加强全校性课程的监管,与真正意义上的学分制相适应,和全校本科课程、硕士生研究生课程、博士研究生、其他专业学生课程相衔接,建议学校采取切实措施,编制全校课程代号系统和全校校历和课程表,将各类所有课程编入代号和全校中,一旦全校所有课程代号化和编制完成全校统一课程表,这样有利于真正实施学分制,做到充分发挥综合性师范大学优势,实行各系课程在全校范围内开放,本科生、研究生课程打通将有利于教学“资源共享”,本科生、研究生‘一条龙’教学,从而使全校教师和学生相得益彰。作为第一步,可以由学校本科教学和研究生教学以至成人教学部门联合编制确定课程代号系统,在这次本科教学制定中在课程前加上代码,以便为统一课表创造条件。”我以为这个问题如果不能一下子全部实施,不妨首先从本科生开始,但是从全校来看应当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来排定和印制及实施全校统一的课程表。

 

3.大力加强文科教学手段的现代化

  目前文科教学手段的老化和现代化条件太差与面向21世纪、面向现代化的要求相距太远,有的课程教学手段和40年前区别不大。为此在硬件配备上要加大力度,在软件要求上也应对各系所和教师有明确的要求。如配备运用多媒体教室的落实、所有较大教室应配备无绳扩音设备、各系网络中心有明确的自制教学软件指标等。为了鼓励和推动教师尽快掌握和使用电脑于教学工作中,建议采取必要的奖励手段。

 

4.提高公共政治理论课的质量

    目前全校公共政治理论课在教学计划中所占比例偏高,课程设置的内容又有较多的重复,教学方法相对单一,教学指导力量薄弱,教学管理职责不甚清晰,教学质量亟待提高。建议学校党委、有关系所和教务部门协同研究几项改进和加强的具体措施。

 

5.让更多的本科生达到四级和六级外语考试水平

    这历来是困扰师大师生一个难题,虽然教师尽责,学生尽心,但是四、六级过关率仍不理想,如何摆脱这一困境,同样需要有关部门协同研究解决。

 

6. 鼓励有经验教师多开基础课和选修课

  目前文科教师对于基础课和选修课的投入力度和科研投入相比差距明显;某些教师对科研和教学关系的有机协调不当;某些系选修课的开设呈现数量和质量滑坡趋势;学校特聘部分基础课教师的举措,迄今未见明显成效,反而产生一些新的矛盾;对于鼓励一些富有经验的退休教师重返教学岗位的措施缺乏吸引力,从而造成可贵的教学和人力资源流失。这些对于教学质量的提高不无影响,建议在这方面学校有关当局要研究和采取有效措施。例如对现行的按比例特聘部分基础课教师的做法,主观意图和客观效果形成明显反差,应有改进办法;返聘教师劳逸不均且报酬偏低(返聘费低于低于大楼值班员)应有新的方案。对于学校已经聘任的主讲教师无疑应当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不应过多过死地进行限制,但是目前确实有个别教师备课不认真、讲课不大负责的情况。有些基本要求是主讲教师应当做到的。如文科课程应有较具体的授课计划并向学生公布、应有教材或基本参考书,改动较大的课程应有教学大纲、应有本课程的基本参考书目,对于基础课程如此,对于选修课程也不例外。即使在自由讲学风盛行的西方国家提出这些基本要求也不过分。目前不按计划讲学的情况较为严重,对于教学质量不无影响。

 

7.明确规定校系领导听课制度

    巡视员听课代替不了校系领导的听课,如果有了巡视员而减少了校系领导的听课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领导干部深入第一线听课远比巡视员重要。建议重新规定校系领导听课的次数和要求及考核方法,以确保听课质量和效果。

  此外,还有严格考试考查制度;加强对毕业班教学工作的管理;严格毕业论文的规范程序;目前使用的良化教学质量评价表的弊端需要改进等问题,这里不逐一例举。

****************************************************************************

 

    教学工作的改进和教学质量的提高不仅涉及上述提到的一些问题,而且关系教育制度、教学计划、教学体系、课程内容的革新。这些问题已经不属于巡视组工作范围之内的事了,我衷心期望学校在这方面迈出决定性的改革步伐!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黄安年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6875.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179877.html

上一篇:黄安年文存:《本科教学巡视听课记录和报告》(1998-1999学年)介绍
下一篇:20年前退休教师坦言北师大本科教学

1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19 04: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